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未曾深爱已无情全本小说未曾深爱已无情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01

未曾深爱已无情全本小说未曾深爱已无情免费章节阅读

五年后。

城西疗养院一夜间死了十几个人,牵扯出器官贩卖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案子,警局解救了许多人,整个大厅乱糟糟的,有人哭泣,有人谩骂,有人狂喜,只有一人从始至终都出奇的安静。

她被挤到大厅的角落,打结杂乱的长发遮住她半边脸,瘦削的身形罩在发黄发旧的男士病号服里,没有半点生气。

就算是同她一起被解救出来的人,也尽可能地离她远一些,就像在躲避臭水沟里的老鼠。

南晚意离开警局时,天已经黑了,冬日的风凛冽冰凉刮在她脸上,她却不觉得冷,只呆呆地望着眼前车水马龙,不知归处。

抬头,正前方的商业高清屏正播放一则娱乐新闻。

“萧氏总裁将于希尔顿酒店举行订婚宴,八年爱情长跑终圆满。”

黑色的字体滚动在一幅俊男美女相视而笑的画面之下,幸福而又美满。

南晚意的泪毫无预兆地滚落,心口像猝不及防被撕开一条口子,呼呼向内惯着冷风,又冷又疼。

她伸出手,摸着满手冰凉,有些怔愣。

她为什么会哭?

南晚意不知道,疗养院里的人都说她是疯子,需要吃很多药才能防止发疯,或许是药物的副作用很多事她都不记得……除了她的名字,萧萧。

人来人往的路上,她孤零零地看着那块电子屏幕,脑海中好像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她。

南公馆。

是她要去的地方吗?

南晚意抬头四顾,警局附近就是公交站台,冬夜里等车的人不多,但看到她走来都嫌恶地避开,窃窃私语。

“搞错没有,就在警局大门口,疯子没人管吗?”

“千万别和我们坐一辆车,发起疯来谁管?”

南晚意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她不在意。

她的目光停留在13路公交站牌上,末站写的南公馆,但被黄色塑胶遮挡了一半,也不知是不是取消了站点,正巧此时13路公交车到站,公交车门打开,她上前走了一步,对着公交车司机鞠躬,然后上下比划。

——请问这辆车到南公馆吗?

如果是的话,她就能跟着公交车的路线走去南公馆。

“滚滚滚,哪里来的乞丐,还想上车讨钱,晦气!”

车门猛然关上,她被车子启动的惯性带倒,等再回过神时,只能看见车的尾灯。

南晚意揉了揉被撞红的脚腕,从地上站起来,沿着公交车行进的路线一瘸一拐的走着。

走累了,她就坐下来歇歇,错过了一辆就等下一辆,直到后方再也没有来车,她才停下脚步望向道路尽头。

迎面走来三四个勾肩搭背的醉汉,领头的中年男人脚步不稳一下就撞在了南晚意身上,两人都摔了。

男人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艹,你他妈走路没长眼啊,赔……”

钱字还没说出口就瞧见一张苍白却极漂亮的脸,黑白分明的眼,挺翘圆润的鼻子,嘴角带着被扇耳光后留下的血渍,白皙脸颊上的红色指痕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给这张毫无血色的脸增加了一抹浓烈的艳色,带着一种凌虐的美感。

“艹,不用赔钱了,陪老子睡!”

中年男人兴奋地压在她身上,周围的醉汉吹口哨喝彩,嘴里说着下流的话,甚至有人冲上来帮忙按住拼命挣扎的南晚意。

“……”

南晚意张了张嘴,其他人立马冲过来捂住她的嘴。

撕拉!

她身上的病号服被撕开,冰冷的风吹在她身上,施暴的男人看见裸露在外的肌肤一愣,抬手又给了南晚意一耳光,紧接着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

“妈的,脸长的跟个小妖精一样,身上的疤比老子还多,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下贱货色,恶心死了!妈的,刚才碰了别给老子染上性病!贱人!”

男人还要再打,一声厉喝从不远处传来。

“警察!你们在干什么!”

“靠,快跑!”

醉汉们四散而逃,南晚意才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冰冷的气流呛的她连连咳嗽,口中的血又被呛回鼻腔中,腥味刺鼻,眼前也一片模糊。

她没有力气爬起来,只能平躺在原地,听见有脚步声越跑越近。

头顶路灯的光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她被人打横抱起,揽进怀里,在红蓝交错的警灯中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躺在一张干净的大床上,空气中都是温暖的味道。

她在哪儿?

南晚意惊慌地起身下床,却被放置在床边的拖鞋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还带倒了放在一旁的椅子。

陆向阳刚开门进家,就听到卧室的响动,立刻冲到了房间里,就看见女人正狼狈地摔在地上,想爬起来却没有力气,又摔回去。

“你小心。”

在女人又要再次摔倒的时候,陆向阳弯腰扶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女人摔在他怀里,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四目相对,他感到自己的心停跳了一瞬。

南晚意也吓了一跳,立刻就从陆向阳的怀里退了出来,但男人抓的太紧,她这一退两人都摔回了床上。

好在陆向阳反应迅速,立刻用手臂支撑起身体,才避免更令人尴尬的场景出现。

稳定住身体后,他立刻从床上起身,转身背对着南晚意,一贯沉着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紧张。

“抱歉小姐,昨晚本来是要送你到医院的,但中途出了点岔子只能带你回我家,你的伤我请医生朋友帮你看过了,你身上的衣服也是我的医生朋友帮你换的,你放心是女医生,我昨晚是在沙发上睡的。”

陆向阳一口气说出一连串的话,却发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吓晕了?

别再出什么事了!

他艰难地转过身,就见南晚意正紧张局促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紧张。

陆向阳的脸莫名其妙就红了,立刻拿出自己随身的警官证,翻开递到她眼前解释:“我真没做什么,我是警察。”

陆向阳。

南晚意默默记下他的名字,她当然知道他没做什么,昨晚昏迷之前的事她记得很清楚。

如果不是这位陆警官,她早就遭遇不测。

她看着陆向阳,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再指了指自己的嘴,摆了摆手。

南晚意的动作让陆向阳一愣。

她是聋哑人?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