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六月甜写的小说萌宝妈咪要自强最新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19

六月甜写的小说萌宝妈咪要自强最新阅读

街道上的车有些堵,红色刺眼的尾灯明晃晃的闪着。安宁看着奋力挥舞的雨刷器,思绪有些分神。

一个小时的路因为堵车开成了两小时,她开着车到了墓园,或许是今天的天气太差,墓园里边清冷,没有什么人。

她披了一件米白色的毛呢大衣,拿起放在副驾驶上的鲜花,撑着一把黑伞,沿着墓园里边的小路,慢慢的走到母亲的墓碑前。

安宁把手中的花放在母亲坟前,低头刚好能瞧见墓碑上边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嘴角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双眼微弯,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温婉。

就是因为她的母亲太温柔了,才会被那对狗男女欺负。

安宁把伞压低,半蹲着身子,平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愈下愈大,砸在伞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妈。”安宁浅浅的开了口,她的嘴角挂着一抹苦笑,握着伞柄的手指骨节泛了白。

“你外孙也回来了,不过今天天气不好,我打算让他改天来看你。”她的声音很轻,就像是母亲还在时的唠家常。

“我过的很好,您不用担心,虽然这几年日子过的苦了一点,但却很满足,轩轩也长大了,很有礼貌。”安宁说着话,整个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您在生病的时候就告诉我,不要恨那个男人,五年了,可我还是放不下,妈,我要怎么办?”

“当初我要是早一步得到钱,或者他没有这么冰冷,你就不会死。”

“……”

安宁像个无助的孩子,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她像个傻子一般,一个人对着冰冷的墓碑,又笑又哭。

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那是因为她不想把自己脆弱的那面展现给别人看。

她已经装了这么多年了,但每次看见母亲的照片,心中所有的防备就像是被击碎了一般,支离破碎。

她低着头,眼泪顺着脸颊慢慢滑下,有些冰凉。

安宁抽泣了一下身子,伸手抹掉自己的泪水,不知道蹲了多久,整个脚已经开始发麻了起来。

“妈,我要在国内待一段时间,改天天气好了,我和你孙子一块来看你。”

安宁说完最后一句话,凝视了一会墓碑上的照片,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身侧突然出现两个人。

是一男一女,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的西装,到了中年发福的年纪,整个看上去有些胖。

身旁的女人身材高挑,穿着一件藕粉色的衫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

视线往上拉,安宁心里一愣,是安晴,还有她所谓的父亲——安建平。

“安宁,好久不见了。我听小晴说你回来了,想着你会来这边,我就来等你了。”

安建平苍老的脸上带着几分感慨,声音苍劲。浑浊的双眸含着一丝虚伪的看着她。

听安晴说安宁回来了,他还有些不信,掐着日子算到了她母亲的死期,凭借安宁对她母亲的感情,一定会来这里祭拜。

所以安建平一早便来这里守株待兔,果然等到了她。

五年前的事情,虽然不耻,但安晴因为这事攀附上了顾家,让垂死的安家有了转机。

他不允许有任何人,包括面前这个亲生女儿来打破安家这份平静。

现在安宁突然回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安晴跟季家的人熟,他相信通过安晴的关系,可以让安宁嫁到季家去,这样安家的地位就能继续的水涨船高。

反正都是不怎么在意的女儿,现在多了一份利用价值,何乐而不为。

安宁别过脸,把伞往下压了压,刚自己沉浸在痛苦中,没有发觉身边多了两人。

她没有回话,侧过身子,手里紧紧的握着雨伞,不准备搭理面前的两人。

“安宁,你就这么对待父亲的吗?”

就要擦身而过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很重,像是要嵌进她的手腕里。

安宁转过头,刚好能看见安晴那张高傲的面孔。

过了五年了,她还是没有变,一贯的嚣张跋扈。

安宁冷着脸,手臂往后一甩,挣脱开她的束缚。

她没有停留,径直的往前走。

“小宁,你母亲死后,我一直在找你!”安建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掺杂着密密的雨声,显得虚伪至极。

安宁的脚步没有停,对于她来说,面前的两个人就是她的仇人。

她现在没有开口骂人,已经是最好的忍耐。

“安宁,你母亲的遗物还在家里!”安晴的一句话,终于让安宁停住了脚步。

安宁握着伞,脸上的表情微动,母亲走后,她身上带着的玉镯子就不见了,这是外婆给母亲的,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没想到竟然在他们那里。

安宁转过身,把伞微微抬了起来,一双冷眸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过去,语气冰凉,慢慢的吐出两个字。

“还我。”

“小宁,你也好久没有回家了,咱们回家再说,好吗?”

安建平柔和的说道,肥肉堆积的脸庞让整个眼睛看上去只剩下一条缝。

“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安宁站在原地,未着妆的面孔看上去透着几分清冷。

“小宁,我们父女两个也有五年多没有见面了,咱们能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吗?”安建平引诱道。

安宁从来都信狗改不了吃屎的道理。

面前虚伪的两人肯定揣着什么心思,但是为了母亲的遗物,她不得不去。

低顺着眼,冷冷的应了一声。“好。”

安建平在听到安宁的回答后,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天空的雨越下越大,车子的雨刷器已经调到了最大,但还是有些看不清面前的路。

安家,那个冰冷、恶心的家,她在五年前踏进过一次,为了母亲的事情。

没有想到,五年后,她竟然又回来了。

车子停在别墅的大门口,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安宁整个人身上都透着几分的拘谨,她笔直的站在客厅,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小宁,天气有些冷,喝点热水吧。”叶如兰,也就是安晴的母亲,她的继母,正殷勤的端着茶送来。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