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今世修行者韩润王延春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7-17

今世修行者韩润王延春小说(完整版)阅读

深夜,韩润坐在出租屋的桌前,十分痴迷的看着新买来的惊悚故事集《道有诡》,这也是作为打工仔只身在异地的唯一乐趣。

新篇故事标题是“恶魂在你身边,”韩润翻开一页,密密麻麻的字眼映入眼帘,值得注意的是,原本遮掩着的窗子,也随之被风吹开。韩润痴迷于诡秘故事之类的小说,却并不相信有神鬼之类的事情,所以即使从不害怕这类故事,更是喜欢在深夜看惊悚故事,这样让他觉得更有氛围。

韩润发现,这篇“恶魂在你身边”写的十分真实,故事中的主人公竟然和自己有着十分相似的身份,也是一个平凡的打工仔,甚至有着许多和自己过往相似的经历,这种代入感让韩润觉得十分有趣,只不过奇怪的是作者并没有给故事的主人公起一个名字,只是用“他”来代指。

“无人拯救你,蜡烛会熄灭,你若寻找不到光明,死亡便会找到你。”韩润发现这本书少了一页,而且正是故事结尾的一页,取而代之的是用这样一段话宣告故事结束了。韩润有些纳闷,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个穷鬼买了盗版的书籍,所以连结尾都漏了给自己印刷上去?

看不到结局如何,韩润有些郁闷准备明天一早去找书店老板理论一番,刚站起身准备上床休息,却看到头顶的灯泡闪了一下后突然熄灭了,韩润不禁骂道“又给老子整什么幺蛾子。”

可是脑中突然像一阵电闪过“无人拯救你,蜡烛会熄灭,你若寻找不到光明,死亡便会找到你,”想到这句话,韩润心中不自觉的猛跳了两下。

韩润赶紧制止了自己胡思乱想的念头,摸索着走向窗边,那里有床头灯可以打开,只要有光明人就会变得很踏实。韩润三两步走到开关前,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心中放松了不少,伸手便按了上去,“咔”一声,开关被打开了,但是,被原本被开关控制的灯却并没有亮起来,而是“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被摔碎了。

韩润眉头一紧,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转头一看桌上放着的那本《道有诡》正自己不断快速的翻着页,韩润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身子往后退了又退,直接退到了墙角,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桌上的那本书。

可是周围越来越暗,连窗外的光线也越来越弱,周围的漆黑变得如墨色一般浓郁,韩润发现现在的黑暗和往日并不一样,他扫视了一眼前方,却发现那床头灯掉下的地方还有自己的床下,竟然开始往外不断涌出黑色的烟雾,这些烟雾将窗外透进来的一点点光亮都给吞噬干净,韩润已经呆住了不知如何应对,不过那些浓黑的烟雾并没有到韩润身前,他们的目标却是桌上的那本书,冒出的烟雾不断的汇集到书前,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雾团。

韩润看的大气都不敢出,他想要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和墙体接触的部分,都好像被黏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动弹,而那雾团在汇集起来之后,便如同一个生命体一般,开始不断的蠕动起来,忽而变圆忽而变扁,忽而变成奇怪的形状,最后渐渐成了一个漏斗一样的容器,而它这次的目标正是墙角的韩润。

韩润如同案板上的肉,毫无反抗的余地,在惊慌的喊叫声中,慢慢被黑雾吞噬,韩润意识渐渐模糊,然后脑海中走出很多人,持剑的精壮汉子,手捏符纸的道士,身材姣好的青衣女子,不过这所有人韩润都看不清他们的脸。

在这些人之后,仿佛又换了个世界,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巨门,巨门有着无法形容的宽度和高度,巨门之上雷纹翻涌,不像固体,更像是流体或者气体汇聚而成的一个结界之门。巨门之前聚集了许多人,精壮汉子,道士,青衣女子都在其中,像是等待着巨门的开启,但所有人都是无面者,没有五官和表情,韩润看不懂他们是在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等待。

突然一声悠远苍凉的鼓号角声响起,黑色巨门缓缓开启,韩润听着鼓号角声,全身的凉意却陡然升起,虽然不知道巨门背后到底是什么,但一种不可遏制的直觉告诉自己不能让巨门开启,可韩润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巨门前的任何人都没有动,韩润心中焦急,大叫了一声,却听“咚”的一声,接着感觉额头一阵剧痛……

捏着手里早上买的的卤蛋,韩润回想着昨晚的梦,竟然可以做的如此真实和恐怖,看来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了,看了看时间,糟了快赶不上八路汽车了,韩润把卤蛋塞进了嘴巴就跑了出去。

今年22岁的韩润,是一个落魄的打工仔,芸芸众生中不起眼的小人物,独身一人在莞市打工,经历了又一天的忙碌后,疲惫的躺在床上,叮叮叮,***响起。

韩润顺手拿起手机:陌生电话,不过号码归属地是老家的,片刻犹豫后还是按下接听键。

“喂...”电话对面先是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接着有人说话,“是韩润吧,我是王延春啊”。

“王延春,”韩润脑子里稍加回忆便想起来,这人原来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对于王延春这个人,韩润还是印象很深刻,因为在上学的时候,这个王延春是班上最顽劣的一个,不服管教,不守纪律,每天就上网抽烟,打架泡妞,可谓是恶名远播。

韩润虽然和他是同学,但却并不属于一路人,所以一直以来没有太多交集,毕业后就更没了联系,现在王延春突然打电话给自己,韩润疑惑不已,但还是答应道“噢噢,是你呀”。

“老弟最近在哪发财呢,”电话那头问道。

“我人在...“两人这通电话聊了很久,从电话里韩润得知,这位曾经的老同学,这些年在南方桂省发展,开了厂发了财,现在和自己联系,一方面是慰问一下自己,另一方面王延春的意思是问自己要不要去跟着他一起发展事业。

在电话那头的王延春是将自己的事业描述的有模有样,又因为得知韩润也在南方,相距并不遥远,他那边也缺人,所以便想着问问韩润有没有考虑合伙一起干。

韩润对于王延春的讲述也是颇有兴趣,但是对于他的盛情邀请,韩润还是没有明确答应下来。倒不是当前的生活状态有多么吸引韩润,而是因为人贪图安逸,而不愿意轻易改变的本性在作祟。

还有就是对于王延春这个人,毕竟四五年没有联系过了,现在突然联系自己,并还盛情邀请自己一起合伙做事业,还是让韩润觉得未免有些唐突和怀疑。

再三邀请无果之后,王延春留下一句”如果改变了主意就打我的电话“后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韩润又回味了一遍王延春的一番话,又想想自己每天忙碌的工作,和并不可观的收入,心里不免也泛起一丝波澜,在这个年纪的人,难免会对于打拼出一份自己的事业而具有难以抑制的冲动。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