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只要离婚免费小说_温纯纪淮抒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0

只要离婚免费小说_温纯纪淮抒全文阅读

温纯涨红了脸,慌乱尴尬地推搡着把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纪淮抒。

纪淮抒皱眉,不情不愿地放开了她,转头满含不悦地看着王姨。

见状,王姨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破坏了他的好事,立刻讪讪笑道:“我给夫人买了点水果,我先去打点水。”

说着,提上满满的热水壶就匆匆走了出去。

病房里,气氛因为纪淮抒的举动而多了分暧昧。

纪淮抒看着红着脸低着头的温纯,心情莫名又好了。

他并没有懊恼自己冲动的行为,不只是因为她那些不太好听的话,还有心底的牵引驱使着他做出这种从没有对她做过的事。

“还敢说离婚?”纪淮抒又问。

温纯攥紧了衣角:“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明明从一开始他就不满意这仓促的婚姻,现在反倒来怪她吗?

纪淮抒站起身,一脸阴沉地坐回了椅子上。

那些后悔的话自己根本说不出口,但看着温纯眼里的无奈,他又觉得心疼。

矛盾的心理就像两个小人在心里打架,打了半天也每个结果,只能先逃避。

温纯见纪淮抒这样的反应,脸上划过一抹落寞。

无论肯定还是否定,她只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不是现在这样。

她背对着纪淮抒躺下去,沉闷的望着窗外。

次日一早。

等温纯醒来,纪淮抒竟然不见了,王姨也说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纪老太太派人来接她回家,但走到一般,温纯忽然说有事。

王姨不放心道:“夫人,我陪您去吧。”

温纯摇摇头:“你放心吧,最多一个小时我就回去。”

说完,她让司机靠边停了车。

望着黑色宾利渐渐远去,温纯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却不觉想起昨天晚上纪淮抒的那个吻。

可现在他又去了哪儿……

温纯去花店买了束百合,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墓园。

因为住院,温母的头七和七七自己都没能去看她。

想到这儿,温纯眼眶一酸,愧意顿生。

墓园。

当看到温母墓前有束看起来已经放了好几天的菊花时,温纯愣了。

这是谁送的?

这时,巡查的看守员走过,她忙叫住了他,指着地上的菊花:“大哥,这束花你还有印象是谁送的吗?”

自己没有其他亲人,朋友也不多,而且没有一个交情深到会替自己来看温母。

而纪家更不可能,毕竟温母死的那几天他们都没露过面。

看守员仔细看了眼墓碑:“我记得,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他右脸有一大块疤,一个月来好多次呢。”

闻言,温纯心头一震。

是纪淮抒!

他怎么会来拜祭温母。

半晌,温纯才回过神,匆匆朝看守员道了谢。

她缓缓跪下,将百合轻轻放在菊花的旁边:“妈,对不起,我现在才来看你。”

温纯说着,忍不住红了眼。

“本来我要去找你和爸,但没想到还是被阿抒抓了回来。”她酸涩地笑了笑,“妈,我现在好迷茫,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说到一半,温纯忽然止住了,抬手抚摸着冰冷坚硬墓碑上的照片,潸然落泪。

“妈,我好想你……”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