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镇国夫人虐渣记啾啾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6-26

镇国夫人虐渣记啾啾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请问阁下是镇国侯燕君玹吗?”魏慕思无视他的挖苦,单刀直入的询问。

这下换燕君玹有些意外,他才刚从关外赶回来,想着先回来带两件物品送送旧人,以告慰一场师徒情缘。

“你是他对吧。”注意到燕君玹打量的目光,魏慕思更加确认眼前这位就是授了她好几年医术,却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镇国侯。

“师父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那时于晚蕊总是想方设法揭开他的面具,好奇日夜与她相伴的人长是何种模样。

“你何日出师,我便让你看我。”燕君玹并不搭理于晚蕊的胡闹,总是以这句话搪塞。

“可是我不出师也不妨碍我看你呀,看一眼又怎么了嘛?”那时的于晚蕊单纯可爱,除了全心记得顾卿贤的嘱托,就只剩下这么个盼头。

顾卿贤,又是顾卿贤。脑海里蹦出的这个名字立刻刺痛了于晚蕊最痛的边缘,手不自觉的攥紧了,她发誓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是又如何。”燕君玹注意到她笃定的眼神,说不上来的熟悉感,也懒得废话,大不了问清楚之后直接解决就好了:“你是何人,我从未见过你。”

“你自然没见过魏慕思。”于晚蕊内心暗暗腹语。

“说。”见到魏慕思自己在嘀咕的神情,燕君玹更加疑惑了,他回来这事不能被人知道,直接解决掉好了。

像是呆头鹅一样的魏慕思抬起头瞟了燕君玹一眼,心里大喊不好,好家伙这神情她再熟悉不过了,他想灭口。

“等等等,稍安勿躁。”魏慕思后退两步认怂:“我是于晚蕊的表妹。”不能说自己是于晚蕊,但是必须有个让他不灭口的身份,魏慕思只能赌一把。

见到她能说说出个所以然来,燕君玹这才把宽袖里的毒针收回去,冷眼示意她继续,”继续说。“

魏慕思原想用这个身份告诉他自己是怎么被顾卿贤害死的,但是想到他俩曾经的交情,她不敢赌,只能打师徒情,

“我是江南将军的六女儿魏慕思。“魏慕思连忙自报家门:”我身子不好一直不曾出门,近段时间这才听说表姐入狱了,还突然暴毙,我与她一向亲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你找上我想要我帮忙带你进去地牢?”燕君玹挑眉反问,这丫头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早在两天前,燕君玹就得到消息之时,于晚蕊已经暴毙了,自己刚回来,魏慕思就能这么凑巧的堵上自己,这个魏慕思当真是于晚蕊的闺中密友还是另有所谋?

”不是的。“魏慕思摆摆手,一下子扯到伤口,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软绵绵的说:”我这身子骨经不得大牢的阴苦,只是请镇国侯要是能见到表姐的尸身,请帮我看看她身上是否有什么异样?她的身子一向不错,不会突然暴毙的。“

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

燕君玹见到她这般垂泫可怜的模样,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丫头脑子里卖的什么药:“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给我本分点,不要再来这里,要是继续胡作非为,就休怪我...”

警告之话都说到这份上,魏慕思怎么会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定是看到自己用发簪划伤自己的手臂,觉得自己在跟他耍心眼扮可怜?

“哦,我胡作非为也是对自己,也没动你这一草一木,镇国侯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说完不顾燕君玹的反应,自己便是扭头离开。

“...”原想警告她,却不曾想还被这丫头片子讽刺自作多情,燕君玹不禁捏捏眉心,这小丫头可比于晚蕊还任性。

”等等。“

魏慕思正气呼呼的往回走,却被燕君玹教主,虽然惯性的听话驻脚,但是小脾气上来还是有些语气不善:”阁下还有什么指教?“

话音刚落,燕君玹便抛过来一只小白玉瓶,语气清淡说:”一日一次,不可碰水。“

魏慕思有些讶异于他的好心,也为自己方才的脾气有些不自在,微微躬身致谢:”多谢。“

燕君玹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何对她有特殊的怜悯之心,大概是这丫头太会扮可怜了,瞧瞧她跟自己说话时,眼睛里还带着雾气一样的可怜巴巴,毕竟是男儿,怎么可能视若无睹,算了就当作善事。

燕君玹自我安慰道。

魏慕思刚想原路返回,燕君玹看着她的身影瞬间想起了什么,再次唤住她,

”等等。“

”嗯?“

”走另一边。“燕君玹指了指旁边的小道,若无其事的说。

”为何?“

”走回头路设有回路陷阱。“

”...”我谢谢您,于晚蕊终于知道前些年自己为什么出门总是能掉陷阱了,还以为是上天对自己逃课贪玩的惩罚。

于晚蕊紧赶慢赶终于在大夫人回来之前回到了别院。

“如意。”倚着床,于晚蕊有气无力招呼如意。

“怎么了小姐。”如意小步快跑到她的身侧,察觉到于晚蕊惨败的脸,她有些担心的询问:“小姐,你的脸色好苍白啊,是不是喘病犯了?”

“没事,你去厨房给我切多点姜丝再融点红糖,煮开了都给我端过来。”本来身子因为吃了毒药粉就虚弱,还出去劳累一趟,好死不死还自伤一把,能活着回来,魏慕思就谢天谢地了。

“好。”虽然不理解她要做什么,但是如意还是很听话的去厨房了。

如意刚出门,魏慕思立马将小白瓶拿出来,往伤口上洒一些,疼的她差点抽过去,哎,重生一趟变得愈发矫情了。

不一会,如意便端着一大碗姜糖水进来:”小姐,小心,姜糖水来了。“

如意刚放下,魏慕思清冽的眸光突然一变,刻意让如意往后退,

“啊?”如意有些不知所以然。

没等如意反应过来,只见魏慕思突然站直身子,深呼一口气,端起姜糖水一仰。

”小姐!“见到魏慕思这般行径,如意目瞪口呆的惊呼出声。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