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太子妃沈昭昭》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17

《重生太子妃沈昭昭》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张静婉手臂被反折在背后,狼狈的趴在地上,自伤口流下的血糊了一地也不觉,惊恐而愤恨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沈昭昭。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沈昭昭回过神来时张静婉已被按在地上。

萧熠低声安抚道:“有我在,没人能伤你。”

沈昭昭不由看向他,剑眉斜飞入鬓,嘴唇薄削,微挑凤眼中隐含嗜血的邪魅,那是一张俊美却又锐利的脸庞,令初见之人心生畏惧。

可历经过前世再见萧熠,沈昭昭才明白他嗜血瞳仁下掩藏着怎样的守护与担当。

沈昭昭心中百感交集,满腔的话堵在喉间。

恍惚间,张静婉痛苦的哭泣和求饶飘进耳朵。

“殿下,臣女是冤枉的,给臣女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行刺您……殿下明鉴啊……”

张静婉哪能想到会没误伤了太子,听到“诛九族”几个字,一股发自内心深处无法抑制的恐惧令她抖若筛糠。

萧熠冷冷道:“带下去,回京交由三司。”

张静婉拼命在程箜手下挣扎:“殿下开恩,此事皆是臣女无心之失,与我父母家人无涉,请殿下不要牵连我家人,殿下,殿下……求您了殿下……”

萧熠脸色越来越阴沉,厉声对程箜道:“带下去!”

程箜揪起张静婉,正要往后院柴房去,忽听沈昭昭开口:“请殿下网开一面,饶过张家姐姐这次。”

张静婉一怔,随即愤恨道:“沈昭昭,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用你来假好心!”

沈昭昭眼中闪过狡黠,在众人或惊讶,或错愕的注视下幽幽道:“殿下,张家姐姐一时激愤,交由三司确实太重了些,我曾听张家姐姐提起张大人鞠躬尽瘁,是国之栋梁,殿下惜才,又怎么忍心因张家姐姐品行不端而伤了良才。”

一番话审时度势,鞭辟入里,在场众人皆有些惊讶,竟没发现这一路上粗俗无比的药女还有这般胸襟与见识。

就连萧熠也微微侧目,疑惑道:“你果真如此想?”

沈昭昭点点头,话锋一转:“但张家姐姐的急性子确实要改改。”

“不如殿下致信一封给张大人说明原委,张大人治家有方,自会严加管教。如此既全了殿下爱才之心,也可保张大人脸面。”

萧熠看向沈昭昭,凌厉的目光柔和下来:“好,都由你。”

张静婉的父亲张仕忠官居正四品门下侍郎,是天子近臣。

若无必要,萧熠并不想与张仕忠结仇。

但他也不想如此轻而易举的放过张静婉。

萧熠沉声对程箜道:“将她与昨夜抓到的奸夫快马加鞭送回张府,一定提醒张大人,孤要他们活着悔过!

“**!沈昭昭,你这个**!我要杀了你……放开我……”张静婉就目眦欲裂的挣扎起来。

太子私信她父亲比令她下狱更可怕。

她父亲将仕途看得比天重,若是这事递达圣听,她父亲为了官声许是还会替她转圜。

若是萧熠私下授意,她父亲必会为了让萧熠满意而令她生不如死!

程箜急忙捂住她的嘴,将人拖了下去。

一直瑟缩在角落的刘嬷嬷看着张静婉被拖走的方向心里咯噔一下。

太子也太狠了些,这便是要让张家小娘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刘嬷嬷不由忐忑的看向沈昭昭,一时也看不透她是真的心软,还是故意为之。

但无论真相如何,她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乡间长大的丑陋药女。

刘嬷嬷正想的出神,忽闻萧熠道:“今日之事孤不想听到有人乱嚼舌根,嬷嬷若是约束不好下人,别怪孤不讲情面。”

萧熠的声音不高,却阴森冷清得如同冷飕飕的刀刃贴着脖颈划过。

刘嬷嬷只觉浑身的汗毛骤然竖起,激得头皮发麻,急忙跪倒在地,诚惶诚恐道:“老奴记下了,太子殿下请放心……”

萧熠遣散了众人转身要走。

沈昭昭却意外瞥见他衣袖下紧攥的右手已被鲜血染红。

眼前的猩红与前世满身血污依旧护在她身前催她快走的身影逐渐重合,刺得她眼底发酸。

沈昭昭的心被狠狠揪了一把,低声道:“伤的重吗?”

“无妨。”

萧熠素来不愿在人前显露自己的脆弱,受了多重的伤都是自己硬抗,并未将这点伤放在心上。

沈昭昭却拽住他的衣袖:“你等等,我房里有金疮药。”

沈昭昭不顾萧熠反对,将人硬拉到她房里,并未传随行医官,只吩咐侍女备了净水和干净的纱布。

太子受伤可大可小,少一人知道便少一分麻烦。

沈昭昭小心翼翼帮他清理伤口。

伤口狭长而深,被簪子划开的皮肉狰狞的翻向两侧,最深处几可见骨。

“疼吗?”沈昭昭轻吹伤口。

动作轻柔,似春日和煦温暖的清风,吹得萧熠头微痒,却嘴硬道:“小伤而已。”

沈昭昭撇撇嘴,就知道瞎逞强。

起身去柜子里翻出个桐木匣子,从里头取出一只巴掌大的素白瓷瓶:“这是我师傅亲自调的金疮药,只剩一瓶了,药效好的没话说。只要伤口不沾水,两三日便能愈合。”

她一边说,一边从瓷瓶里倒出药粉敷在萧熠的伤口上,揶揄道:“你真的去了河边?”

萧熠一怔。

沈昭昭:“都听到了?”

这自然指的是她羞辱赵崇焕的说辞。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都是我的真心话……”

萧熠身子一僵,眸色渐深,嘴唇开合了几次,却一句话也未能出口。

沈昭昭将手中纱布快速打了个漂亮的活结:“包好了。”

果断下了逐客令:“你早些休息。还有,你的侍卫怕是也在门外等急了。”

说着,促狭的朝紧闭的门口瞄了一眼。

正趴在门板上偷听的程簧和程箜急忙闪身躲开。

心中叫苦不迭,姑奶奶你继续,我们不急,真的不急!

…………

翌日早起,沈昭昭坐在铜镜前。

铜镜中的少女脸色枯黄,满是雀斑,两寸来长的棕褐色疤痕像蜈蚣一般自颧骨蜿蜒到唇边。

抛去这狰狞的疤痕,五官却极为精致。

内行人一瞧便知只需仔细调理一番,镜中的少女便是天人之姿。

可偏偏是这一道疤,彻底毁了整张脸,令人望而生厌,不愿多看一眼。

沈昭昭对着铜镜做了几个夸张表情,纤细的手指沿着疤痕边缘仔细摩挲。

疤痕粗粝异常,与旁边细腻光滑的肤感截然不同。

忽然,沈昭昭指尖一顿,用特制的小平铲小心翼翼翘开伤疤一角。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