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10101大结局小说林子兮叶粲林子兮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08

10101大结局小说林子兮叶粲林子兮全文阅读

叶粲虽然活着,可是情况却很危急。

听医生说他要是今晚醒不过来,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爸妈劝我回去休息,可我都听不见了,满脑子只有那句“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要等,要等到他醒过来。

监护室外,警察和叶家父母交谈。

“此次事故查清了,肇事者是之前买凶杀人案件嫌疑人的儿子,三十岁,吃喝嫖赌不学无术。”

我心里一动,呆呆地抬头看过去。

警察还在说:“买凶杀人案件的嫌疑人缉拿归案后,肇事者就断了经济来源,因此对叶先生怀恨在心。为了这次事故,他筹划了很久,也等了很久。”

“前几天叶先生与林女士一起回来,正好被他跟踪发现,就有了这次事故。”

……所以,这次车祸不是意外?

警察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对,不是意外,是人为。”

“凭什么,凭什么!”我本就刚醒,没有多少力气,此刻声嘶力竭地喊着,竟也喊不出多大声,“他妈妈害死了我的小宝,他要来害死叶粲,他们凭什么这么做!”

警察沉默,目露同情地看着我。

叶母早已泣不成声,此刻干脆抱住了我,说:“兮兮啊,你冷静,叶粲现在生死未卜,你不能再出事了啊……”

叶粲,是啊,叶粲现在生死未卜。

我不能再出事了。

我还要守着,守着他醒过来。

想到这些,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到底刚出了车祸,我没能守多久,就晕了过去。

到第二次醒来时,我照旧想去ICU守着,却听我爸妈说他已经醒了。

醒了?醒了是好事啊。

我挣扎着起来,想去看他。

我爸妈扶着我,连忙起身扶我。

我妈说:“兮兮,叶粲现在醒了,也就没有多大事了,不如你先养好身体,别再动来动去的了,容易留下病根。”

“好。”我满口答应,“我去看叶粲一眼就回来休息,就一眼。”

毕竟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的伤,我要亲眼确认他平安。

我爸说:“兮兮,叶粲已经睡下了。他受了重伤,体虚得很,你就别去打扰他了吧。”

“没事,我不打扰他。”我说,“我就看一眼,只一眼,让我确认他还好好活着。”

我自认这个理由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可我妈却突然握紧了我的手,叫我:“兮兮……”

只两个字,我在里面听到了哭腔。

心里猛地一沉,我惊恐地抬头看她:“发生什么了?叶粲怎么了?”

我妈摇摇头,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我脑子一空,茫然地看向我爸。

叶粲怎么了?

我妈怎么就哭了?

我跳海时她还很讨厌叶粲来着,怎么现在就哭了?

她不是为叶粲哭吧?

肯定不是。

她那么讨厌叶粲,怎么会为他哭呢?

视线被泪水逐渐模糊,我看不清我爸的脸了。

但还是能听见我爸说:“叶粲那小子,忘记你了。”

“啊?”我茫然,“什么叫,忘记我了?”

我妈哭着说:“叶粲那家伙,记得所有人,却独独忘记了你!”

独独忘记了我?

全身的疼痛仿佛都在这一刻加剧,连着心脏一起,疼得我几乎要流泪。

“这是,好事啊……”我轻轻地说,“他忘了我,多好的事啊……”

从此,他不会再来纠缠我,不会再有机会伤害我,也不会……再爱我。

他终于可以真正地放过我了。

同理,我也会放过他。

我们再也不会彼此折磨了。

我一直想要的,如今实现了。

我不明白,这么好的事情,我妈为什么要哭。

她握住我的手,拼命地摇头。

她的手在我脸上用力地擦着,擦得我脸上生疼,还湿漉漉的。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擦我的脸。

但这个不重要了,我握住妈妈的手,说:“让我去见见他吧,我们还没有离婚,还算夫妻。”

是的,我们还没离婚,还算夫妻。作为妻子,关心丈夫是天经地义,何况他还救了我一命。

最终,我爸妈还是没拗过我,再次借来轮椅,带我去了叶粲的病房。

叶粲醒了,经过观察确认后,转入了普通病房。

我被爸妈推到病房门口,敲了门。

是叶母来开的门。

她看见我后愣了愣,眼底浮现出水光,笑着:“兮兮来了啊,快,快进来。”

于是我进去了。

叶粲躺在病床上,看起来伤得很重,只有个脖子能动。

听见动静,他转过头来看我,神色懒懒的,算不上温柔,也没有恨意,简简单单,毫不复杂。

是啊,现在我们是陌生人,他看我的眼神怎么会复杂。

叶父不在病房里,估计是在公司事多。

叶母热切道:“叶粲,你看谁来了?是兮兮啊。”

叶粲看着我,挑了挑眉,淡淡地开口,声音嘶哑:“兮兮……我妻子?”

他口中说着我的身份,神色却很淡,就好像对一切都不在意。

病房里顿时一静。

叶母仍在说:“是啊,你妻子,你们都是彼此的初恋,在一起十几年了。”

我知道她还想撮合我们,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仍认我这个儿媳,我很感动。

可是……我和叶粲终究是要离婚的。

我向叶母伸手,挤出一个笑:“妈。”

叶母连忙来握住我的手,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想和叶粲单独聊聊,叶母同意了,和我爸妈一块儿出去。

顿时,病房里只剩下我和叶粲。

我坐在病床边,叶粲看着我,问:“我们很相爱?”

“……”我没看他,颤着手去拿放在床头柜的苹果和水果刀,平静地说,“那是装的。”

叶粲没说话。

拿到了苹果和水果刀,我就低头削皮,依旧不看他。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叶粲住院过一次。

那一次,我还年少,十指不沾阳春水,连给他削个苹果皮都削不好。

最后苹果皮削完了,苹果也氧化得黄不拉几的,丑得要命。

那会儿叶粲就笑我,说我苹果也不会削。

我气得涨红了脸。

他又说,没事,他就爱吃这种肉没剩多少,还氧化得差不多的苹果。

我又好笑又好气,最后赌气,说下回我一定会给他削一个完美的苹果。

结果,到他出院,我也没削出一个好苹果。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