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重生七零小军嫂花昭叶深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19

小说重生七零小军嫂花昭叶深目录阅读

42没有三四

花昭以前就非常喜欢小孩子,但是都忍着,看多了她也难受。

但是现在不要紧了,如果孩子他爹将来表现不错,她打算多生几个,好好过过瘾....

她开心地端着一盘草莓葡萄给两个孩子吃。

那草莓个个红得像宝石,葡萄晶莹剔透,像是紫水晶,看着都像假得,但是那扑鼻的香气让人知道,这水果一定好吃的不得了。

“不用不用!”赵小红立刻拦着:“两个丫头片子,吃这么好的东西干什么,白瞎了!”

花昭一愣,看她的表情,竟然发现她不是客气,而是“真心实意”。

她对赵小红的态度顿时一冷。

“丫头片子怎么了?那也是自己生的,我最喜欢丫头片子。”她不冷不热道。

赵小红感觉到了她的不喜,她忍了忍,想着自己的目的,还是“掏心掏肺”道:“你还没算明白帐啊,生女孩没有用!小时候光吃不干活,长大了干不了几年活,还没把自己吃的饥荒还上呢,就嫁人给别人家挣工分去了!养她们有啥用?”

花昭一噎,要这么算,她竟然无法反驳.....但是帐是这么算的吗?母女之间只有钱没有情吗?

赵小红眼睛带光地摸着肚子,说道:“男孩就不一样了!小时候吃点就吃点,但是他能给家里挣一辈子工分!到时候还能娶个媳妇进来继续给家里挣工分....”

“然后生一堆丫头片子,挣的工分还不够他一家子吃的,到头来父母还得补贴他,一辈子补不完,这样的儿子要他有什么用?”花昭打断她。

赵小红的脸僵了,生硬难看。她觉得花昭是在讽刺她,诅咒她。

她婆婆也是这么骂她的.....她太婆破就是这么骂她二婶,张大贵的媳妇的。

张大贵的媳妇就是生了4个女儿,没有儿子,一家子人在张家都抬不起头来,饭都不敢吃饱,怕“占兄弟便宜太多”。

那日子太可怕了!她一定要生儿子!

“那要是儿子生一堆儿子呢?家里就会越来越有钱!”赵小红不服气道。

“等孙子能挣钱的时候,你也快完了,他们赚不赚钱,关你什么事?你能借到多少光?”花昭说道。

赵小红瞪着眼,无语了。

她觉得花昭说得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她想抬腿就走,但是她知道就这样回家,少不了一顿骂,甚至一顿打,所以她不敢。

花昭看在她是个孕妇的份上,招待了她一顿午饭,然后不客气地撵人:“我知道你是被指派过来的,但是咱俩说不到一块去,你以后别来了,来了我也不开门。”

她声音甜美,脸也不黑了,身材也不雄壮了,这么说的时候,气势就弱了。

赵小红沉默地抱着孩子走了,回家之后,竟然跟张家人说她们相处的很好。

第二天,她又背着孩子来了。

来花昭家,家里那么多活就不用她做了!还不用挨打挨骂,相比之下,走点山路算什么?

而且,花昭家的饭是真好吃啊。

花昭态度不好地说了她一顿,就让她进门了,依然招待了一顿午饭,走的时候依然言辞激烈地让她以后不要来了。

但是第三天,赵小红依然来了。

而且花昭态度不好的时候,她态度却更加从容了,也不害怕了,也放得开了,吃得更多了。

走的时候,脚步更轻快了。

花昭看着她的背影笑笑,有一有二,没有三四,她给过她足够的余地了。

她转身摘了一篮子菜去了马大婶家。

第四天,赵小红果然又来了。

但是这次花昭不在家,花强也不在,她带着花强进山采蘑菇去了。

赵小红走了20里山路,喊了半天没人开门,就要自己进去。

“哎,哎!你谁啊?没人招呼就往人家院子里进?”马大婶拦住她。

“啊,大婶,我是花昭的表嫂,来串门。”赵小红笑着跟她打招呼。

“表嫂?亲戚啊?亲戚空着手串门啊?”马大婶上下打量着她。

赵小红脸顿时红了,支支吾吾道:“我家穷,花昭家又啥都不缺,我没啥东西送的...”

这句话把马大婶噎住了,走亲戚不空手是看穷不穷吗?那不是礼数吗?有钱有有钱的走法,没钱有没钱的走法,不能因为穷就理直气壮地空着手啊。

这人,跟张家真配,怪不得花昭看不上她。

马大婶没空教她做人,直接说道:“你这几天来来回回好几趟了,我都看见了,我说你们张家是怎么回事?过去十多年不联系,这回有了好事了,天天来,还派你这样的来。”

她看着赵小红身前身后的孩子:“咋滴?看花昭年纪小,脸皮薄,指着她给你们张家养孩子呐?”

赵小红的脸顿时红得要滴血。

马大婶就知道了,张家有没有这么想不知道,这女人怕是这么想的了。

“花昭和她爷爷去县城了,不天黑回不来,你赶紧回家吧。”马大婶说道。

赵小红低着头,心里恨死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

“没事,我等等,没准她一会儿就回来了呢。”

“那你去我家等着吧。”马大婶看着她的肚子说道,心里却是在叹花昭聪明又心善。

花昭就料到她不会走。

还让她去她家等着,还让她管她一顿饭,省得饿坏了孩子和孕妇。

要她说,就这种亲戚,不饿她一顿她不长记性。

赵小红确实又渴又累,心里虽然讨厌马大婶,却挤出笑脸跟着去了她家。

马大婶果然管了她一顿饭。

等到太阳快下山,眼看再不回去就看不清路了,赵小红还不想走。

如果能借着机会住在花昭家,那不是更好?

马大婶是真生气了:“你说实话,你是来走亲戚的还是有啥事?走亲戚吧,空着手走。有事吧,你一个从来没联系过的表嫂,天天带孩子来人家又吃又喝,现在还想住下不走了是什么事?

“明天我就托人去你们生产队打听打听,老张家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养不起孩子了?送到花家养了!

“这可不行啊,你们老张家当年连亲外孙都不养,现在让断了关系的外孙女养表侄女?这不是开玩笑呢嘛!”

马大婶越说越生气,嗓门不小。

再说天气已经热了,傍晚时分没事的人都在院子里乘凉,她这一嗓子,房前屋后的人都来看热闹了。

“谁啊这是?”

“哪个老张家?花昭她姥爷家?”

“哎呀!这不是赵家屯的那个赵小红吗?”

周围的屯子都不大,每个屯子几十户,同龄人就那么几个,就有靠山屯的小媳妇认出了赵小红。

“小红,你这是因为生了俩丫头让婆家撵出来了?”那媳妇惊奇地问道。

“就是撵出来了也不能来找花昭啊,花昭跟她关系可远了。”有人说道。

赵小红还年轻,脸皮薄,现在哪里受得了?她什么话都没说,抱起孩子就走了。

天刚黑的时候,回到了张家。

她站在院子外,狠狠一咬牙,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脸立刻肿了。

她又三把两把拨乱了头发,这才脸上带泪的进屋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