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病娇太子偏要宠我乙卿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7-07

病娇太子偏要宠我乙卿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电光火石间,湖中的陆华兮第一想法便是灭口,可她却不敢轻举妄动,上一世只手遮天的孟后都栽在了季元修的手里。

可见此人心机深沉又是个极会做戏的,这样腹黑的他,若是一个弄不好葬身湖底的就是自己,刚刚重获新生,她惜命的紧。

最重要的是,她此时的身体还需要极度的磨练,前世的十年磨砺一剑,注定成为了风过无痕!

就在她天人交战的权衡利弊的时候,已经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了,紧跟着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拉住了逐渐远去的陆华兰的身子将她往上送去。

她暗自庆幸自己没动手的同时也和陆华兰十分相同的姿态闭上了眼,身体也软了下来,随着微漾的水波浮动……

同时她又在想,上一世她也选择的跳湖,不知是谁救得她……

可那时的她没有一点意识,昏迷前只想着她终于解脱了,然后就是次日夜里失火,她的记忆也仅止于此!

清醒的陆华兮感觉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腰身……

季元修?

上一次也是季元修救得自己吗?

陆华兮心中疑惑,可却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心存侥幸偷看一眼。

就在她心思起伏的同时,下一刻唇上一阵柔软,来人并非是给她渡气,而是……吸走了她的空气……

陆华兮的波澜不惊的淡定再次破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眸,刹那间便对上了季元修那水光潋滟摄人心魄的眸海,和他那张颠倒众生放大的容颜……

让陆华兮忘记了及时推开他……

然而对方并没有因做坏事被突然抓包的意外或是尴尬,反而见她那满是震惊的神态取悦了他,狭长的眸里闪过戏谑的笑意,仿佛窥破了她所有的心思,惩罚般的咬了咬她的唇瓣……

陆华兮这才反应过来她遭遇了什么,连羞涩都顾不上,当即毫不犹豫的奋力推开一定的距离,同时双腿夹住对方腰身,三指成钩直锁对方咽喉,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然而……

力道不足,效果欠佳!

还没摸到对方的脖子,就被他捏住了手腕,那双灿若朗星明月的眸光闪过意外,随即挑眉,仿佛在说:你怎么不装了?

墨发相缠,暧昧交加,看似郎情妾意,实则刀光剑影。

可哪里知道陆华兮此刻满心都是怒火。

若自己没强大过也就算了,可她就因强悍过,才更加受不了这种受制于人的无力。

就算再弱,她一路走的全是些杀人的路子,松腿屈膝向他致命处顶去。

季元修眸色一深,躬身握住了她的腿,眸色加深:好个狠辣的丫头!

陆华兮连连失手,很是不甘。

她不是遇难则退的人,反而越挫越勇。

你来我往中,对方好似猫戏老鼠般的陪她周旋,以他的身手,只要他想,她绝对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陆华兮就因看出了这一点才更加的憋屈,甚至无力!

眼见又有人向这里游来,两个人默契同时停止了动作,显然都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底牌!

季元修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而修长匀称的长腿微微一弹,人已滑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湖底。

被那一眼看的陆华兮心慌意乱,又是愤恨不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眼前。

体弱多病?

这戏演的可真好,难怪连天下万事通的隐楼查到的资料上都显示他是个病秧子……

来人是艄公,其实艄公们早就下水了,由于在水里坚持的时间不长,又因陆华兰被陆华兮有意拖的远些,所以一时没找到。

而陆华兮和季元修刚刚交手的时候,又有意的回来,所以,这次艄公很快找到了她。

陆华兮一直都是清醒着的,满心发狠的只想尽快强大起来,但她也知道,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前世为了活着拼命般的训练用了六七年的时间才成就的风,这一世就算她再拼命磨砺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

一路上装作昏迷的和陆华兰一起被送回了丞相府。

待遇更是天差地别,一见陆华兰落水昏迷,整个丞相府人仰马翻的延医问药好不紧张,连陆老夫人都惊动了,中气十足的责问陆华兰身边的丫头还有陆家庶女陆华颜等。

所有人好像都商量好的一般,将责任都推给了陆华兮,可她也昏迷着,就算陆老夫人也一时拿她没辙,晦气的如同看到一泡狗屎般的:“暂时先送回去,真是个不省心的……”

陆华兮自然不会难过如此冷待,前世他们就眼盲耳聋任人践踏她这个孤立无援的庶女,没得到她们半点关怀,这一世她还在乎吗?

她此时如此做戏是麻痹陆夫人的同时,也需要时间修生养息,因为明晚就是她人生轨迹的转折点。

房里只有自己以前的贴身丫头香卉忙前忙后的伺候她,掉着眼泪,嘴里也不停的碎念着埋怨她不该听二小姐的话去游湖……

陆华兮转折点便是明夜她的住处着火,有人趁火打劫被带走,她虽然不知道香卉的结局,但也能猜到,必是葬身火海了,因为她当夜就在她的房里守夜。

当年她无依无靠故而和香卉算是相依为命,与其说主仆,她们更像亲人。

这个可怜的丫头因自己活得艰难,因跟了她这样的主子,没少受委屈。

之前还有一个香草的,只是早就攀了高枝投奔了庶出的三姐陆华颜。

“明明都是陆家的小姐,又都落水昏迷的,可老爷和夫人好像将你忘记了一样,请了御医也没想起给主子也看看,太过分了,就算顺便看看也耽误不了什么嘛,主子怎么这么可怜啊……”

香卉给主子换好了衣服盖好了被子,说着说着悲从中来伏在她的手背上哭了起来。

手背上的湿濡,让闭着的陆华兮心颤了两下,再也装不下去,看着手边毛茸茸的脑袋,这丫头跟着自己没少挨饿受冻的,头发都没点亮光。

此时看着她那瘦弱的肩头随着她的呜咽一颤一颤的,她本是性子乐观开朗,即使再难过也不过就是一时一会就过去了,哭的时候确实很少的,想来也觉得未来没有什么希望吧。

“有吃的吗?”

“啊?”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