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完结]神秘大佬偏宠我小说_苏俏沈子宴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23

[完结]神秘大佬偏宠我小说_苏俏沈子宴全章节阅读

这话不仅把我妈镇住了,就连我,都大惊失色,慌忙掐了他一把。

“沈子宴!”

他瞥我一眼,示意我别说话,然后扶着我,把我交给身后追来的护士手里。

“伯母,真不好意思,我也是才知道俏俏怀孕的事儿,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请您相信我。”

“真……真是你的?”我妈还是不信。

我就怕她提出做个DNA鉴定什么的。

可很显然,我妈没我想的那么多,就单纯觉得,我高攀不上人而已。

“是。”沈子宴语气坚定。

他说完,回头对护士道:“送苏小姐回病房,请医生给她重新检查伤口。”

护士应了一声,扶着我回了病房。

后来,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我妈说的。

但他和我妈一起回病房时,我妈一脸喜色,还跟我说了许多保胎的事儿。

还说这次有惊无险,我受了那么重的伤,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好的。

如果放在半小时前,恐怕她心里还巴不得我在这次意外事故里流产了。

我三观有些崩塌。

原来在她眼里,我怀的孩子不知道父亲是谁,才叫未婚先孕。

如果父亲身份显赫,地位崇高呢?

我看着我妈热络的和沈子宴套近乎,一口一个子宴的喊着。

颇有种想把我打包送进沈子宴家去的样子。

可事情真是她想的那么简单吗?

这件事,天知地知,只有我和沈子宴两个人知道。

——这孩子,不是他的。

现在一时保住了孩子,不让我妈想着让我打胎,可到时候怎么圆谎?

我一直恍惚的看着他们说话,直到沈子宴送我妈出了病房,再度转身回来。

我才回过神,“你刚才……怎么那么说?以后怎么办?”

“但凡你还有别的说辞,能让你妈改变主意不让你打胎,我也不至于把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

“是吗?”我不相信,怀疑的看着他:“据我所了解,你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别说一个陌生人的孩子,就连一条人命,在你眼里也不过如此吧?”

说起‘人命’两个字,我想起我被救护车送来,是他给我献血的……

我攥紧了身下的被子。

这样的沈子宴太陌生了,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

“据你了解?你认识我多久?你进入沈氏集团多久?你是凭借什么依据了解我的?”

他几个问题下来,我哑口无言。

诚然,我对他的了解,都是从商报和访谈上看到的,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无往不利。

这样的男人,绝不是心软善良的人。

甚至,不会是个善茬。

可偏偏,他几次在我面前,都表现的付出不求回报。

我不明白为什么。

我一向不喜欢藏着掖着,有什么,就问了:“为什么?”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但看向我的眼神里,却平静的诡谲,“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就好好的想一想,17年前,蔷薇东路……”

“我不记得,那时候我才五岁吧?太小了。”我实话实说。

但说完,我忽然想起什么,蔷薇东路、17年前……这样的话,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男人也对我说过!

我猛然睁大眼睛,张口想问沈子宴。

他却转身走出病房。

几分钟后,一身烟味儿的进来,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没开口,我只好率先说道:“你放心,这事儿最多就我爸妈知道,我不会跟别人乱说的。但蔷薇东路的事儿……”

他看我一眼,没说话。

我皱眉,“你倒是吱一声啊!”

“你希望我说什么?”

我觉得,我可能问不出什么,就算我怀疑他,就算真是他,他如果不想承认,我能怎么办?

而且真追究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我心底忽然变得冰冷下去,最终,只是问他:“这事儿……最后怎么收场?”

“等你伤好了,也到了待产期吧,到时候把孩子生下来,你爸妈总不可能把孩子掐死?还是说,你当了母亲,还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

他语气微微沉重。

是。

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还是一个母亲,我要保护我自己的孩子。

“我明白了,谢谢你,沈子宴。”

他嗤笑一声,“我走了,你自己看着办,沈氏集团的职位,我给你留着。”

“好。”

这一次,我没再强行要求辞职。

等沈子宴真的离开,我才靠在床上,呼出一口气,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看着微信页面上那个空白头像,我手都下意识的颤抖。

抖了半天,还是点开了头像,打了行字,发送过去。

没回复。

我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确认自己一时半刻可能得不到回复,也就不再盯着了。

可是,一直到第二天、第三天,那条微信消息如同石沉大海一样。

我不死心,这一次,直接打了微信电话过去,依旧没人接。

就连我费了半天功夫,从通话记录里翻出那夜他打来的电话号码拨过去,显示的也是关机。

那个男人……

如同昙花一现般出现在我生命里,又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

看起来只是短短的三个月,可这三个月,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还在我肚子里留下了一个小生命。

他太自私了,自私又绝情。

我养伤的这半个月,一个人的时候,时常试图联系那个微信。

直到半个月后,我身上除了左肩锁骨胳膊的伤口太深,其余伤口七七八八的都拆线了。

已经可以出院,在家休养了。

我办理出院手续那天,没告诉任何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沈子宴还是知道了。

并且,出现在了病房里。

我对他一点脾气都没有了,问他:“你怎么来了?平常不是很忙吗?”

“你一个人,能拿怎么多东西?”他看着我让护士帮忙收拾出来的日用品。

我沉默一会儿,说:“我叫个快递过来,寄到我家去。”

他脸色一沉,继而呵呵冷笑:“倒是你能想出来的蠢办法。”

我气得没理他。

最终,还是沈子宴帮我拎了东西,陪我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照顾我的护士跟我关系不错,这半个月,也见沈子宴来过不少次。

出院时,一边给我办理出院手续,一边感叹道:“苏俏,你男朋友真好,还舍得给你花钱。我们医院平常公共床位都紧张,轻症患者都是直接安排在走廊住着的,你这手术后都算不上重症,还特意让院长给你收拾出来了一间单人病房来。你那病房,之前是办公室呢。”

她说完,出院证也办完了,递给我,笑眯眯的,“你俩什么时候结婚了,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去随个份子。”

我一怔,下意识的,居然不是反驳,而是回头去看沈子宴。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