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他还在章节目录舒瑶裴墨缙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7-13

重生他还在章节目录舒瑶裴墨缙小说阅读

按理来说,她完全可以不插手,但玉莉有些话没说错,现在裴家掌权当家的是裴墨缙,若再任这两个没脑子的女人继续吵下去,那裴家的脸会丢的所剩无几。

她可不想裴墨缙在忙碌公事的同时,还得为这样的琐事劳神。

因此,舒瑶目光冷冽地看向玉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阿缙可是当众宣布,将你从裴家除名。你若再打着裴家名头在外招摇撞骗,到时候你将会收到裴家的律师信。”

“舒,舒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玉莉没想到舒瑶会在这时出现,而且瞧她从自己身后走出来的样子,显然是在这店里坐了很久,那么她刚刚跟文思萌说的那些话,舒瑶都听到了?

再结合舒瑶现在眼里的冷意,玉莉只觉得自己全身有些发冷。

舒瑶!该死的贱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背后说人,玉莉你胆子不小!还有文思萌,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除了唯舒蕾马首是瞻外,你还听裴家前下人的话呢。”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舒小姐你误会了的。”文思萌被当众点名,有些心虚地想要解释,但舒瑶显然并没有多理会她的意思。

她转身看向正满脸狐疑的裴爱琳,眼里满是严肃,“有一点你必须承认,现在裴家当家的是裴墨缙,既然你还冠着裴姓,那你必须记住你跟裴家是一体的,你说如果刚刚的那一段被人放到网上,裴家会受到多大的影响,你又会被人翻出怎样的故事来?”

舒瑶并不知道裴爱琳是何许人也,前世也没听裴园的人说起过,但从刚刚玉莉跟她的对话来看,极有可能是裴墨缙他爸裴云海惹下的风流账。

这样的风流账能让玉莉这样的下人都知道,那便说明在一定程度上,老夫人是默许了的,或者说他们彼此是有一定条约束缚的。

而这样的条约并不见得就能被外界知道,就刚刚两人的争论来看,显然是过份了的。

“你就是舒家那个在乡下长大的大小姐?”裴爱琳围着舒瑶转了一圈,语气轻挑不屑。

舒瑶冷笑,“我原谅你是国外回来的,所以消息滞后。现在我当面跟你说一声,免得你以后还记不住,我是宋家的舒瑶,也是裴墨缙手心里的舒瑶。”

“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明明不过是个玩物,也敢自称裴墨缙手心里的女人。”裴爱琳脸色一变,看舒瑶的目光恶毒而又冷漠。

“我这叫自信,因为裴墨缙宠我,我才敢说这样的话。裴爱琳你敢吗?你敢当着我的面,说你是秦大少手心里的裴爱琳吗?”

在裴爱琳喊出秦朗时,舒瑶便已经记起了前世这个男人的所有事情。秦家大少,枫城有名的情场浪子,不光是喜欢追女人,也爱玩女人。

前世舒瑶曾意外听慕易跟裴墨缙吐槽,说秦朗在床上玩死了女人,但因为秦家家大业大,给了死者家属不少的钱,才将事情给抹平了。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把一个女人放在手心里宠爱。

至于挑上裴爱琳,是图人,还是图裴家,原因很很耐人寻味啊。

“我,我当然敢!”被舒瑶低看,裴爱琳有些不爽,晃着秦朗的手臂就想逞能。

“行了,琳琳,也许不久的将来,你该叫舒小姐一声嫂子,可别在这个时候坏了关系。”秦朗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裴爱琳的手给拉开。

裴爱琳气的不轻时,他反而温润如玉的朝舒瑶轻笑,“之前宋老爷子寿宴时,我还没回国,错过了结识舒小姐的大好时机,是秦朗的损失。

今日见得舒瑶芙蓉真面目,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这儿实在不是聊天地场合。若舒小姐不介意的话,明晚家里为我设的接风宴,希望舒小姐过来坐坐,我们可以举杯畅聊。”

去秦家举杯畅聊?

舒瑶心里一动,正准备答应,就听到一个粗旷的声音,打断了秦朗的邀约,“多谢秦大少好意,只是我家舒小姐怕是没空。”

张威大步走进来,不着痕迹地挡在舒瑶面前,将秦朗看她的目光给强硬隔断,拒绝的毫无余地。

秦朗一愣,上下打量了张威一眼,有些不解地问舒瑶,“这位是?”

“这是裴总的贴身保镖,但现在看来,明显是拨给舒瑶用了。”

一旁的裴爱琳咬牙回答,心里却是极度不平衡,因为她曾经当众提过,希望让张威当她的贴身保镖,但当时裴墨缙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

现在却是随便地拨给了舒瑶,难道舒瑶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裴墨缙真将她当手心里捧着宠?

裴爱琳只觉得自己心里酸成了一缸老醋,格外的不舒服。

“原来是保镖!”秦朗面色冷了两分,目光迅速地从张威身上移走,再次看向舒瑶,“我邀请的可是舒小姐本人,也以舒小姐的回答为准。”

“秦大少爷!”张威虽看起来性格憨实,但绝对不是个好说话的,听出秦朗话里的轻视之意,他明显些不悦。

秦朗轻哼一声,跟张威四目相对,两人眼神博弈间,火力全开。

关键时刻,舒瑶将张威给推开几步,然后看向秦朗,“能得秦大少爷邀请,舒瑶很荣幸,接风宴是几点开始,我一定准时来。”

“舒瑶!”张威低吼,语音里满是警告。二爷不在家,这女人便大着胆子拈花惹草,到时候二爷知道了,他要怎么交待?

舒瑶凉凉地扫了他一眼,以同样的低音警告他,“你信不信我在这里也能将你揍趴?”

“我!”张威屈辱地闭嘴,恶狠狠地瞪向秦朗。

可秦朗不是裴园里的保镖,也不是一般的人,被张威这样阴沉的盯着,他依旧谈笑风声。

“宴会七点开始,舒小姐若早些到的话,我可以多陪你逛逛哦。”

“那就有劳秦少爷了,”舒瑶淡然自若的应下,然后她清楚地看到秦朗眼里快速地闪过一抹精光,那是猎人在猎物上钩时才有的得意。

显然,秦朗将她舒瑶当成猎物了。

呵!

舒瑶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