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完结]只要离婚小说_温纯纪淮抒全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0

[完结]只要离婚小说_温纯纪淮抒全章节阅读

“阿抒?”温纯慌忙挣扎起来。

纪少棋泰然自若地将她放下。

温纯踉跄了几步,望着纪淮抒,解释的话就像堵在喉咙里一字也说不出来。

纪淮抒紧攥着手机,力道打的似是要把它碾碎。

他阴翳的眼神翻滚着危险的风暴:“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闻言,温纯心底一抽:“不是的,我刚刚晕倒,大哥他只是……”

“惺惺作态。”纪淮抒冷厉的目光刺着她。

温纯鼻尖一酸,晕眩感全因这四个字变成了疼痛。

纪少棋却像个局外人似的轻笑道:“阿抒,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小心最后什么都没了。”

说完他便上了楼,不一会儿便换了身西装下来出去了。

温纯看着纪淮抒冷若冰霜的脸,只觉每一秒都过得极其艰难。

纪淮抒收回眼神,头也不回地上了楼,狠狠摔上房门。

往后的日子,纪淮抒变本加厉地刁难温纯,即便纪老太太出面,他仍旧我行我素。

王姨看着又被泼了一身菜的温纯,眼眶不由湿了。

俗话说劝和不劝离,看到夫人受了这么多委屈,连她这个外人都想劝她快点离婚。

“夫人,您还是考虑考虑一下您和先生的事吧。”王姨低声道。

温纯白着脸擦掉手上的汤渍:“你去把房间收拾一下吧,记得换张地毯。”

说话间,她望着通红的手背,默默的咽下嘴里的苦涩。

心已经千疮百孔,但还活着,等什么时候心死了,她或许就可以放手了。

温纯回房换了身衣服,开嗓后唱起为戏曲大会准备的《双阳公主》。

也只有沉浸于戏曲里,她才能暂时摆脱现实中的悲痛。

可唱到一般,隔壁纪淮抒的房间再次传来一声闷响。

温纯停下,等待了几秒后走了出去。

纪淮抒站在房门外,本就冷凛的脸因为浅褐色的疤痕更显阴翳。

她咬了咬下唇:“吵到你了吗?”

话音刚落,纪淮抒忽然将她拉进自己房中,像上一次一样将她抵在门上。

“你老实告诉我,你同意嫁给我,是为因为喜欢我,还是因为想进纪家。”

温纯一愣,他的质疑无疑是又一次贬低了她的人格。

纪淮抒眼神一暗:“还没编好理由?”

闻言,温纯喉间发哽:“我说了,你会相信吗?”

纪淮抒冷笑:“要是没想好,那我来替你说。”

他鹰爪般的目光死死禁锢着面前的人:“你想进纪家,但没勾引上纪少棋,所以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我这个丑八怪。”

他靠近,凤眸微眯:“还是说,你们早就做了?”

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恶痛绝的恶意刺进温纯心里,疼得她几欲落泪。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她颤声问道。

无力的声音让纪淮抒心莫名一紧,可脑海中温纯被纪少棋抱着的画面像是火点燃了怒意的引线,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暴戾。

纪淮抒重重甩开温纯:“应该说是肮脏至极!”

额角的刺痛伴随着一股湿粘的热流淌了下来,温纯紧咬着牙,凄然一笑:“谢谢。”

谢谢你加快了让我对你的心死的速度……

黑暗中,纪淮抒看着温纯艰难起身走了出去。

摇摇欲坠的背影像针一下下扎着他的心,细微而不明的疼痛让他更加烦躁。

温纯简单地处理了伤口,踏上了阁楼。

纪老太太一直有个规矩,她住阁楼,也不许任何人上去。

为了自己和纪淮抒的婚姻,她第一次踏入了纪家的这个禁区。

门是半敞着,但纪老太太却不在。

温纯看着简单的屋子,落寞的转身准备离开。

可就在转身间,目光无意扫到角落桌上的遗龛。

一个香炉,两根白烛,三炷香,供奉着一张遗照。

当看清遗照中的人时,温纯瞳孔骤然紧缩。

遗照里的人竟然是自己!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