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小说 南颂喻晋完本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20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小说 南颂喻晋完本阅读

南颂倒是没关注到喻泽宇那边的动静,只盯着台上。

吉时已到,司仪上了台开始主持婚礼。

她嘎嘣嘎嘣吃着薯片,听着司仪舌绽莲花地说完开场白,然后新郎在宾客们热烈的掌声中起身亮了相,她吃薯片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喻晋文,她的前夫,站在舞台上,灯光下,面色平静地和众人挥手示意,那挺拔的身材和英俊的眉眼,半分不输给满室如瀑的灯光,灼灼逼人。

她见惯了他穿西装的样子,却还是第一次见他穿白色西装,冷峻的面容添上了几分儒雅,温润如玉。

终于能够迎娶他的心上人,这怕是他最开心的一天吧。

南颂嚼着薯片,觉得薯片可能过期了,滋味发苦。

司仪介绍完新郎,刚要将新娘子请出来,就听见主桌上冒出清脆的一声喊,“等一下!”

喻泽宇在众人的注目礼下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台,把刚刚拿到手的资料递到喻晋文面前,满脸严肃,“大哥,你看看这个!”

喻晋文拧着眉板着脸,“小宇,你这几天闹的够多了,今天要是再敢闹,我可不饶你。”

他打了个手势,何照等人赶紧上去把喻泽宇拉走,喻泽宇挣扎中,手里的资料也掉到了台上,被喻晋文看都不看就踢到了一旁。

白七看着,不禁摇头,“这小子,有点弱啊,白给他加戏了。”

“什么有点弱?”

南颂看出情况不对劲,眯着眼看着小哥,“你是不是搞什么花样了?喻泽宇手里拿的什么资料?”

白鹿予卖关子地笑了笑,把她的头掰回去,“你继续看,好戏马上就要登场了。”

司仪拿出专业素养,打圆场道:“小插曲小插曲,哈哈哈……我猜新娘也迫不及待要和新郎见面了,接下来有请新娘卓萱小姐闪亮登场!掌声!”

卓萱手里捧着一束洁白的花,头顶皇冠,满脸娇羞地亮了相,在伴娘团的映衬下,美好得犹如花中仙子。

她一步一步,朝喻晋文走过去。

然而就在她走向喻晋文的过程中,原本悠扬的钢琴曲突然变了声调,传来几声女子的娇嗔,“aha……nono……comeonbaby……”

婚礼现场用的是最好的音响,效果极好,每一声呼吸和喘气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简直是3D环绕立体音效。

老司机们皆轻咳一声,带娃的大人们赶紧捂住孩子的耳朵,卓萱则是瞬间挺住脚步,脸色一片煞白。

怎么回事?这好像……是她的声音。

喻晋文变了脸色,冷着脸问,“怎么回事?”

这一来二去的差错让何照心态都快崩了,赶紧派人去后台查看,但在短暂的哼哈声之后,音乐又恢复了正常。

司仪扬声打哈哈,“小插曲小插曲,咱们继续哈。”

套房里用的也是最好的音响,南颂听着声音,眯了眯眸,“这是卓萱的声音?”

虽然是英文,可那甜腻腻的声音,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白鹿予气定神闲,“接着看。”

卓萱强自镇定,加快了脚步走到喻晋文面前,低声道:“晋哥,我有点怕,是不是谁在跟我们开玩笑啊?”

“别怕。”喻晋文道:“有我在。”

卓萱娇柔地点了点头,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重新找回主场,“今天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这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就是你爱的人恰好也爱你。我和晋哥,都是彼此的初恋,虽然这些年因为种种变故,有很多过客从我们中间穿过,但我们还是找到了对方。缘分总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

南颂把手里的薯片捏成了渣渣,说谁过客呢?她怎么就这么不爱听呢!

“……所以晋哥,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

她俏皮地冲喻晋文眨了眨眼睛,握着话筒,自己做主持人,“请看大屏幕。”

全场宾客的目光都随着她的手势朝大屏幕看去,大屏幕亮开的一瞬间,全场哗然。

卓萱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依旧背对着屏幕甜蜜地笑道:“这是我精心准备的,这段VCR记录了我们两个人相识相恋的过程……”

台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没有一个人在听她说话,宾客的脸上布满嗤笑,或者捂嘴偷笑,跟看笑话似的指指点点。

饶是卓萱再迟钝,也觉得底下的反应有点奇怪,旁边的气压和温度骤然低了下来,一道冰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卓萱转过头,便见喻晋文沉凝着面色,脸像是覆上一层寒冰,没有一丝温度,看向大荧幕的眼神更是深沉幽微,掠过一丝阴霾。

怎么了这是?

卓萱不明所以,扭头看向大荧幕,惊得“妈呀”一声喊,差点没站稳身子。

只见大荧幕上,放的根本不是她准备好的VCR,而是无数张她的照片,被做成了幻灯片一一闪现。

卓萱几乎要晕倒,不敢置信地看着大荧幕上的自己,这些照片、这些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颂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荧幕上闪过的那些照片,尺度不算太大,没造成那什么门的效果,可那什么门是众多女星围绕着一个男人,而这却是众多男人和同一个女人,拥吻的、亲热的、嬉戏的,什么型号的男人都有,涵盖了欧、亚、非三大洲,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姿势,但女人无一不是笑靥如花地贴在男人身上。

这些照片,她早就在资料上看过了,也知道卓萱在国外那些年到底干了些什么,所以内心波澜不惊,对此不置一词。

可是喻晋文就不一样了,心中纯洁无瑕的白月光突然间变成了人人皆可的黑月亮,这得是多大的打击啊。

“这就是你准备的好戏?”

南颂对白鹿予道:“你不了解喻晋文,他虽然是个直男,但还没保守到那种程度,以他对卓萱的爱,未必不能接受。”

白鹿予摇摇头,“你不了解男人,但凡来者不拒的女人,没有男人会喜欢的,谁愿意每天脑袋上顶着绿光呢,嫌自己不够闪亮吗?”

他示意南颂继续看下去,“这只是个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