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玄门大师在古代免费小说巫山不是云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13

玄门大师在古代免费小说巫山不是云全文阅读

“你还把她带回来作甚?”沈眠正想着,被一道厉声呵斥打断了思绪。

她猛地一抬头才发现,她已经跟着孟韫,回到了他们家——一处三间的黄泥胚房子。

孟韫的祖母,孟陈氏拄着拐杖,就站在门口,看到孟韫把沈眠带回来,她沉怒的脸上,闪过一丝恨色,咬牙切齿地道:“这样的媳妇,你还要吗?我们孟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孟韫面对孟陈氏的指责,早已司空见惯,面色漠然,“奶奶,瑟瑟是我的媳妇,岂能说休就休?”

“你!你就跟你爹一样死心眼!”孟陈氏怒道:“我们孟家到底是欠了她多少?你爹一条命,也该还清了!如今你们成亲已经三年,就算你休了她,官府也不会拿她怎么样,你非得把自己这一条命也搭进去吗?”

说着,孟陈氏狠狠剜了沈眠一眼,说不出的恼恨来。

孟韫和其父,本来是孟家的顶梁柱,却因为沈眠,死的死伤的伤,甚至和她分家,孟陈氏在心里,早就把这一切怨怪到了沈眠的头上。

若非杀人要偿命,她都恨不得上来掐死沈眠。

沈眠望着孟陈氏那怨毒的目光,仔细看了一下她的面相,两腮深陷,嘴如吹火,耳后见反骨,尖酸刻薄又心狠手辣,断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见此,沈眠略朝孟陈氏点点头,算是行过礼,便躲在孟韫身后,不愿意面对孟陈氏那一腔怒火。

感觉到她的小动作,孟韫没说什么,只对着孟陈氏淡然地道:“奶奶若无事,就先回去吧,瑟瑟着了风寒,需要休息。”

“你!”孟陈氏见他现在还护着沈眠,气得将手里的拐杖往地上狠狠戳了戳,“你就和你爹一样,死守着她吧!我倒是要看看,她给你们爷俩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为了她连命都不要!等到来日,有你后悔的时候!”

孟陈氏几近诅咒般的发泄完,再给沈眠一记眼刀,甩手走人。

孟韫从孟家分出来之后,就单独住在这一处小院,孟家的祖宅则在村西头,两家挨着并不近,日常很少来往,孟陈氏今天过来,分明是听说了沈眠又去寻死觅活,倍感丢人,想来劝服孟韫休妻,奈何孟韫说什么都不休她。

沈眠也很诧异,就算秦家对孟家有恩,可就像孟陈氏说的,孟父都付出了一条命,还不够吗?为何孟韫还执意护着她?

沈眠搞不懂。

孟韫却好似没将方才孟陈氏的怒骂放在心上,他面色都没有多少动容,扶着沈眠,推开了篱笆院门,一瘸一拐地将她送回房间。

“你休息会儿,我去煮一碗姜汤来。”孟韫将沈眠扶进房间,交待她换下湿透的衣服,便转身走了出去。

他的话看似关心,但言语之中,却并无亲近之意,好像公事公办,只要沈眠不死一样。

沈眠犹豫了一会儿,关上门,顺着原身的记忆,走到房间西侧的柜子前,准备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但她刚一靠近柜门,便感觉到了一股森寒的气息。

是阴气……

好重的阴气。

沈眠一愣,在她的记忆中,自打她和孟韫成亲后,两人便分房住,现在这东厢房只有她一个人住,屋里一事一物都是她本人的。

那柜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会有这么重的阴气?

隔着一道柜门,沈眠的牙关都忍不住打了个颤,可见阴气有多重。

她凝着眉,看了看左右,找出来一张手帕,咬破手指,用指尖的血,画了一道驱阴符咒,贴在柜门上,感觉到阴气消散了一些,沈眠才打开了柜门。

柜子里不过是一些寻常衣物。

秦家被抄家时,沈眠带出来的只有两身衣服,剩余的是嫁到孟家后,孟家人给她添的,不多但也有半柜子。

沈眠翻了翻柜子里的衣物,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把匕首。

还没碰到那匕首,沈眠的指尖就忍不住颤了颤。

阴气太重了……

沈眠咬着牙,拿过驱阴符,裹在手上,将那匕首拿了起来。

甫一入手,沈眠便感觉到那匕首上的阴气往她手里钻,像是要吸食她的阳气一般。

幸好有驱阴符在,那阴气并未钻入她的掌心内。

沈眠一下子就看穿了,这是喂食过人血,常年埋在坟冢里,养出来的噬魂刀,有这匕首在,整间小院里的人,都会被阴气左右心性,变得狂躁不安,喜怒无常。

沈眠当即就明白了,怪不得孟家人对原身那么好,原身还要作妖。

这匕首就放置在柜子里,而柜子正对原身的床头,有这么个玩意儿每天近距离地对着她,她要是不疯魔才怪!

那孟韫的腿呢……

在沈眠的记忆里,她最初嫁过来时,孟韫并非是跛脚,而是后来,一次意外摔瘸的,是否是因为这匕首的阴气影响,让他慌神才摔倒的?

那孟大叔呢?

也是为此才失神从山崖上摔下来的吗?

如果是……

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把匕首。

沈眠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把匕首的来历。

这把匕首,是她的父亲,在她15岁生辰时,亲手送给她的,说是一位好友所赠,能够保平安驱邪祟。

但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保平安驱邪祟的东西,而是阴气伤人,招煞的东西。

只可惜,沈眠的父亲当时并未告知沈眠,是什么人送得匕首。

兴许秦家的突然衰败,也和这匕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但到底是谁,用这么下作的法子,害了他们?

沈眠拿着驱阴符将匕首裹起来,封住里面的阴气,她想不出所以然来,只能暂时将匕首封存。

这匕首小巧,只有她的巴掌大,轻薄,削铁如泥,若封住阴气,尚算一个不错的防身利器。

沈眠将匕首收起来,随便找了身衣裙换上,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就被寒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沈眠揉了揉鼻子,有些哭笑不得地想,想她一个掌教,以往修为高深,寒冬酷暑对她来说都没差别,现在换了个壳子,倒是体验了一番寻常人的寒意。

她拢了拢衣襟,凑到灶房里。

孟韫也换了身衣裳,正坐在灶台前,给她煮姜汤。

看到她出来,孟韫稍有些意外,表情却没多大的变化,“怎么出来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