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鬼抬棺狐魅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7-15

鬼抬棺狐魅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我叫王小男,母亲死的早,从小跟随奶奶生活。

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爷爷,听奶奶说爷爷在我没出生的时候就病死了,但村里人却说我爷爷是被恶鬼缠身死了的。

每到逢年过节,奶奶就会让我去给妈妈和爷爷上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十八年。

一切,就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全变了。

记得那天奶奶很是高兴说我成年了,让二叔跑了几十里路去镇上买了一个满是水果的蛋糕,不大,却是我长那么大头一次见到。

顺便提一下我二叔,是个瘸子,因为这个缺点相亲很多次没一个人看上他,一生未婚,心眼很好,待我跟自己的孩子没两样。从小家里除了奶奶我跟二叔最亲。

小时候因为村里的小伙伴说二叔是瘸子我还跟别人打过架,人家家长找到家里,二叔不但不吵我还夸我打的好,那家人一气之下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在我面前喊二叔瘸子了。

当晚,我们开开心心的唱完生日歌吃完了蛋糕便睡了,半夜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

这敲门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响亮,我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起来。

“谁啊?”

奶奶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对着门口询问,透过月光,我看到奶奶眉头皱的很深。

外面并没有回应,但敲门声并未停止。

咚咚!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笑着对奶奶说:“我去开门!”

我当时以为是隔壁王叔公病逝了,王叔公卧床不起好几年,这几天眼瞅着就要驾鹤西去,就没多想。

后来才明白,叔公病势,那些兄长敲门也应该是敲院子的大门,可这个敲的确是我们家堂屋的木门......

奶奶当时很坚决的拦住了我,对着我摇头却没说话,我能明显感觉到奶奶很沉重,满头大汗,整个眉头都皱成了“川”字。

这时候,隔壁的二叔骂骂咧咧的出来了,对着门外很不耐烦的问了一句:“你找谁?”

“我找我女儿,你们有见过她吗?”

一阵阴森恐怖的声音传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等她说完二叔便吼道:“这里没有你的女儿,赶紧滚!”

说来也奇怪,二叔骂完那敲门声竟然戛然而止了。

奶奶二话没说便让我上床睡觉,我问她外边是谁,一直对我很好的奶奶却突然发火:“你个臭小子哪那么多问题,赶紧睡,在多嘴看我不打死你!”

吓得我也不敢多嘴,这晚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洗漱,

才刚走出门,就看到外边奶奶和二叔拉着驾车往家里赶,隐隐约约驾车上边还拉着一大坨什么东西。

我急忙迎了上去,临近一看吓到了,是口棺材,棺材通体血红,上边四个角有四颗明晃晃的铆钉,我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是已经下葬了的棺材。

我被吓得手里的牙刷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站在门口呆住了。

奶奶和二叔并没理我,将棺材拉回家后,他们便把棺材卸下,抬进了堂屋。

之后才想起我,把我叫了过去。

奶奶搂着我的肩膀指着那红棺说:“这是你姐姐,今晚你给姐姐守灵。”

我蒙了,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我一个,妈妈生了我后就死了,哪里来的姐姐?

我忍不住问奶奶这个姐姐是谁?为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有个姐姐。

我还没说完,二叔便在一旁破口大骂:“你个兔崽子哪那么多问题,让你守就守,在废话老子打死你个龟儿子。”

看着二叔那恶狠狠的眼神,我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我长那么大二叔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我一句,今天却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姐姐冲我大吼,我心里特别委屈,抽泣着跑回了屋。

埋在被子里狠狠地哭了起来,似乎把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和排挤全都发泄了出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觉心里舒服的多了,我才止住了哭泣。

“你二叔也是为了你好,不要怪他。”

突然,奶奶的安抚声传来,我从被子里钻出来,扭过头看到奶奶正站在我身后,此时的奶奶正用着一副很是为难的眼神看着我。

我一把抱住了奶奶,本来已经止住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奶奶就那么慈爱的抚摸着我的头一句话也没说。

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次我受委屈都会趴在奶奶的怀里发泄,每次奶奶就这么抚摸着我的头发一句话也不说。

哭了一会,心里头好受多了,望着奶奶,她还是那么的慈爱。

“奶奶您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红棺是谁,里面的姐姐又是谁?”

我很认真的盯着奶奶,带着恳求的语气问她,我很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我能看出来,二叔和奶奶都有事情瞒着我。

“不让你知道是为了你好,奶奶不想失去你这个孙女。”奶奶长叹了口气,对我说了这么一句匪夷所思的话,松开我走了出去。

我跟随奶奶的脚步跑了出去,想去追问,却刚好对上二叔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心里的疑惑一下子就没了。

“你个龟儿子真是个麻烦,早知道就应该十七年前给扔了。”二叔见到我,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奶奶在旁边说了二叔几句,二叔才没有继续骂我。

晚上,奶奶拿剪子把我的头发全剪了,剪成了个小光头,还让我换上一身男孩子的衣服,内衣也不让穿,只是简单的穿了一件红肚兜。

将这些忙好之后,我已经从一个中规中矩的女孩变成了一个阳刚气十足的男孩子,奶奶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很是满意。

她点了点头,用着一种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道:“从今往后真正的你就死了,以后的你是一个男孩子,千万记住。”

奶奶的神色不容置疑,我只能傻傻的点了点头。

奶奶很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小声喃喃了一句,我听得很清楚,她说的是能不能瞒过去,就看今晚了。

我被奶奶按跪在了红棺旁边,奶奶在我腰上缠了一道白绫,头上也系了一条。

此时整个堂屋已经扯上了挂孝,白花花的一片,乍一看跟真的死了人没什么两样。

二叔也没闲着,他跪在我对面,头上也顶了一顶白高帽,低着头,没说话。

这时候奶奶拍了拍我,贴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一会她在院子撒完纸钱,我就哭,哭姐姐,最好把姐姐的名字也喊上。

我有点不懂的问奶奶这个姐姐叫什么,奶奶告诉我这个姐姐叫王小男。

我脑袋一嗡,一下子就愣了,王小男不是我的名字吗?何时我的姐姐和我重名了?

没给我询问的机会,奶奶便提着一筐黄纸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我看到奶奶从手挎的竹篮里抓起一把黄纸撒向了天,黄纸随着风飘舞了几下落在地上。

“小男,奶奶的好孙女,一路走好!”

奶奶望着天,又撒了一把,语气中充满了悲痛,真的就像是我死了一样。

“你个龟儿子,看什么看,赶紧哭!”

我正呆呆的看着,二叔突然又骂我了,我转过头悻悻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恶狠狠的盯着我,此时的二叔凶狠异常,他脸上有道疤,平时不发怒还好,一发怒时非常吓人,我不敢与他对视,只得低着头,心里一阵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

紧接着,我听到二叔也哭了,嘴里还一直喊着好侄女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是叔叔没照顾好你之类的话。

我这才想起奶奶之前说的,也随着二叔嚎啕大哭,边哭边道:“姐姐,小男姐姐你怎么就这么死了,你答应我的话都不算数了吗......”

这一哭就哭了好几个小时,夜渐渐的深了,院子一片寂静,除了奶奶的仰天长啸,就剩我跟二叔的哭声了。

我哭累了,中间停歇了几次,每次二叔都会大骂我一顿要我不要停,继续哭。

呼呼!

又一次被骂后,突然起风了,吹的堂屋上的挂孝一阵摇摆,我停下干嚎小心翼翼的看了外边一眼,动作不敢太大,很怕被二叔抓到又骂我。

奶奶还站在外边,说起来也奇怪,那风竟然是黄色的,跟尘土一样,并且只围绕着奶奶,而院子里的那棵大槐树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嘭!

我看得正着迷,突然一声闷响,把我吓了一跳,堂屋的门自己关上了,。

“有情况。”

这时,对面的二叔喃喃了一句,也不哭了,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向了红棺,把手放在红棺盖上。

轰隆隆!

一使劲,红棺盖被打开了。

二叔二话不说跑向了我,指着开了缝的棺材冷冰冰的对我说:“快进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抱起了我的双腿把我抱了起来,我想挣扎,奈何二叔的力气实在太大,我就被他这么直直的给扔了进去。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把红棺盖盖上了,连给我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随着红棺盖盖上眼前一片漆黑,我害怕的不行,去喊二叔却没有回应,伸出双手去推那棺材盖也发现推不动。

很明显,二叔是拿了什么东西压在了上边就是怕我打开跑出来。

我彻底死心了,心里实在委屈,短短的两天二叔奶奶到底怎么了,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自从昨天那个神秘的敲门声来了后,二叔和奶奶全变了,变得异常陌生,他们有什么瞒着我,却又不愿意告诉我。

我心里头很是伤心,可就在这时,我胸前突然一凉,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