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穿越肥妻闯八零章节朱茯苓程越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8-28

穿越肥妻闯八零章节朱茯苓程越免费阅读

程越额头青筋直冒,真真在气头上,说话也不留情面了。

朱茯苓做老板这么多年,什么奇葩客户都见识过,性子锻炼得沉着冷静。

她已经很久没被人逼到直接发火了,可程越似乎有这个本事,让她失去情绪自控力,“我怎么安分?她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难道我只能忍气吞声,被人欺负吗?凭什么?”

“谁不知道整个家属院就你最刁蛮,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谁敢欺负你?”

“你这是偏见!你亲眼看到我欺负她吗?眼见才为实,无凭无据就是诬陷我!”

“你!”程越气得脸色发黑,“油嘴滑舌!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长久以来对朱茯苓的忍让,到这时候终于忍无可忍。

程越彻底爆发,“说什么都没用!你要么去给刘梅道歉,要么卷铺盖走人,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朱茯苓也憋不住了,“你以为我想待在这里?要不是没钱,我早就走了!”

“你啥意思?嫌我穷是不是?”程越猛地一拍桌子,发出巨大的轰响,整个人怒不可遏,“要不是你挟恩图报,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全天下的女人我娶谁都比娶你好!”

这话实在太重了。

即便知道他讨厌原主,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朱茯苓啊!

朱茯苓纵使脾气再好,被人嫌弃成这样也不想忍了。

谁还没点脾气,谁还不会拍桌子了?

朱茯苓愤怒一掀,桌上没吃完的扬州炒饭被掀翻在地上,“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不想娶是吧,那就离婚!”

离婚!

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怎么有脸提离婚!

就算要离,也是他提!

是他不要她!

“朱茯苓,你没资格提离婚!”程越浑身血液逆流,气急攻心之下,高高扬起手。

对上他愤怒到近乎狰狞的面孔,朱茯苓呆滞住。

然后,怒火熊熊燃烧!

他竟想打她!

就算是作天作地的原主,给他戴绿帽子又毁他名声,他都没对原主动手。

而她穿越过来的几天,一直对他客客气气。

收拾了屋子,做饭有他一份,睡觉宁可自己缩在沙发,哪怕是跟他借钱,也规规矩矩给他写了欠条。

她自认为问心无愧,没有半分对不起他。

而他听信什么刘梅老师的狗屁控诉,对她大吼大叫就罢了,竟然还想对她动手!

为什么!

凭什么!

愤怒和委屈充斥着胸腔,朱茯苓胸口起伏,一双眼睛气出了泪花。

程越浑身一震,心口被她眼角的泪光刺得一疼,然后——

“呯!”

这一拳,重重咋在墙上,用力到他手背渗血。

气急攻心的拳头,终究没砸在她身上。

朱茯苓心脏怦怦跳。

尽管这一拳没有打在她身上,但是那凶悍的力道,还是吓到她了。

墙面上残留的血迹告诉她,如果这一拳是在她身上,她怕是鼻子都要被打歪。

程越从没对原主动过手,可他其实对原主已经忍无可忍了吗?

原主的确招恨,浑身上下由里到外找不到一丝优点,难怪所有人对她弃如敝履,恨不得她早点滚蛋。

朱茯苓并不是想给原主开脱,只是她不想背负原主留下恶劣名声,而让自己不管做什么,在别人眼里都是错的。

她想让别人正视此时的她。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捋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擦伤,“我没招惹刘梅,但是刘梅推倒我,这道伤就是这么留下的!

还有,我今天去买米,在车上碰到刘梅,根本没有招惹她,是她骂我长这么胖还坐车,这话太难听了,我连反驳都不能反驳吗?连车上的人都听不下去替我说话了!”

“不可能!刘梅是老师,不可能随便推人骂人!就算她不小心说了,那说的也是事实,你这一身膘早就该减了,你要是瘦了,别人还能说你?”

“你这是受害者有罪论!”朱茯苓被气笑了。

她本以为程越至少通情达理,看来,是她太天真了。

“程越,我看错你了,你跟刘梅没什么不同,一样的以貌取人!”朱茯苓冷笑,不想再跟他废话,扭头出门。

“呯!”

巨大的摔门声,就像她此刻心里的憋屈和愤怒。

声音在程越心里回荡,他愣住了。

再看变得干净敞亮的屋子,还有被摔在地上,还弥漫着香气的炒饭,他心里更是复杂。

朱茯苓以前确实很讨人厌,可是最近几天她真的变了。

是一种似乎由内而外的改变,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有神采了,看到他也不再像之前一样摆臭脸,使唤他伺候,而是会主动做他的饭,也对他露出了从没有过的笑容。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朱茯苓。

她真的变了吗?

她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受欺负的真的是她?

程越突然动摇了。

朱茯苓并没有跑远,而是到筒子楼楼下的林荫道,疯狂跑步。

因为前世没有胖过,所以她不知道原来别人对胖子可以有这么大的恶意,坐车被嫌弃,找工作被嫌弃,连被诬陷了,给自己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想要改变这种困境,她必须减肥!

筒子楼里有人探出头来,看到她在吭哧吭哧跑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朱茯苓就是个懒猪,以前动一下都嫌累,怎么会突然跑起步来?

转性了?

“这不是程主任媳妇吗?听说你跟程主任吵架了,这会儿突然跑步,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吧?程主任不像是会嫌弃胖子的人呀!”

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朱茯苓不必抬头看,也知道是刘梅。

刘梅故意抬高了音量,生怕别人听不到。

众人一听,纷纷摇头。

“谁不知道朱茯苓是什么德性,跟程主任能吵什么架?八成又是她在作妖吧?”

“程主任真是可怜,娶了个恶婆娘,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程主任能忍她这么久,她该感恩戴德,还有什么要作的?像程主任一样不嫌弃她是胖子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第二个……”

听到大家都在骂朱茯苓,刘梅心里可算舒坦了。

谁让朱茯苓在车上时讽刺她,害她成为大家的笑柄?

这笔账,她可记着呢!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