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绝色狂妃不好惹》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23

《绝色狂妃不好惹》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苏槿赶忙把玉佩藏了起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送走了这尊大佛再研究也不迟。

夜渐深,睡意渐渐将意识夺走。

再睁开眼已是第二天,环视四周,没有任何那黑衣人来过的痕迹,这个辣鸡,好歹也救了他一命居然连个谢谢都不知道说,还指望能从他那混点银子呢,现在也没戏了。

还好,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

拿出藏好的玉佩,确定没被发现便松了口气。

已经一整天过去了,苏槿没吃没喝,和这个玉佩大眼瞪小眼了一天,尝试把它放在各个地方,却都一无所获。

她躺在床上正在思考还有没有其他的解锁方式,就听见窗户被推开的声音。转头一看,竟是昨夜救下那人。

“玉佩呢?”

“什么玉佩?”苏槿装傻,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人。

“我说你这人真奇怪,我好歹也算是你救命恩人,你就这态度?”人家古人不是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再问你一遍,玉佩呢?”

昨夜屋内的光很暗,看得不是很真,眼前的男人身着玄青色锦袍掩盖不住修长的身材,精致的五官是上天精心雕琢而成。

漆黑的双眸透着丝丝冷意,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廊更显造物主的厚待,清冷孤傲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势。

算是见过千万帅哥明星的苏槿也忍不住为这张颠倒众生的容颜咽了咽口水。

“我说了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小心我喊人了。”

苏槿的眼神有些飘忽,对于面前的人下意识有些害怕。

“那玉佩对我很重要,放在你手里对你没好处。”

对方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苏槿不乐意了。这算什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对你很重要,对我也很重要啊,你要是好说好商量还可以考虑考虑,就这?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才不给你呢。

“这位大哥,我真没看见你说的那玉佩,你这人讲不讲道理了还?”

苏槿这小暴脾气,把头转到一边,不想再理会眼前人。

男子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苏槿,好似要把她脸上看出来个洞一般。

她也知道就这样扣下似乎是有点不太妥当,等她研究清楚回去的办法,定当双手奉还。

苏槿在心中暗自默念道。

男子一步两步的向苏槿慢慢走近,两个人的距离不断缩短,中间只隔了一拳的距离,她能感受到对方眼中散发出的寒意,不由得心中害怕,却还要强装淡定。

到底还是抗住了对方施加来的压力。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空气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等等,等等,要不你和我说说那玉佩的来源,长的模样,我帮你留意留意。”苏槿一把把人推开,向后退了几步说道。

“希望你记住今日所说的话,那玉佩,我定会找到。”

绝尘的身影从窗外直接离去,苏槿长舒了一口气。

再也不乱救人了,太可怕了。

走出屋子,微风拂面。

把玉佩放在阳光下,阳光无法刺穿玉佩,树叶斑驳的光影落在手上,无端让思绪漂浮。

“这男人空有一幅好皮囊,没有礼貌不知感恩,过分。”

究竟怎么回去呢?

一个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大小姐,晚上家宴,仲清公子会来,梅夫人特意让奴婢给您送的衣裳和首饰。”

“放那吧。”

女主言语清冷,神色淡然,只看着自己面前的杯盏,一个眼神都没给浣月。

“还请大小姐务必准时出席。”浣月说完敷衍地福身离去。

苏槿快速地在脑海中回忆仲清这个名字,未曾理会浣月。

把衣服拿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用雨丝锦做好的成衣。

上官仲清,上官家主的嫡子,苏槿的舅舅家的哥哥,她的表哥,对前主一向十分照顾。

就算上官清漪已经去世,苏武那老匹夫也不敢得罪上官家,怪不得梅夫人对他的到来如此重视。

平日里一向克扣苏槿,这次竟这么大方。

“事物反常必有妖啊,这样好的绸缎,穿在我身上实在有点可惜。”

苏槿心思一动,若不借此机会唱一出好戏,倒是叫他们白忙活了。

灯火阑珊,上官仲清到相府时已是天色大黑。

苏武面上带笑伴着上官仲清来到了正厅,屋子里早已准备好了酒菜。

“相爷,阿槿呢?怎么不见她。”

“阿槿应该还在梳妆吧,女孩子家都是这样。”

苏武一幅很了解苏槿的样子,温柔未达眼底,笑着道。

两人刚落座,梅夫人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苏奕泽和苏兰出现在了正厅。

“仲清公子,你们两个还不快见过表哥。”

两人纷纷见礼,上官仲清不过淡淡地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屋子里气氛尴尬,“仲清哥哥,许久未见怎么瘦了这么多。”

“苏兰妹妹倒是没有上次清减了啊。”仲清并不买账,语气中的嫌弃毫不遮掩。

苏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只听一个轻快的笑声从门口传来,“兰儿妹妹最近禁足,未曾运动,丰腴些再所难免,表哥莫要打趣了。

苏槿看着眼前的人,公子如玉,清风霁月,不过如此,比起记忆中的人更加鲜活。

“阿槿,好久不见。”上官仲清看着对面的人笑颜如嫣的走来,也觉得自己一向疼爱的表妹比从前记忆中的更鲜活,更开朗了,这是好事。

不过,再一看苏槿的这衣服,还是去年的款式,上官家是做生意的,一眼就看出来她穿的布料是浣花锦。

锦面是用白色与花色的线组合而成,形成色白相间,本应明亮如丝丝条,却而这衣服却明显暗淡无光,无疑是洗涤次数过多的结果。

其余几人看着苏槿这身打扮,面色都不好看。

上官仲清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寒意。

“槿姐姐,你怎么穿这衣裳出来了,母亲不是给你刚做了衣裳吗?”那锦缎苏兰想要,梅夫人都没给,这小贱人竟然在这卖惨,实在可恶。

“是啊,阿槿,若是你觉得不合适可以和姨娘说啊,怎么就穿这个出来了。”

苏槿听了这话,把刚刚的笑颜变化成了一幅委屈的神情,“姨娘和妹妹误会了,那衣裳很好也很漂亮,不过阿槿试穿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一个大口子,来不及补,只能穿别的了。”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