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红颜饮大结局小说傅青栀卫景昭傅青栀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19

红颜饮大结局小说傅青栀卫景昭傅青栀全文阅读

卫景昭有些动容,他是真的喜欢过念云,她在他心里又是那样柔弱,卫景昭也有些不信念云会做出这样不体统的事来。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皇贵妃卢盈真温和地说:“孟才人不要误会皇上才好,皇上并不是对你起疑心,而是这样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才人的名声有损,前朝大臣也是会上书要求彻查的。毕竟皇家不可有任何污点,因此才人稍稍委屈些,只要查明白了,本宫会第一个还你公道的。”

念云低着头,青栀看着她面色通红,不知是羞愤还是委屈,当真是十分心疼。良久她说:“那么求皇上与皇贵妃娘娘就此彻查,万万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卫景昭沉声道:“这是自然,朕不会让你含冤。你先起来,朕还没有定你的罪。”念云又谢了恩,才缓缓起身。

裴婉修在一旁,觉得自己得该再加把火了,提议道:“如果真有这样龌龊的事,身边的宫女一定是知道的,臣妾的意思是,不如把玲珑轩的人都送去慎刑司,总有会说出来的。”

“万万不可,”青栀没忍住,终于站出来反驳,“如今连皇上都说没有定罪,若真把孟才人的人都拘了,谁来照顾她?来日若发现孟才人无辜,这些委屈该怎么算?”

董玉棠莲步轻移,走到青栀身边安抚道:“姐姐这么说虽然有道理,但是唯有这样才能还孟才人清白啊?姐姐可不能关心则乱,因为拦着不让彻查,而把孟才人以后的名声都坏了。”

青栀不露声色地远离了董玉棠几分,正要反驳,卫景昭直接开口说道:“两位爱妃说的都不无道理,朕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先把玲珑轩的人都带上来,朕亲自问一问,也不至于直接交到慎刑司,把事情闹到更大。”

青栀无奈,卫景昭如此做法几乎已是最大的让步,她只得缄口不言。

赵和领命下去,所有人都在原地等待。虽然夏天蚊虫也渐多了,但竟然没一个人说苦,也没有一个人想要回宫。

人总是在看旁人热闹的时候,能克服许许多多的不舒适。

赵和办事非常利索,不一会儿就把人都带上来了。痕儿一直跟在念云身边,此刻便走到玲珑轩宫人们的身旁,一同跪在地上。

卫景昭知道痕儿是念云身边管事的,便先问她,痕儿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愤怒,当即磕头喊冤,她光洁的额头重重地在青石板上磕出声音,“皇上,您要为我们小主做主,小主性子和善宽厚,忠贞不二,从来没做过这种糟烂事。奴婢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玲珑轩里搜出与偶人一样的布料,但那只是奴婢失察的过错,与小主没有任何关系啊。”

卫景昭颔首,“你倒是十分忠心,朕记得上回孟才人出事,便是你挡在她面前。”

痕儿低着头道:“奴婢只知道善行该有善报,小主平常待宫里人很好,从来也是一心一意待皇上您。奴婢不忍看她遭人陷害误解。”

卫景昭赞了句“好奴才”,让痕儿先呆在一边,又一一问下去,大家知道轻重,如果念云真的做了这些事也不能承认,否则整个玲珑轩上上下下都要遭殃,因此都说小主害人是绝对没有的事,更不会与侍卫偷情。

卢盈真坐在上首,此刻威严地道:“你们要明白这是什么罪,玲珑轩到底是搜出来了做禁物的东西,皇上与本宫都会继续往下查。你们中间一定有人或陷害他人,或自己亲自做了这档子事。若有谁包庇他人最终被查出来了,便要同受凌迟之死与诛九族的大罪!本宫希望你们知道,我大顺对巫蛊之术的严惩不贷从来都不是玩笑。”

卫景昭侧目看了看盈真,裴婉修当即接上了这段话,“正是,本宫听闻凌迟之死是拿刀子一片一片去割人的肉,割到血肉模糊,不到三千刀绝不让人死,想要包庇他人的也在心里细细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受住这份刑!”

赏荷宴上是长久的寂静,都知道凌迟是多大的罪,但血肉横飞的场景被裴婉修用恶毒的语气说出来,更是可怖。良久,念云身旁忽然爆发出一阵嚎啕的哭声,菊蕊从人群中膝行过去抱住念云的腿,泪流满面地边哭边嚷,“小主,证据已经确凿,您就承认了吧!”

念云瞪大了眼睛,如同大寒天里堕入冰窖,想要与她拉开点距离,却被菊蕊一双手抱得很紧,只得站在原地反问道:“菊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菊蕊仍旧哭个不停,抽噎着说:“奴婢,奴婢知道,正是因为奴婢太知道了,又要怕,怕您灭奴婢的口,又要把这样丢人的大事压在心中,所以才常常,常常发呆。”说到这里,菊蕊似乎想起些什么,大喊着指向青栀,“上次我发呆被人罚,瑾小主也看到了是不是!”

青栀默然不语,这事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甚至当时罚她的小宫女正跪在人群中,青栀根本没法反驳。

菊蕊见她偏过头去当做没听见,又转过头去哭着向念云道:“小主你做了孽你自己担着啊!为什么要死不承认,非要连累我们、害死我们!奴婢还想活,奴婢不想去被剐三千刀啊!”

卫景昭面色铁青,念云面色也同样铁青,她极力地想要把菊蕊推开,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你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污蔑于我,当初因为你不知轻重的话,我夤夜外出,被野猫扑到流产,那样我都不曾怪罪于你,你说想留在玲珑轩我便留下了你,事到如今你却这样恩将仇报?”

菊蕊眼神微微动了动,但是余光一瞥,却正好看见先前欺负她的几个宫女,心内恨意大盛,见劝说念云自己承认无望,便直接往皇上的方向膝行,哭着喊着,“求皇上明鉴!求皇上明鉴!”

赵和见皇上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忙上前把她拦住,喝道:“御前大声喧哗成何体统,你若还是这样夹缠不清,皇上现在就把你打发出去,自己个儿去慎刑司里面对着刑具说罢!”

菊蕊被震了这么一下子,终于镇定了几分,她拿袖子胡乱擦干净眼泪,伏地拜下,“皇上,奴婢有孟才人的机密要揭发,求皇上看在奴婢认错的份上,饶奴婢一命。”

卫景昭缓缓扫视了全场,才下令道:“给朕一字一句说清楚,若有一句假话,立刻拉出去打死。”

菊蕊说了声“是”,便把她“所知”的事情竹筒倒豆子般讲出来,“小主与丰侍卫当真有私情,那枚云纹镶银玉佩便是两人交换的定情信物,不然皇上您想,谁会将自己从家里带来、亲人所赠的东西转赠给别人呢?”

裴婉修摇摇头道:“玉佩之事也不能说明什么,何况他们两人一个说丢,一个说捡,倒也是有理有据。本宫听说孟才人为了给自己孩子祈福,每日都去小佛堂,吃斋念佛的人,恐怕不会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吧?”

菊蕊听后直接说道:“如何不会,娘娘不要以常理揣度热恋男女,实不相瞒,小佛堂便是他们常常私会的地方!”

“你胡说!”念云抑制不住气到极致的颤抖的身躯,她面向皇上,撕心裂肺地说,“嫔妾冤枉,这桩桩件件事全是菊蕊空口说的,嫔妾一件都没有做过,皇上,您要信我。”

妃嫔们却一片哗然,亵渎神佛,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黑暗里只有青栀握紧了手,小佛堂!小佛堂!还有裴婉修那一句引诱的话。原来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布下了一个弥天的局,可她竟然那么蠢,一无所知地看着念云如同一只天真的林中鹿,一步一步走进猎人的陷阱。

卫景昭听到此处,已经心凉了一半,他深深看了孟念云一眼,平淡地道:“朕也希望能找出你是被冤屈的证据。”他说罢这话,偏过头去问赵和,“刚才搜宫,搜了小佛堂没有?”

赵和躬身回道:“小佛堂在万寿宫后面,是太后太妃们常去的地方,奴才怕冲撞了贵人,因此没有搜。”

“搜,去搜的一清二楚。”卫景昭气极反笑,冷冷的声音昭告着他到顶的愤怒,“朕要看看,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到底还能再出哪些更加荒谬的事。”

赵和深知此刻他绝不能离开卫景昭去办事,否则还不定会闹成什么样,只得下令给了刘渊。

刘渊是老实人,今天虽来回跑了许多趟,却还是立刻就带上人去搜小佛堂。

这边菊蕊还在为了脱罪而喋喋不休,“小主自打上次小产后,便把一切事情怪在了婉昭仪的头上,说阖宫里只有婉昭仪成天为难她,与她不合,那些猫儿一定是婉昭仪引来的,因此一直想报复。刚好丰侍卫有那样的身手和本事,又自告奋勇为小主出头,小主便做了那些个人偶,让丰侍卫放到婉昭仪的寝宫里。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