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爆款小说玛卡巴卡会魔法《绝色狂妃不好惹》在线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09-23

    爆款小说玛卡巴卡会魔法《绝色狂妃不好惹》在线阅读

苏槿只觉得脸上灼热,捏紧的指甲快要嵌入掌心,缓步向前,“父亲只知我打了她,可知所谓何事?”

未等苏武开口,她便紧接着道,

“女儿前些日子落水想必父亲也听说了,兰妹妹来到我院子内大声叫嚷,打搅病人清净,吵到女儿到没什么,知道的是妹妹关心阿槿,若不知道的还以为兰妹妹是不知礼的。”

“家中没有主母,身为长姐本就有教育庶妹的职责,兰妹妹的这番作为,阿槿代为管教,难不成父亲觉得女儿是有错的?”

慢慢绕道苏兰身后,苏槿特意做出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不过是说了兰妹妹几句,妹妹就出言顶撞,辱骂阿槿,成何体统?”

梅夫人在一边听着小贱人说她女儿没教养的话气的牙痒痒,脸色铁青。

苏槿望向梅夫人,生生地挤出两人几滴眼泪,好似受了天大的误解和委屈。

“再者,女儿们都尚在闺阁之中,长幼尊卑都不懂,一个巴掌而已,放任如此,待他日出门也是如此岂不是丢了我苏家的脸?”

苏槿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道清了因果,无论是站在哪个角度都让人挑不出错来。

苏兰的性格他知道,加上苏槿的解释,更是让人无可挑剔。

可苏武心里的怒火并未因苏槿的话慢慢消散,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一股炎热的夏天带来的焖燥之感随即涌上心头。

“兰儿?你怎么说?”苏武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问道。

“姐姐说得是,是…兰儿不应该去看望姐姐的。爹爹,兰儿....”苏兰继续以退为进想要塑造委屈的形象。

“好了!都是亲姐妹,闹成得这么难看,传出去成何体统,你们两个三天之内谁都不许出门!”

许久没见苏槿,眉目之间的高傲从容像极了上官清漪的模样,苏武越看越是心烦,发落完两人直接甩开衣袍大步离去。

苏槿虽然也被罚了但是却不在乎,打了苏兰还能全身而退,就目前而言已经不错了,伸了个懒腰,只觉得身心舒畅。

这一局苏槿是赢了的。

夜晚府中一片寂静,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房间内的灯光有一丝昏暗。

苏槿躺在床上翻阅着龙渊历志,打算补充一下脑海中基础知识的空白。

龙渊这个国家正处于一个看似太平,当今圣上年过五十身体日渐虚弱,膝下共皇子六个公主三个,成年皇子四个,朝堂怕是不会平静...

正想着如今的局势只听见外面似乎有什么响动,打开房门,竟是一个受伤的男子在地上倒着。

苏槿强忍心中的害怕,走上前看了看,虽然此人已经昏迷,若是被人看到有人夜闯她的院落...就看到远处有人举着火把向这边来。

这个年代女子的闺誉大过天的,她可不想背上这种骂名。

男子身上尽是血迹,一身暗紫色的锦袍上绣着祥云暗纹在幽暗的月光下看得清楚,腰间系着的羊脂白玉成色透彻价值不菲,此人怕是身份不一般。

不对!这玉?

苏槿睁大眼睛凑近仔细一看,这不是那古玩店的那玉吗?

闺誉事小,穿越事大。

心下有了决定,不敢再犹豫。

“嘶——”地上的人感觉到了拉扯不由出声。

张望着确定旁边没人看见,迅速将人拖进了房间里放在了地上。

“刺客,刺客就在这里,”

雪落轩外,

管家苏程贵带着人堵在门口,准备搜查。

“大小姐,刺客往这个方向来了,您可有看到?”

丹橘先是听到了声音,迅速地披了衣裳出来,拦在了院子门前不让人上前一步。

“我家小姐已经就寝,尔等抓刺客跑到这里来做甚!”

“担心大小姐的安危,丹橘姑娘见谅。”苏成贵挥了挥手示意府兵,“进去搜!”

只听见清脆的嘲讽伴随着开门的声响,“丹橘,退下,苏管家也是一片好心,怎可如此无礼?”

“小姐!他…”

“苏管家,这是怎么了?”

好似睡眼惺忪,慵懒的语调、高昂的头颅自生着一股逼人的贵气。

“有人看见贼人向雪落轩的方向来了,为了大小姐的安危,请让我们进去。”

苏程贵拱了拱手,直接作势欲带人往雪落轩的院子里进。

还没等跨入半步就听苏槿的声音再次响起:“怎的?苏管家这是不曾把我放在眼里啊。”

“小姐这是何意?”苏程贵被突如其来的变脸吓了一跳。

“你们可有搜过其他人的院子?”

“未曾。”

“好啊,这么大的宰相府单单搜我一人的院子,可真难为你们了。”

“好歹我也是未出阁的宰相府大小姐,深夜被你们搜了院子我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既然你们这般担心,今夜就在此守着!谁敢离开,就是擅离职守!”

铿锵有力的话语震得外面的人一愣,这还是当初那个怯懦柔弱的大小姐吗?他们似乎看到了过世夫人的影子。

还未等反应过来一大群男人便灰溜溜地被赶了出来。

“苏管家...还...搜吗?”

“搜个屁!”

苏程贵憋气极了,双手握拳紧紧地攥着,这笔账他记下了。

一群大男人面面相觑,动也不敢动。苏槿悄悄打了一盆水,将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伤口简单的擦拭干净把金疮药涂抹在其伤口处。

曾经的苏槿软弱可欺,明里暗里身上没少受伤,是以金疮药倒是成了常备的。

清洗干净了的脸庞没有了血渍棱角分明,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又长又密的睫毛有一丝颤抖显示出昏迷者的不安。

苏槿迅速的把那玉佩解了下来,放在了手中仔细端详,色泽温润透着丝丝凉意,质地细腻如羊脂,在烛光的照耀下越发显得雪白纯净。

玉的背面雕刻了一个小小的福豆,再无其他。

苏槿将玉佩高高举起,可是玉佩却并无任何动静。

“哎,你怎么才能把我带回去呢?”回应她的只有空气。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