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姜宁靳时琛靳少的影后甜妻全文全章节姜宁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10-01

姜宁靳时琛靳少的影后甜妻全文全章节姜宁小说阅读

今天晚上,她本来还想回去好好看看剧本的。

明天就要拍整部剧最高潮的几个情节了。

而她又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总觉得对角色的情绪理解不够到位,所以打算今天晚上回去再钻研一下。

她本来以为按照靳时琛的繁忙程度,不可能在这边呆太久。

没想到,他竟然还在。

“你晚上有事儿?”看到姜宁这表情,靳时琛皱眉。

姜宁摇了摇头,“也没有安排,原本想看剧本的。”

“晚饭之后再看。”靳时琛说,“先去吃饭。”

姜宁点头答应下来。这种时候,她好像也没什么拒绝的权利了。

姜宁和靳时琛一块儿走出了化妆间。

好巧不巧,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了白杉博。

白杉博瞧见靳时琛从姜宁的化妆间走出来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对上白杉博这样的眼神,姜宁也有些不自在。

她和靳时琛站在一起,别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潜规则,这个她猜得到。

“下戏了?”靳时琛跟白杉博似乎是认识的,竟然主动和他说起了话。

白杉博有些沉不住气,到底是年龄小,这一路走得又比较顺,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了。

白杉博看了一眼姜宁,又看向靳时琛,开口问道:“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好好拍戏。”

靳时琛完全没有回答白杉博问题的意思,丢下这句话之后,就拉着姜宁走了。

白杉博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去的背影,脸色格外地难看。

**

姜宁和靳时琛一块儿上了车。

今天仍然是徐闻开车的。

上车之后,姜宁拿出手机给徐窍发了一条短信。

徐窍原本还说等她一块儿回酒店,看来今天是回不成了。

给徐窍发完短信之后,姜宁收起了手机。

她刚收起手机,就听到了靳时琛的声音:“你和白杉博很熟?”

姜宁:“不算熟,刚刚认识。”

靳时琛:“嗯,不要和他走太近。”

姜宁:“……好。”

对于这种话,她能做的就是答应。

反抗他的代价太大也太麻烦,她不想挑战。

………

徐闻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家中餐厅。

车停在餐厅门口,靳时琛和姜宁两个人先后下了车。

一进到餐厅内,便有服务生带着他们去了包厢。

推开包厢的门走进去之后,姜宁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孟知易和希施也在。

姜宁最先看到的是希施。

今天希施比她走得早,姜宁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想想今天早上在希施身上看到的那些痕迹,姜宁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孟知易。

希施之前就知道,姜宁能取代苏烟出现在剧组,绝对是有后台的。

不过,她想过无数种可能,万万没想到,姜宁的后台竟然是靳时琛——

“坐。”靳时琛见姜宁站着不动,便抬起手来推了推她的肩膀。

姜宁回过神来应了一句,拉开凳子在里头坐了下来。

等姜宁坐下来之后,靳时琛坐到了她的身边。

“孟知易,之前见过吧。”靳时琛为姜宁介绍了一下对面的人。

姜宁点了点头,她看向孟知易,落落大方地和他打招呼:“孟总您好。”

孟知易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微笑,单看他笑起来的样子,完全可以用姜文尔雅来形容。

姜宁甚至都没办法把希施身上的那些痕迹和他联系到一起。

“你好。”孟知易也笑着,“不简单啊,跟时琛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在一个剧组探班这么长时间,看来你对他很特别。”

听到孟知易这么说,姜宁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茬。

什么话该接,什么话能接,她心里都有数。

孟知易见姜宁但笑不语的样子,心里头大概也知道靳时琛为什么会找上她了。

姜宁确实够聪明。

这类型,一看就是靳时琛会喜欢的。

在这种情景下和希施见面,姜宁觉得挺尴尬的。

她们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跟谁说话。

很快,服务生就来上菜了。

吃饭的时候,姜宁只象征性地动了动筷子。

对于她来说,餐桌上的氛围确实有些怪异了。

但是,她又不好说什么。

孟知易和希施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很微妙。

自打姜宁进来之后,她就没见过他们两个人说话。

若不是坐在一起,她甚至要以为他们是陌生人了。

然而,私下却——

不过这事儿也不奇怪,这个圈子里头,类似的事儿应该还挺多的。

毕竟,有些关系被摆上台面之后,真的会闹得尴尬。

**

一顿饭吃下来,基本上都是靳时琛和孟知易两个人在聊。

他们这种身份的男人在一起,聊的话题无非就是投资、经济形势。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慈善。

他们这种人,或多或少都要做些慈善。

他们两个人聊着似乎出现了意见上的分歧。

靳时琛停下来,看向了姜宁:“你觉得一对一和慈善组织哪个可行性更高?”

靳时琛这问题一问出来,在场的人都惊讶了一下。

包括姜宁自己在内。孟知易不知道姜宁过往的经历,只当她是个普通的女艺人。

听到靳时琛这么问姜宁,他自然是惊讶的。

姜宁虽然惊讶,但是,听完靳时琛的问题,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分析起专业问题之后,姜宁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她说:“从投资回报率来看,把钱捐给慈善组织能得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同样是十万元,一对一资助时可能只够一个重症病人一个月的治疗费,如果捐给慈善组织,十万大概可以让一个希望小学的学生所接受的教育提高一个档次。”

说到这里,姜宁停顿了一下,“效率最大化,是所有投资行为的最终目的,慈善本身也是一种投资。”

孟知易显然是没有料到姜宁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听完姜宁的话之后,孟知易拍了拍手。

他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懂经济学。”

“她当然懂。”靳时琛的语气似乎带了几分骄傲。

说完这句话以后,靳时琛抬起胳膊来搂住了姜宁,然后看向孟知易:“她就是学经济学的。”

孟知易笑:“哦?那进娱乐圈可真是屈才了。要不要考虑一下来我这边工作?”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