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无法救赎的曾经南织唐宜年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6

小说无法救赎的曾经南织唐宜年目录阅读

电话被急匆匆挂断,唐迦临听着忙音,自言自语道:“能逃避多久?但愿他没有假戏真做,否则我真有些可怜他了。”

看到手边那张惨白的小脸似乎不满地皱了下,他忙改口:“对不起,我说错了,是他活该。”

唐迦临慢慢解开尸体身上的血衣,拿过热毛巾擦拭。

“这还只是开始,反噬,谁也别想逃。”

唐冀死亡的真相,你要知道。

这具从此以后怎么也温暖不了的身体,你要亲眼看看。

然后,黄泉碧落,形同陌路。

唐宜年僵立在门口,好半晌才恍然回神,自己还是在家门口,而不是置身于冰天雪地。

应该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竟然出现可笑的幻觉。

他重新按下开门密.码,门开了。

唐宜年深吸一口气命令自己冷静,什么都是南织的新把戏。

待会儿就去把她抓回来。

推开门,打开灯,客厅顿时亮亮堂堂,落地窗外,慕城最繁华地带的夜景一览无余,视野很好。

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异味。

对唐宜年来说,并不陌生。

从小生长在贫民窟,印象中第一次见血,就是他那个暴虐的生物学上的父亲,殴打那个不敢离开的女人。

最初的慌乱过后,唐宜年看着所谓的母亲自己给自己擦拭被打破的头,上药,呜呜呜的哭泣,小小年纪的他没有如弟弟阿冀那样抱着她哭,而是异常冷静的说道:“你走吧。”

有手有脚,去哪里不能活?

走得远远的,去大城市当保姆也好,洗碗工也好,都好过被酒鬼家暴。

那男人虽然暴力,无能,但从不打自己的儿子。

没了她,他可以照顾自己和弟弟。至于所谓父亲,能给生活费就好。

那个涕泪横流的女人当是大儿子心疼她,越发哭得凄惨,口口声声“妈妈舍不得你们”。

唐宜年觉得疑惑,她的舍不得就是把他们兄弟俩带到这个世界上,让他们看这样的世界么?

他想他继承了父亲的冷血,于是不再浪费口舌,当母亲再被打的时候,眼里只剩下厌烦。

成年人被家暴,丢人的是挨打的那个。

阿冀哭过几次后,对这种三五天就来一次的熟悉场景,也趋于麻木漠然。

那男人动手一次比一次严重,终于,死都不肯走的女人没能再醒来。

警察带走他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说着令周围邻居气愤的话:“我怎么知道这婆娘这么不经打?”

唐宜年垂眸,眼里闪过讥讽,很经打了。

社区要将成了孤儿的兄弟俩送到福利院,他让一个远方亲戚出面说收养,自己带着弟弟生活。

少了那对愿打愿挨、制造污染的男女,家里的空气都好了不少。

再后来,血腥味在他自己身上频繁出现。

不过很快,受伤的就成了别人。

唐宜年甩甩头,抛开不适时的回忆。

他循着血腥味迈步,越走越心惊,地板上皆是血渍,似乎是一路滴落。

越往内走,血腥味就越浓厚,让他止不住心颤。

循着血迹和味道,走到南织那间房。

在新婚之夜撕破伪装后,她就自觉搬离了主卧。

唐宜年像是被那味道给冲到,不自觉退了一步,旋即觉得好笑,这样都不像他了。

自己在害怕什么?

他大步上前推开房门,看到地上大滩的血迹,还没干透,血泊中有把美工刀……

唐宜年顿时眼前发黑,身子差点站不稳,扶着门框的手抖得几乎要抓不住。

这些是南织的血?

怎么可能?

为什么?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