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九小姐全文小说沈听雪容战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7-14

重生九小姐全文小说沈听雪容战免费阅读

沈听雪捏了一块糕点,刚想塞嘴里。

便听到了容战这话。

过分的是容战还往这伸了伸脑袋,一脸期待。

行吧,这个幼稚鬼。

沈听雪将手中的拿块糕点塞到了容战嘴边。

容战低头,握着沈听雪一只手,咬了一口糕点。

而后,顺手又捏了捏小姑娘的脸。

等吃下一口糕点的时候,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

最后一口的时候,又捏小姑娘的脸。

沈听雪完全懵逼。

莫名想到了刚刚,她对烈风也是又捏又拍的。

“我不是烈风。”

沈听雪认真强调。

容战手中的扇子指了指旁边的盘子,“还想吃。”

沈听雪又拿了一块芙蓉糕喂他。

定北王低头吃的挺香,“那破鹰怎么能跟你比?”

在外面玩耍的破鹰,“?”

“那你干嘛一会捏我,一会拍我,好像拍狗似的……”

沈听雪小声嘟囔。

她小时候养了一只宠物狗,每天不是撸毛,就是拍脑袋捏脸蛋的。

她现在在容战面前的待遇跟那只狗一样。

容战微微一怔,面色有些不自然。

“以后不许别人拍你的头,你哥不行,容恒更不行!”

“……”

沈听雪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容战,“就为这?”

刚刚容恒拍了她一下,就那么一个细小的动作,容战居然记仇。

闻此,容战嗤笑一声,“没把他手砍了,本王后悔。”

“玄风。”

“属下在。”

“去把二皇子的右手砍了,他的右手长的太丑了,本王不喜欢。”

“是……”

玄风挠了挠头,转身就想去办事。

虽然挺荒唐的,但是爷的命令得听。

“玄风,别去。”

沈听雪吓了一跳,忙道:“怎么什么不靠谱的命令你都听啊。”

容战与容恒本来就势如水火。

突然去砍人家一条胳膊,整个上京都得乱了。

玄风继续挠头,“九小姐,我们爷的命令得听。”

不听也不行啊,别说砍容恒胳膊了,若让他去砍了容恒的脑袋喂鹰。他现在会立刻去砍了容恒的脑袋,然后回来塞烈风嘴里,让烈风吞下去。

看着小姑娘诧异的样子,容战忽然轻笑出声,愉悦的很。

“你同玄风说,不要他去了。”

“那你不要去了。”

沈听雪复述容战的意思。

玄风一脸迷茫,直到对上容战审视的目光,立刻回过神来,站直了身子道:“是,王妃,属下遵命!”

而后,继续回树上跟玄彻一起蹲着,看风景去了。

沈听雪瞬间愣在那里,整个人都傻傻的。

定北王心情更好了,伸手将人老过来抱在怀里,拍了拍脑袋捏了捏脸蛋,笑道:“现在叫和以后叫是一样的,你都是本王的王妃。”

“今年年底就嫁本王可好?”

磁性的声音,带了几分愉悦,尾音上扬,甚是好听。

沈听雪整个人都不好了,身子不受控制的颤着,转头对上那一双明亮的眸子,里面好像盛满了星光。

那些星光照耀了她整个人生。

“嫁我可好?”

容战又问了一句。

沈听雪回过神来,感受着他放在腰间的手上温度炙热,脸颊腾地一下便红了。

“嗯?”

容战抱紧怀里的小姑娘,低头抵住她的额头,另一只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心中也是柔软的很。

也许,多年前的那惊鸿一瞥,便早已注定了今日的结局。

他以为他可能无法从容恒手中把人抢回来。

却没想到那么固执的小姑娘会自己想通。

“等,等我爹回来。”

沈听雪低着头,不敢再看容战的眼神,结结巴巴道:“你,你同我爹和我大哥商量。”

“同他们商量之前,总要问问本王未来的娘子愿不愿意。”

容战就喜欢这么逗沈听雪。

他伸手将小姑娘整个人都圈在他怀里。

又软又香,抱着实在舒服,压根不想放手。

若能每天这么抱着就好了。

“愿意的。”

沈听雪小声说,脸颊烧的厉害,心好似要跳出来似的。

“我是愿意的。”

“我喜欢十三,想和十三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

容战微微一怔,听着小姑娘小声告白,心里好像有什么停驻下来。

“我也喜欢你。”

他轻声笑着,声音愉悦,“想和你一辈子,只有你。”

“只有我?”

沈听雪抬眸,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容战。

这个时代,男子三妻四妾方才正常。

沈成廷这样的痴情人很少。

沈听雪知道容战喜欢自己,但是他往后纳不纳妾,又怎能说得准?

“嗯,只有你。”

容战并不想给她胡思乱想的机会。

“雪儿,我这一生向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所以,不会有别人,通房没有,侍妾没有,庶妃侧妃也没有,只有你,我唯一的妻,定北王府唯一的女主人。”

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容战想要的感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并非妻妾成群,也并不需要生七八个或者十几个儿女。

他与沈听雪有一两个孩子就好了。

最好是一男一女,妹妹陪着哥哥长大,哥哥保护妹妹长大。

“十三。”

沈听雪被容战的答案震撼到了。

她伸手抱住容战的腰,眼中水雾蒙蒙。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好呢,好的她永远都不想放手,也不会放手。

容战低头在小姑娘额上印下轻轻一吻。

沈听雪一怔,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容战低声笑着,伸手去玩小姑娘的头发。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还浅,他不会太莽撞的,也不会做出很出格的事。

该守的礼自然是要守的。

但偶尔收点利息也不错。

“百花宴有什么想法吗?”

“我没打算弹琴。”

沈听雪认真起来,“十三,我想舞剑,你觉得可以吗?”

“舞剑?”

“嗯。”

“娘亲以前教过我一套舞,我很喜欢,我想跳舞用剑结合,但我剑法太差了。”

沈听雪要的不是单纯的舞蹈,也不是单纯的武术,而是两者相结合。

舞蹈她还可以,但是剑法本来就不好,又荒废多年。

她有点担心。

既然做就要做最好的,沈听雪是奔着第一去的,就算拿不到第一,名次也不能太低。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