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病娇王爷掌心宠妃免费小说_晏南柯宫祀绝全文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12

病娇王爷掌心宠妃免费小说_晏南柯宫祀绝全文阅读

粥,她送的?

她记性好的很,从来没有给宫祀绝送过什么粥。

而宫祀绝又不可能平白无故这么说,所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晏南柯眼底流光一转,她忽然用力挣了一下,抱住宫祀绝的腰。

感觉到男人的动作顿了顿,她趁机道:“那粥有毒对不对,王爷以为毒是我下的?”

听到她这么说,宫祀绝眼神之内的冷意凝结,他抬起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从怀中抬起头看他。

“你想,要我的命?”

晏南柯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忙了这么多天,以为有些事情只要自己不做,就不会发生。

都怪她大意了,没有料到下毒一事会再次出现。

这几天稍微松懈一点儿,就有人见缝插针,不想让她好过。

晏南柯抓住他的手腕,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

而是十分着急的问他:“那粥你吃了没有?快吐出来,我去给你找一些生牛乳去漱口!”

见她惊慌失措,一双眼睛里饱含担忧的模样,宫祀绝的面上露出一抹疑惑。

他没有让她离开自己身边,而是嘲讽道:“你想杀我,为何还装作关心我?”

晏南柯气的眼睛都红了,“我想杀你?”

她怒极反笑,用尽全力挣脱,然后反手将他按在自己身下。

晏南柯居高临下的盯着宫祀绝,语气之内透着郑重之意:“那好,我也告诉你,你宫祀绝从始至终都是我的男人,你这一生一世,永生永世,都摆脱不掉我,若你敢负我,上黄泉下碧落,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说着又气又急的话,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双手用力抓着他的衣袍,反过来把他死死压制住。

宫祀绝却没有动,像是有些不敢置信。

晏南柯低下头,学着小人书的那些图,吻了吻宫祀绝的唇,“你若死,我陪你一起死,懂了吗?”

她这话说的颇有气势,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

宫祀绝的眼神之内,仿佛有惊涛骇浪在涌动着。

他将面前这女人拉近,然后仿佛要将她吞吃入腹一般跻身而上。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抚平他心灵的满足感。

“别担心,那粥,我并没有吃。”

晏南柯气的不轻,用力锤了他胸口两拳。

面对一个武功高手的两下重拳,即便是强大如宫祀绝,也差点儿吐血。

一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晏南柯才从书房之内走出来。

她神采飞扬,并没有半点儿萎靡不振的情绪。

面容颇为红润,甚是容光焕发。

风花早就等在外面,见到王妃出来,立刻上前道:“王妃,您没事吧,昨晚……”

她几乎一夜没睡,担心了整宿。

这几天府中气氛怪异,王爷情绪不稳,再加上以往的那些传言,小丫鬟当真怕自家主子吃亏。

青竹从后面走过来,小声对风花道:“我看,吃亏的可不是你家王妃。”

风花白了他一眼,一脸的不高兴,“便宜都被你家王爷占了,这几天王妃为了哄他开心想尽办法,结果一回来就对我家王妃摆脸色,我这个做奴婢的都看不下去了!”

青竹突然看到了什么,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恭敬对晏南柯身后的方向行礼。

宫祀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门口,他眉目清明,披散的长发很是随意,让他犹如坠入凡尘的谪仙。

风花自知自己说了错话,立刻俯身跪下。

宫祀绝并没有将小丫鬟的话放在心里,而是对晏南柯道:“阿柯,这几天让你受委屈了。”

晏南柯笑了笑,哪怕是天上的霞光都没她的笑容耀眼:“要不这几天我将床搬到书房来?”

宫祀绝微微怔了怔,随后正色道:“不必,将主卧的床换一张大的,青竹,你一会儿找时间将书房修缮一番。”

“啊?是!”

青竹一脸茫然。

显然还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到王爷和王妃离开以后,这才看到里面一片狼藉的模样,到处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书籍。

而在幔帐后方的那张软塌,此时已经坍塌,变成了一副残垣断壁的景象……

他的眼睛瞪得滚圆,惊讶的合不拢嘴。

王爷和王妃,真是精力充沛,激烈万分!

晏南柯回到正殿,二话没说让人就把雪月带了过来。

宫祀绝为了避嫌,则并没有在场旁观,而是坐在另外一侧的小屋子里听审。

昨天那粥是谁送过去的,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清楚,是晏南柯身边的大丫鬟雪月所为。

也正因为这个雪月平日里颇得晏南柯重视,才会令他误断此事。

晏南柯坐在正上方的太师椅上,眼角眉梢透着几分冰冷情绪。

雪月做什么,她都可以容忍,但是这一次,却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这辈子,她最大的逆鳞便是宫祀绝和整个晏家,任何有胆子去碰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雪月被人压着跪在地上。

不过她好像知道晏南柯为何抓她,脸上没有露出丁点儿焦急害怕的情绪。

晏南柯从上方瞧着她,一只手轻轻撑着下巴回忆。

上一世这主意就是雪月给她出的,她当时觉得还挺好,就让她全权去办。

她也记得雪月第一次动手的契机也是一碗燕窝粥。

那时候,她没有阻拦,因为已经对宫祀绝恨的头脑发昏。

现如今回想起来,那可能是她做过的一件,最大的错事。

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悔改的机会,她怎会不珍惜。

“雪月,你可知罪?”

雪月愣住,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晏南柯。

“雪月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还请王妃说明。”

“本妃已经安排人检验过,你送给王爷喝的燕窝粥里面,藏有慢性剧毒。”

晏南柯声音冰冷,目光审视的看着她,嘴角轻轻动了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雪月咬了咬牙,低头在地上重重磕了下去,直到额头出现一个明显的红印。

“奴婢所作所为,全部都是为了王妃,如果这也算错的话,那奴婢万死不辞。”

雪月闭上眼,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

她说的如此大义,不过是想打动晏南柯的心,让她护着她,认同她所做的事。

晏南柯哪里不明白她的小心思,嘴角勾起,冷哼了一声,“为我好?我看,你这是为了你自己好吧!”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