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我纨绔皇子开局冷宫苏醒全文小说楚嬴容妃翠香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02

我纨绔皇子开局冷宫苏醒全文小说楚嬴容妃翠香免费阅读

“楚嬴,你不要走,你走了,为娘可怎么活,呜呜……”

黑暗中,幽幽的哭泣声在楚嬴耳畔响起,如杜鹃啼血,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

谁在说话?

我不是死了吗?

还有,这个娘是怎么回事?

他生前就是因为没有父母,才会无所顾忌,加入最危险的特种兵行列。

难道……

他突然一个激灵,像溺水垂死的人,终于浮出水面,意识瞬间清醒。

“我没有死?!”

楚嬴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略有破败,明显是古建筑的房子。

紧接着,一股浓烈的中药味钻入鼻孔。

这气味就像药引,直冲脑门。

楚嬴只觉得轰的一下,脑海里直接炸了锅。

各种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纷纷钻进来,塞得整个脑袋像要爆炸一般。

“啊!好痛……”

他忽然双手抱头,一边忍受着痛苦,一边消化这些记忆。

原来,自己竟穿越了。

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原来的华夏特种兵楚嬴,而是楚国的大皇子,今年二十岁,比太子大不到一个月。

这个楚国,自然不是他前世古代的那个楚国。

而是属于另一个时空,政体类似于明代。

但,发展水平却落后很多。

换作一般人,骤然穿越成皇子,肯定会欣喜若狂。

可此刻,楚嬴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只因不是皇后所生,他从小就为宫里所不喜。

十多年前,更因母族被诬陷造反,受到牵连,母亲容妃和他一起被打入冷宫。

至今,已超过十年。

这些年来,母子二人可谓受尽欺凌。

撇开宫里的贵人故意找茬不算,就连一般的丫鬟太监,也敢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

甚至最近,原本还算健康的楚嬴,忽然病倒,这其中,未必就没人暗中动手脚的嫌疑。

如果不是地球的楚嬴穿越过来,这位楚国大皇子,早已死得不能再死。

试问,这样险恶的环境,又有几人能高兴得起来?

“楚嬴,你……你真的醒了!咳咳……”

正当楚嬴梳理着记忆的时候,一个女人冲上来,死死将她抱住。

滚滚泪水,滴落在他的脸上,声音因激动而变形:

“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五天五夜,连太医都说……”

她哽咽着,再次咳嗽几声:“咳咳……好在,你总算挺过来了,谢天谢地,真是谢天谢地!”

感受着脸上的温热,楚嬴知道,眼前的女人是发自真心的关心自己。

“多谢母……母妃关心,孩儿这些天,让母妃担心了。”

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母亲容妃。

楚嬴反抱住她的时候,触手所及,是一具干廋孱弱的身躯。

多年的冷宫生涯,让这个原本养尊处优的女人,再不覆往日的珠圆玉润和光鲜亮丽。

她有着焦黄的头发,随意盘成发髻,用一只木钗插着。

深陷的眼窝和蜡黄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有种病态的虚弱。

才四十出头的年纪,身上却已经充满了迟暮的气息。

她确实有病,是一种沉疴顽疾。

自从搬进这座冷宫一年之后,这种病便像跗骨之蛆,一直折磨着她。

或许是受前身记忆的影响,楚嬴心底忽然涌起深深的自责和心酸。

说起来,眼前女人遭遇的一切,和他关系很大。

正因为前身出生太早,抢在了太子前面,才害了她。

若前身不是大皇子的身份,又或是稍微有一些本事,眼前自己名义上的母亲,也不至于遭受这么多苦难。

还好,如今自己穿越过来。

既然他已经得到了别人儿子的身体,那么以后,就当由他接受一切因果!

报答母亲,改变母子二人的处境!

楚嬴握紧拳头,暗暗发誓。

容妃并不知道儿子已经变了,她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松开双手,坐在床沿上笑道:

“不担心,只要嬴儿没事就好。”

眼看楚嬴皱起鼻头,她看了眼墙角碳炉上,冒着白雾的药罐,笑着解释道:

“那是娘为你煎的药,咳咳……正好你醒了,不如先喝一碗。”

她说着便站起来,忽然以手扶额,身体也跟着晃动了几下。

“母妃,你没事吧?!”

楚嬴骇然失色,掀开被子,伸手想去搀扶。

容妃摆摆手,虚弱地道:“咳咳,我没事,只是有些疲倦……你大病初愈,不宜下床,乖乖坐好就是……等喝了药,娘再给你热点饭菜。”

楚嬴这才注意到,桌子上放了好几盘饭菜,没有一点热气。

想来,是对方太担心自己,也连着几顿没吃饭。

这一秒。

楚嬴内心最柔弱的一点,被狠狠揪住!

“母妃,一会儿多热一点。”

“好好好,看来嬴儿是饿坏了。”容妃笑道。

“不是,儿臣是想请母妃也吃一点。”

容妃拿碗的手忽的一停,两行泪水又流下来。

尽管已是冬日年后,心里却暖融融的,抿唇点头:“放心,娘肯定会吃的,娘要是不吃饱,怎么有力气照顾嬴儿。”

“母妃无需多虑,儿臣已经长大了,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楚嬴这话,让容妃再次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好好,娘忽然发现,嬴儿真的长大了。”

以往的楚嬴,因为在冷宫长大,从小受尽欺凌,骨子里刻着深深的懦弱和自卑。

不仅是个闷葫芦,更不会在容妃面前,说这样有志气的话。

容妃却没觉得奇怪,只当他大病一场,突然开窍了。

毕竟,苦难是使人成熟的最好催化剂。

就在容妃俯身准备端药罐时,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

一股冷风,裹挟着雪花凶猛地冲进来。

本就体弱多病的容妃,受这一激,又开始猛烈咳嗽起来。

两母子一抬头,看到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宫女,盛气凌人地踏进房间。

和她身上崭新的缎子襦袄一比,容妃的穿着,无疑要寒酸的多。

就连一个普通宫女,也比自己母子待遇好得多吗?

这一刻,对于自身的处境,楚嬴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容妃,瑨妃娘娘让我来传话,让你浆洗的衣物,洗完没有?”

三角眼宫女一开口,毫无上下尊卑之念,一副颐指气使的口吻:

“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没洗完,你们两母子今天都别想好过!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