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章节)江沉晚苏白洲锦衣卫-江沉晚苏白洲锦衣卫江沉晚苏白州在线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10-01

(全章节)江沉晚苏白洲锦衣卫-江沉晚苏白洲锦衣卫江沉晚苏白州在线阅读

  

入夜,两道黑影隐入夜色之中。

半晌,史部尚书地府的瓦檐上多了两个人影。

苏白洲朝卫沉晚打了个手势,她点点头,一个跳跃便进了偏殿。

而他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正殿。

半个时辰后,两个人回到了小院。

摘下面罩,苏白洲趁着月色看向卫沉晚,问:“可有听到什么?”

卫沉晚挥挥手,两人坐在石椅上,她道:“那李候是个淫官,我听见她夫人在屋中哭得伤心,说是他又去了百媚楼。”

闻言,苏白洲眸色一暗。

百媚楼,是城中唯一的青楼。

可月色下,卫沉晚的眼睛却忽的一亮,她问:“那种地方,我们进的去吗?”

苏白洲瞧着,心忽地一动。

他移开视线,轻咳了一声:“男人想进去很容易。”

那女孩瘪瘪嘴,显然是不满。

“但是要靠近李候,还是女人最合适。”苏白洲继续道。

“所以……你有办法了?”卫沉晚挑了挑眉。

只见对面端坐着的男人,眼底忽然划过什么。

……

“各位客官,接下来是我们百媚楼新来的姑娘,她啊,要给各位客官弹一首琵琶。”老鸨笑得花枝乱颤,走下台子。

那挂满红纱的台阶上方,倏地踏出一只纤细白嫩的足来。

而后,一只柔荑伸出纱帘,轻轻掀开,一个妖媚的女子就走出来。

她身着妖艳红裙,胸前绣着一朵绽开的芙蓉,双手拿着一把琵琶,施施然走到台中间。

犹抱琵琶半遮面。

苏白洲在台下看着,咽喉不自觉地咽了下。

那红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卫沉晚。

不知为何,他有些后悔让她以身犯险。

琵琶声起,台下一众人等逐渐陶醉。

苏白洲瞧着,心底无端升起烦躁。

她穿得暴露了些,是青楼女子的妆饰。

他也是男人,知道自己身边的男人都在看哪些地方。

明明两人刚刚认识,他心中这些情绪是怎么回事?

苏白洲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的视线偏了些。

……

不出所料的,卫沉晚被送进了史部尚书的厢房中。

苏白洲坐在隔壁的厢房中,一双鹰眉紧紧皱在一起,他手中攥着绣春刀。

他和卫沉晚说话,一旦有情况,立刻放出信号,他会马上接应她。

这百媚楼的厢房是隔音的,但若是动静太大,也可听到。

一刻钟……两刻钟……

苏白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需要这么久吗?

他想要一脚踢开那厢门,可又怕打乱计划,

苏白洲,什么时候会如此犹豫不决,婆婆妈妈?

他视线落在面前的酒桌上。

尽管告诉老嬷自己的身份,她还是准备了一壶酒。

他从不喝酒,但鬼使神差的,他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半壶酒下肚,苏白洲的眼前忽然出现一个身影。

那人一身白衣,一根白绸系起万根青丝。

他见过不少女捕快和女锦衣卫。

可是,只有她……让他眼前一亮。

卫沉晚……

突然,一个声音传进了苏白洲的耳朵里。

“苏白洲——”

他猛然清醒,眼前身影也一瞬消失。

他起身拔剑,几步便来到那厢房门外,一脚踹开。

“卫沉晚……”

未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咽下。

只见那史部尚书李候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而卫沉晚坐在一旁,一只脚被压在李候肥胖的身躯下。

她看一眼他,撇撇嘴:“苏白洲,快来帮帮我啊,我的脚快要断了!”

苏白洲抿抿唇,手中的绣春刀反射了一点寒光,却一闪即逝。

他终究是太小瞧了她一点。

“怎么回事?”他搬开李候身子,将她卫沉晚的脚放出来,问道。

卫沉晚不满地踹了李候一脚,道:“喝了两杯酒就自己全说了,臭男人,还想摸我!”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