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全文阅读 绝尘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20

开局被陷害,沦为废太子全文阅读 绝尘章节阅读

“周老头儿?”

眼前是十几间茅草屋,虽然素朴了些,但是被清扫的干干净净,也有一种文雅的感觉,倒也称不上简陋。

偶尔有几个小孩跑过,用奇怪的眼神瞥他几眼,也并不发问。

唉!

赵绝尘在心中感慨。

自己小时候好歹也是个太子,怎么就被扔到这来读书了呢!

“何人在此喧哗!”

一个粗布麻衣的老者出现在赵绝尘眼前。

白发白眉,虽是老迈,却有种正气凌然的气质。

“若有再犯,罚!”

还不待他说话,老者便厉声喝道。

见不是熟悉面孔,赵绝尘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这,就是来自童年阴影的力量么?

“田老头,啊不不不,田夫子,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太…我是小绝尘呀!”

赵绝尘刚想摆谱,结果刚刚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这个牌面了。

惨啊…

他无意中向旁边一瞥,猛然看见一边的石桌上,摆着一张木制棋盘。

这下,倒是给他激动地够呛。

田老爷子酷爱下棋,当时还教过赵绝尘围棋之理。

可惜当时赵绝尘只是个满脑子想着泡妞的小屁孩,哪听得进去这个。

原来的赵绝尘不会,我会啊!

他两步窜到石桌旁,定睛一看。

这一看,让他的脸上,一下子泛起了笑容。

“还不走!还要讨打!”

田夫子紧跟而来,举起戒尺,生怕赵绝尘弄坏了自己的宝贝棋盘。

“欸~”赵绝尘摆手,“田夫子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其实我在棋术方面,也是略有精通,如此简单的一局,我岂不是…”

哎呦!

手到擒来四个字还没出口,赵绝尘的头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

田夫子抚着手中的戒尺,在其后冷笑道:“夸海口,该打!”

赵绝尘差点被气笑了。

这老头儿,不相信人就算了,怎么这么喜欢打人呢。

他也不解释,从旁边的棋盒中捉起一颗子。

落子。

接着,有些挑衅的看着这位田夫子。

田夫子哪受得了这个,自己当初可是跟皇帝下过棋的人!

如今,怎么会怕这么个小毛孩子!

正想着,便同样想要捉棋。

“等等!”赵绝尘却在此时拦住了他,“我刚刚挨的那一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哦?”田夫子仍然板着个脸,“那你说,应该如何!”

赵绝尘的眼睛滴溜溜一转。

“我赢,我以后乖乖听话;您赢,您以后别再管我了,成么?”

“你!”田夫子刚想骂这个荒唐的说法,又顿了下来,“可以。”

这棋局自己研究了许久,仍旧无解。

凭这小子,做梦!

况且刚刚他已经行了一子,从这一子来看,无异于是一步送死的费棋。

看的出来,他根本不懂。

不过说起来,要是能靠打赌让这小子放乖巧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此处,田夫子便已经下好一子。

不过没过多久,他脸部的神色,更加僵硬起来。

赵绝尘的脸上,浮现出一阵得逞的微笑。

眼前这局棋,田夫子兴许不认得,但自己一定认得!

这就是武侠小说里,那个经典的珍珑棋局!

自己小时候还在少年宫上课的时候,老师就教给他们了这么一手。

没想到,在这地方碰上了!

啪。

又是一声落子。

田夫子的手颤颤巍巍的,在空中悬了不知多久,手上一抖,竟将旁边的棋盒砰洒在地。

“哎呀,老夫输了!”

田夫子一脸的不耐烦,一摆手让他快走。

“哼哼,田老头儿你也有今天!”赵绝尘直接从位置上窜了起来,“玩这东西,你能玩的过我?”

说着,就大跨步向着一旁走去。

突然,他犹如遭了雷击一般,愣在原地。

珍珑棋局!

他发疯似的两步又跑回棋盘前:“田夫子!”

这一声声音实在有点太大,田夫子手一抖,刚收好的棋子又洒落一地。

田夫子再次举起戒尺…

“您随便怎么打我吧,只要告诉我一件事就成!”

“什么事?”

看着整日没个正弦的太子如今认真的样子,田夫子也有些好奇。

“刚刚的那个棋局,您是在哪看的!”

赵绝尘急切的问道。

珍珑棋局,金庸小说中的产物。

不少大师看了这小说之后,才摆出了这局看起玄妙的棋。

在这之前,压根没这东西!

而且这棋虽然看起来难破,但在实战中,却是很难摆出。

别说是没有这种巧合,谁下棋会把棋子走的这么规则!

说到此处,田老头便得意起来。

“此乃圣人所遗!”

此时的赵绝尘,才从田老头的口中,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原来在陈国兴国之初,天降了一位奇才。

他不但留下各种奇怪的图纸,还留下了这局棋,等待后人破解。

转眼间,图纸已经不知道流落何处,棋局却在这里留存下来。

听到这里,赵绝尘忍不住心头一喜。

看来在自己之前,也许有未来人穿越来过这个地方!

如果能继续这样寻找着各种蛛丝马迹,

赵绝尘正想着,却被旁边茅屋里一阵熟悉的读书声打断了思路。。

“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诸侯......”

旁边的一处茅屋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正在讲书。

这声音,有些熟悉。

“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诸侯;慎静而尚宽,强毅以与人,博学以知服;近文章砥厉廉隅;虽分国如锱铢,不臣不仕!”

赵绝尘一边朗声背出后面的语句,一边踱步到了茅屋的门口。

屋中好几个小孩,正愣愣的看着他。

安雅书苑一般是收些童子生,书苑中的夫子也尽是些老头,少有年轻人往来。

怎么今天,竟来了这么个服饰华丽的少爷!

讲台前的胖老头儿却是并不意外,笑哈哈的摸了把自己已经发白的络腮胡。

“原来是小绝尘,快进快进!”

这气度,似乎跟刚刚在院中喝令赵绝尘的白胡子老头儿完全不同。

赵绝尘的脸上也泛起微笑,向着眼前的老头施了一礼。

“弟子赵绝尘,见过周老夫子了。”

“周老头儿,我有什么话,就敞开说了。”

一处竹屋里,赵绝尘和刚刚那胖老头对坐而饮。

“殿下但说无妨。”胖老头双眼含笑。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