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火热新书余生念你情真沈安安陆子琛章节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1

火热新书余生念你情真沈安安陆子琛章节完整版阅读

陆子琛漆黑的眼眸极冷,扬手给了徐卓岸一拳,“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嚷嚷!”

陆子琛在国外见血的事情干的多了,徐卓岸这种业余玩家自然不是对手。

陆子琛揍起人来凶狠,甚至毒辣,把人往死里打的那种。

徐卓岸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他压在地上狠踹,“我就算不是你的对手,我也没有你这么混账,沈安安她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竟然连让她下葬都不允许!”

徐卓岸倚在说死字,陆子琛的眼睛猩红无比,他拽着徐卓岸的衣领,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又狠狠给了徐卓岸一拳,“沈安安没死,你再说一句她死了,我会杀了你。”

差点把徐卓岸打晕过去。

徐卓岸的唇角流出一点血,眼神同样阴狠的看着陆子琛,“你神经病啊,沈安安还活着的时候,你对她那么狠,逼着她做这做那,她就只有一颗肾,你都还想挖了,现在在我面前装什么情深似海!”

陆子琛的身体忽然僵硬,“你说什么?沈安安只有一颗肾?”

“废话,你不知道啊!”徐卓岸将他的手狠狠甩开,“你要挖她的肾,难道都不用给她做检查的么,再说就算她有两颗完好无缺的肾,她还流产过,当时的情况那么严重,到现在身体都没有调好,根本就上不了手术台,你却一直逼着她,就为了救另一个女人,现在那个女人是能活下去了,你不好好的跟她过,拿着沈安安的尸体干什么?”

陆子琛的情绪却有点激动,又重新紧紧的抓着他的衣领,“你说清楚,沈安安怎么只有一颗肾,她不是健康的吗?”

徐卓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眼神充满了鄙夷,“你不是跟沈安安结婚了吗,你们当年不是很深爱,她的情况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沈家破产了,沈安安没有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她母亲去世,她父亲又不正常,这些你就算不知道也该猜得到吧,沈安安一直很缺钱,她父亲前几年心脏病发,差点撑不过去,但心脏搭桥还有他的老年痴呆都很耗钱,所以她跟人约好捐肾,对方给她五十万,全都用到她父亲身上去了。她前几年就只有一颗肾了,这些年身体一直很差,根本没有调理回来。”

陆子琛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言语描述了。

他也听不到徐卓岸在说什么,脑子木了一样,只能抓到一些关键的词。

他的眼神错愕又难以置信,满脑子都是那天沈安安看着他,跟他解释的那句:“我只有一颗肾,不能捐给陈紫芸。”

他以为她在开玩笑,因为他调查过她的情况,医生亲口跟他说过,她的身体没有问题,如果她只有一颗肾他怎么可能,又怎么敢怎么舍得逼着她捐出来!

只是现在再去回想沈安安当时看他的眼神,藏着多少委屈,还有痛苦。

徐卓岸看他这表情,英挺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你不是真的让沈安安捐肾了吧?你回答我,沈安安到底怎么死的?”

他调查的情况倒不是捐肾死掉的,沈安安好像是大出血,心跳骤停才去世的。

之后医院那边才做了决定,将她的肾捐给了那个女人。

但沈安安为什么会大出血,这个他没有关注,他听到沈安安去世的消息太过震惊,完全忽略了。

现在看到陆子琛的脸色,听他说的话,才感觉到可能不一样。

陆子琛也算在商界纵横很多年了,曾经他以为他足够强大,至少恨能让他所向披靡。

可徐卓岸的那些话慢慢的传入耳朵里,让他明白他最恨最爱的那个人,竟然是被他一步一步推向死亡的,他竟然像是承受不住一样,手撑在一侧的墙上,才勉强站稳。

然而心口处像是被什么狠狠撕裂,狠狠刺痛,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胃忽然一缩,他痛到想要呕吐。

徐卓岸看出他的反常,但还是想要知道真相,“你说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我逼她的,我让她捐肾,她没有选择才答应了我,”陆子琛撑着墙,眼神痛苦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冰棺的面前,“沈安安,是我亲手害死的。”

原来这世上还有比被爱人抛弃更诛心的,是他亲手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徐卓岸闻言,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白皙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满脸愤怒。

“你竟然真的逼着她捐肾了?陆子琛,沈安安她不是你最爱的女人吗?”

是啊,她是他的挚爱。

陆子琛的胃疼得像是放进了绞肉机一样,脸色也惨白起来,徐卓岸一点都不同情陆子琛,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当初他为了喜欢的人,放弃跟沈家联姻,尽管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觉得这是为了追求真爱,顶多被人说一句没有契约精神,也不会有别的问题。

即便如此他都觉得特别对不住沈安安,当年的逃婚让她成了整个商圈的笑话,时隔几年回来,他甚至都很想弥补对她的亏欠,没想到陆子琛这么狠,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下得了狠手。

“我觉得,你配不上沈安安对你的喜欢,”徐卓岸也走到冰棺前,看着冰棺里躺着的毫无声息的女人,“你们之间的感情纠葛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她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

“在联姻前,我听说你重病高烧,当时你们已经分手了,但沈安安还求着她爸妈,最后去见你一面,听说当初沈家闹得鸡飞狗跳的,场面很难看,最后沈安安跪下来求,她爸妈才心软让她去找你的,后来我逃婚,沈徐两家没有联姻成功,沈家没有资金周转,直接破产,听说她找过你,但是你那会消失了。”

陆子琛听着他慢慢的说出当年的事情,心痛难忍,紧握的双拳把掌心都掐出了血。

“她来找过我?”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当时照顾他的人,不是只有陈紫芸吗?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