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小说沈清晓箫夜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1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小说沈清晓箫夜目录阅读

“啊!”

柔嘉郡主充满羞耻地捂住了脸。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当众放屁,还如此响亮。

可她越想控制就越失控。

噗噗的声音伴随着浓烈的臭味让众人脸都僵了。

柔嘉郡主尖声喊道:

“都滚出去!滚啊!”

箫夜板着脸,厉声吩咐。

“郡主怕是忘了,这是萧家祠堂!”

“来人!将郡主带出祠堂!”

一族的祠堂,就是皇室也不能冒犯,否则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会被天下唾骂。

看着柔嘉郡主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抬出去,沈清晓拧起了眉。

她总算知道了,原来,柔嘉郡主下的是泻药。

她只是刺破皮肤,渗透了一点药进去,就有这样的效果。

如果按照柔嘉郡主的计划,她把那碗汤全喝了,只怕会被泻药给弄死。

她脸色渐沉。

这一次,柔嘉郡主对她下得是真正的狠手。

祠堂外,两个婆子刚放下柔嘉郡主。

噗啦一声,随即恶臭扑面袭来。

婆子大喊道:“哎哟!郡主拉了!”

柔嘉郡主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欲哭无泪,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那泻药分明是看着沈清晓喝下去的,怎么会变成她拉?!

看到人群中护着沈清晓的箫夜,柔嘉郡主又嫉恨,又羞耻。

她双眼通红,差点直接晕过去。

看到这幅画面,沈清晓却没有丝毫同情。

毕竟,这原本就是柔嘉郡主要给她的。

此时,一众萧家族人都傻了眼,又惊慌又无措,谁见过这种场面啊!

尤其是萧老夫人。

缓过一口气,萧老夫人连碍眼的沈清晓也顾不得了。

她忍着恶臭,连忙冲过去大喊。

“都傻站着干什么?大夫!快去传大夫啊!”

毕竟这是康亲王的嫡女,萧家哪敢得罪。

顿时,所有人手忙脚乱。

留下人手处理祠堂的事,箫夜握住沈清晓的手,带她离开。

毕竟这里实在又脏又臭。

回到梧桐苑。

周围都是清新的空气,沈清晓总算就得鼻子解脱了。

然而,感觉到手心的那只小手还很凉,箫夜拧起眉。

他转身正面与沈清晓相对。

用一双手掌包住她的手,轻轻揉搓,为她取暖。

一直到她的手变暖起来。

他看着不说话的沈清晓,开口道:“这两日吓坏了?”

沈清晓扁着嘴,“对不起,是我害你被皇上罚……”

说着,她下意识拉住箫夜的衣袖。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

她咬了咬唇。

“我会努力改变的。”

看她拉着衣袖,小心翼翼地试探。

就像一只猫儿,伸出软糯的爪子。

箫夜眼底早就融成了一汪水。

沈清晓突然又忍不住笑了。

“还有……你刚刚真的和我磕头拜了祖宗。”

也就是说,她现在完完全全是箫夜的妻子了。

一种下意识的喜悦涌上来。

箫夜看着她脸上的喜悦,眼底的宠溺几乎遮不住。

他伸手,为她理好鬓边的碎发。

“拜了祖宗,以后,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捉回来。”

沈清晓低头偷笑。

逃跑?有这么好的男人,傻子才会这么蠢!

她不仅不会再跑,还要好好把自己这个冰山相公抓牢!

菱香急匆匆地要出门去找人来救小姐,还没出大门就得知将军将自家小姐带回来了。

她高兴地跑回来。

看到将军和小姐在梧桐树下执手相看,这简直比一幅画还要美。

菱香喜滋滋地走过去。

“将军,小姐,饭菜已经备好了!”

沈清晓和箫夜同时脸色一变。

“不了!”

想到刚刚的大场面,沈清晓嘴角微抽。

她是真的什么都吃不下了!

菱香摸了摸头,怎么回事?

很快,祁风送来了祠堂的最新消息。

“主子!郡主已经被老夫人送回沁芳阁了,太医也到了,据说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箫夜点头,“封锁消息。”

沈清晓也赞同这个决定,毕竟传出去,只会让康亲王府狗急跳墙。

况且,柔嘉郡主辱没萧家祠堂在先,对萧家也不光彩。

祁风走后,箫夜垂眸,开口说道:

“沈家要将沈若兰送回陵城。”

沈清晓漫不经心地拿起杯子。

看来沈家大房是要弃了沈若兰这颗棋子了。

毕竟,沈若兰闹出那样不齿的事情,她不可能高嫁了。

突然,箫夜补充了一句。

“马车出城前,三皇子去过侯府。”

说着,他目光紧锁沈清晓的脸,似乎想从她的神色里看出异样。

沈清晓纯良无害地一笑。

“没想到,三皇子和沈若兰如此情深意切,我真是该早点成全他们。”

箫夜眉头微动,“不难过?”

之前但凡穆子恒有桃色绯闻,这小女人总要发脾气。

沈清晓挽住箫夜,“我要谢谢他们,让我认清了自己想要什么。”

看着靠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箫夜抿紧了唇。

他很怕这种站在希望的顶端,又坠落悬崖。

很快,祁风再次赶来。

“主子!韩少将军有急事求见!”

沈清晓乖巧地走到一旁,眨了眨眸子。

“你去忙,我乖乖在这儿等你吃饭。”

箫夜走后,沈清晓走到窗前坐下。

她单手托腮,眉头微拧,显然在思索着什么。

上回,在她的推波助澜下,穆子恒和沈若兰打得可以说是激烈得很。

都这样了,两人还能搅和到一起去?

她拧了拧眉,箫夜的消息肯定不会有假。

难道是穆子恒不惧绿帽、奋勇上前?还是他另有图谋?

沈若兰到底牵扯到沈家的利益,她不能松懈。

就在这时。

武安侯府的马车出了城。

车里,沈若兰脸色蜡黄。

她被父亲整整罚跪两天,要不是母亲求情,她铁定走不出祠堂。

看着马车出了城门,她不甘心地掐着手心。

她的锦绣前程都被沈清晓那个贱人毁得一干二净!

手心被掐破,殷红的血让沈若兰恢复了理智。

她想到穆子恒的话。

“兰儿,之前我在沈清晓面前打你,不过是为了麻痹她,在我心里,至始至终只有你。”

“我知道你不甘心回陵城,但我要你帮我去陵城做件事……”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也是扳倒沈清晓的机会!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