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火热新书在娱乐圈爆红了时挚薛蓝章节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10-04

火热新书在娱乐圈爆红了时挚薛蓝章节完整版阅读

两人各自吃完自己的晚饭后, 又简单休息了一会,导演便派人来喊他们去拍戏了。

这次是室内场景,也就是戏中周茵茵的家。

根据剧情设定, 周茵茵此时是二十五岁轻熟女,而贺方凡是个二十刚出头的愣头青,一开始周茵茵也只是见他呆愣呆愣的,便想着逗弄着玩玩。

可她却不知其实这都是贺方凡的伪装,目的就是一步步接近周茵茵, 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按照发展, 这场戏过后贺方凡和周茵茵的关系将转化为情人,之后, 贺方凡也借住这一身份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现场一切准备就绪后,准备开拍。

薛蓝手里端着两杯红酒, 扭着腰肢,一步步走向时挚, “怎么样, 我这香闺, 你看得可还满意?”

说完,她便递出了一杯红酒, 朝着时挚挑了挑眉,示意他接着。

两人碰了碰红酒杯, 薛蓝轻轻抿了一口后,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台上。

然后,她直接倚靠在桌台上,风情万种地冲着他一笑, “今晚在百乐门时, 你说在外面不好, 现在不是在外面了,所以呢?”

闻言,时挚一愣,眼底情绪瞬间翻涌,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他伸手一把搂住她的腰肢,喉结滚动了几下后,附在她耳边念出了贺方凡的那句台词。

“所以,姐姐,接吻吗?”

——

酒店房间内,薛蓝把张佳支开后,一个人来回在屋子里踱步。

“啊啊啊啊,怎么办,我怎么可以这样!”

薛蓝懊恼地抱着头,直接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做生无可恋的挺尸状。

这事还要从她和时挚的那场吻戏说起,因为这场戏本来就是镜头从背部拍摄,再加上有薛蓝一侧的头发做遮掩的,借位吻戏的话,也不担心穿帮。

所以,在镜头里的吻戏,实际上是视线错觉,而时挚那一吻最后则是落在薛蓝脸颊上的。

拍摄过程都很顺利,那场戏也是两遍就过了,一切看着都很正常,可问题就出在薛蓝自己身上。

因为在时挚吻上她脸颊时的那一刻,她竟然该死的心跳加速了!

“时挚可是我弟媳妇啊,我竟然对他心跳加速了,呜呜呜,我有罪啊。”薛蓝哭唧唧地趴在沙发上。

“不行,肯定是这段时间我太忙了,都没怎么逛【盛时天下】的超话,所以糖嗑的太少了,就忘了能配上时挚的只有盛霖,这才有了非分之想。”

薛蓝努力的进行自我说服,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对,就是这样,我就是一时的犯了错误,只要及时回头是岸就行。”

再说了,当演员的也不是圣人,入戏一时难以自拔也是再所难免的。

之前她也听说过一些演员因为入戏太深,或在拍摄过程中、或在表演结束后好一段时间内,都会沉浸在角色中无法自拔。

这么说的话,那她那时的反应也不是对时挚,而是她扮演的周茵茵对时挚所扮演的贺方凡的反应。

还有,主要还是那贺方凡太能撩骚了,一般人谁受得了啊,就算她真的心动了,那也是对贺方凡。

想通后,薛蓝不再瘫在沙发上做挺尸了,再次生龙活虎了起来。

可是这一恢复正常,薛蓝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晚饭就吃了个那么小的苹果,她现在早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但她也知道不能任性,偷吃肯定是不行的,就像高聪说的,那大荧幕可经不起她丝毫折腾。

哎,做为一名演员为了艺人献身,她尚且还做不到这种境界,但是挨顿饿还是能做到的。

薛蓝起身来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水,直接仰头灌了下去。

呼……喝完果然好多了,也不这么饿了,薛蓝心满意足地放下手中的玻璃杯。

只是不知为何,视线划过玻璃杯时,突然又想到了今天拍戏时的场景,时挚把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时的场景。

“姐姐,接吻吗?”

这编剧绝对是个人才,就问这种台词谁受得了啊,简直就让人汗毛倒立啊。

而且,这台词还是从时挚那种妖孽长相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薛蓝连忙甩了甩头,“薛蓝,你要淡定,淡定啊,不能再想了,请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半响后,薛蓝这‘清心诀’果然起了作用,终于把脑子里的‘少儿不宜’画面清了出去。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薛蓝也没多想,以为是被她打发出去买东西的张佳回来了,直接便拉打开了门。

“你又没拿门……”

薛蓝话还没说完,抬头就看到站在她门口的时挚。

妈妈呀,小心脏又不听话的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这咋还没出戏啊,她这拍个吻戏后劲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而且,还是吻了个寂寞的借位吻戏!

看到薛蓝的样子,时挚眉头皱了皱,不赞同地说道:“你警觉性太低了,酒店里本就鱼龙混杂,大晚上的连敲门的人是谁都没问清楚你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开了门,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薛蓝一愣,见时挚这么严肃,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禁有些心虚了起来。

“那个,我以为是我助理,所以……”

时挚似是叹了口气,“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知不知道?”

薛蓝连忙点头应了下来,某一瞬间,她突然觉得时挚和盛霖竟然有点像,真是‘爹系弟弟’啊,明明她才是年纪大的,却每每总是被比自己小的人管着。

哎,难道真的像盛霖说的那样,她看起来就像个弱智,总感觉会被人骗?

薛蓝问道:“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时挚举了举手里的剧本:“把明天拍的戏帮你顺一下。”

薛蓝“哦”了一声,但她觉得自己还没完全出戏,也不够冷静,暂时好像还不太适合和时挚待在一起,万一她脑子一抽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那个,今天太晚了,别耽误你休息,要不还是待会我自己看剧本吧。”薛蓝犹豫道。

时挚看了她一眼,说道:“没事,我一般不会睡这么早。”

薛蓝:“……”

救命!!他没事,可是她有事啊!

时挚看出了薛蓝的犹豫,解释道:“我答应过王导,要对你在剧组里负责,所以,明天的戏份还是先要对一下。”

好吧,人有时候太认真太遵守承诺了,也是一种困扰啊。

薛蓝最终还是让时挚进了房间,两人认真地对起了明天要拍的戏份。

经过之前的心理建设,薛蓝也差不多说服了自己,慢慢地,倒也不觉得尴尬了。

时挚低头翻着剧本,说道:“通过今天下午拍戏的情况看,其他的都还好,只是在勾引的戏份还有些问题,王导也说了,还欠点火候。”

然后,时挚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接下来我对这场,周茵茵在百乐门走廊勾引贺方凡的戏。”

薛蓝:“……”

他是如何做到一本正经地说出‘勾引’两个字的?

时挚看着薛蓝怔神的表情,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薛蓝摇了摇头,“没有没有,那我先看看剧本,咱们再对戏?”

时挚轻‘嗯’了一声,薛蓝拿起自己的剧本,找到那场戏开始看了起来。

十分钟后,薛蓝熟记了台词,“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时挚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剧本站了起来,然后两人站好位置,薛蓝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进入状态。

这场戏是周茵茵把贺方凡带进百乐门后,故意想要逗弄这个弟弟,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所以便在百乐门舞厅的走廊里故意勾引他。

这场戏就是之前那场吻戏前面的情节,也就是周茵茵对贺方凡说的那就句“外面”。

其实,如何扮舞女去勾引一个人,对于薛蓝来说其实并不是太难。

她做鬼那些年,古代的勾栏院没少去,民国的舞厅也时常光顾,即便是现代的各类见不得光的会所,她也是去过几次的。

所以,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不少次猪跑,她依葫芦画瓢也能模仿出几分精髓出来。

薛蓝努力把自己想象成周茵茵,把时挚只当成贺方凡。

她勾唇一笑,抬手搭在时挚的肩上:“弟弟,你这可不行,来舞厅不跳舞,躲在这走廊做什么呀?”

时挚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眼神左右闪烁,就是不敢看薛蓝:“茵、茵茵姐,你别这样,这是在外面。”

薛蓝一看他的样子,顿时笑得前俯后仰,然后突然往前走了几步,直接把时挚堵在了墙角,双手还不安分地按在他的胸前。

她轻轻在时挚耳边吹了口气,故意嗲着声音说道:“那弟弟的意思,没有人的时候姐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嗯?”

时挚这一刻心跳快速跳了起来,薛蓝双手按在他胸口,自然是发现了端倪,眼底划过一丝戏谑之色。

不过,她也没再继续逗弄,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时挚一眼,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这场戏到此也就结束了。

薛蓝这边还没从戏中出来,便看到一旁的时挚神色依旧如常,丝毫看不出刚刚他演出的那种慌张和手足无措之色。

此时,薛蓝不禁在心里感慨道,瞧瞧,这就是影帝啊,入戏快,出戏也快,而且瞧这样子根本就没有被戏影响,果然是专业的啊。

她决定了,时挚以后就是她的目标,真正论一个演员自我修养的时候到了。

薛蓝觉得自己刚刚发挥的还不错的样子,好像找到了演戏中那种游刃有余的畅快感,所以她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时挚,要不这段咱们再演一遍吧,我觉得我刚刚有个细节处理的不是太好,这次我一定能演得更好。”薛蓝信心满满地说道。

时挚一愣,眼底划过抹幽深:“不用,这一场戏你表现的已经很好了。”

薛蓝“哦”了一声,有些失落。

她还是不死心,于是直接拿起一旁的剧本翻了起来:“那要不咱们再换一场,我记得好像还有……”

时挚见状,走上前按住了她正在翻动的剧本,“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拍戏,早点休息吧。”

薛蓝一怔,她怎么只顾着自己戏瘾上来了就不撒手,时挚明天的任务可不轻,还是得让人家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才行。

“哦哦,也是,你今天拍戏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薛蓝忙督促时挚回去

两人的房间就在隔壁,薛蓝把时挚送到门口,挥着手目送他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在转身关上自己房间的门,哼着小曲,继续回去看自己的剧本去了。

然而时挚这边,在关上房门后,他直接背靠在房门上,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半响后,他嘴角微微扬起,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清楚地知道,刚刚对戏时,他没有表现出来的淡定,而且,那一刻的心跳加速的并不是贺方凡。

第二天,薛蓝开开心心地来到了剧组。

经过昨晚好一番心理建设,她的自洽体系已经完全形成了。

她只需要在导演喊‘action’的时候,就把自己当成是周茵茵的替身,所以,演戏期间不管发生什么,和她薛蓝有什么关系呢。

抱着这样的心理,薛蓝在和时挚演对手戏的时候也不再别扭了,虽然入戏还是有些慢,感染力方面也还是有些欠缺,但整体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

这一天的拍摄基本还算顺利,有王导和时挚两人在一旁指导她,薛蓝觉得自己真的是受益匪浅,在演戏方面也有了很多感悟。

薛蓝知道自己不是那种特别有天赋的演员,所以对待演戏上,她会非常的认真。

不管在哪个剧组,只要有机会她都会认真看那些演技精湛的演员学习,没事的时候基本都是耗在剧组里,捧着个小本本,有什么感悟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会记下来。

对于薛蓝的这一习惯,得到了王导的赞赏和认可。

薛蓝来到剧组几天后,她的戏份基本就拍的差不多了,周茵茵在整部电影中的镜头不会太多,但却也足够出彩。

她在和贺方凡在一起后,其实隐约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但她却没有选择挑破,而是装作不经意间把他想要的消息泄露给了他,最终帮着贺方凡完成了这次的任务。

在这部戏里,周茵茵最后的结局也是没得善终,贺方凡在拿到情报后,连和周茵茵坦白一切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组织紧急召回了。

然后丢失重要情报的日军,顺藤摸瓜查到了周茵茵身上,只是在他们上门抓捕之前,周茵茵便服毒自尽了。

薛蓝刚拍完服毒那场戏,刚下戏就看到时挚也在,就站在王导身后。

王导冲着她摆了摆手,道:“蓝蓝啊,来咱们聊聊。”

薛蓝点了点头,搬了个小马扎坐了王导旁边,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

王导问:“你觉得周茵茵走到最后这个结局是因为什么?\"

薛蓝思考了一下,回道:“嗯,因为贺方凡是肯定的,但我觉得也因为她身为中国人的良知和骨气,还有她对命运最后的反抗。”

虽然剧本里没有明确提到这些,但周茵茵很多所作所为正是证明了这一点。

王导眼底划过一抹赞赏之色:“所以,你才刚刚在那场戏中,周茵茵临死前的露出了那个包含着释怀和解脱的笑?”

薛蓝点了点头,“嗯,我觉得,只有这样才是她会主动服毒最合理的解释。”

看着薛蓝离开的背影,王导欣慰地对时挚说道:“这丫头在演戏上确实有点悟性,也够努力,够认真,不错,不错。

说完,王导又拍了拍时挚的肩膀:“还有你,这次也让我很意外啊,我之前还担心这么多亲密戏份你会不适应,看来还是我低估了你了,没想到这几年你进步这么明显啊。”

这并不是王导第一和时挚合作了,自然也知道他不喜欢与人有身体接触之事。但好在时挚这人足够敬业,若是情节需要,他也是可以勉强完成的。

但通过这几天的观察,王导发现时挚在和薛蓝搭戏时,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情况,所以便以为他已经克服了这个问题。

时挚笑了笑,看了薛蓝离开的方向一眼,并没有解释什么。

接下来没有薛蓝的戏份了,她准备去化妆间把身上的旗袍换下来,换成自己舒适的衣服,然后搬着她专用的小马扎去看时挚拍戏,名曰:偷师!

换好衣服,她刚走出了化妆间,就迎面碰到了一个剧组的小演员,六七岁的样子,是个小男孩,看着非常可爱,薛蓝就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看他身上的装扮,应该是戏里面哪家富户的小少爷扮演者吧。

小男孩也不怕人,颠颠地跑到薛蓝面前,仰着小脑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

薛蓝看这小男孩长得粉雕玉琢的,就忍不住想逗一逗他,然后蹲下身来与他平视。

“小朋友,你好呀,你是剧组的小演员嘛,这么看这我干什么呀?”薛蓝笑着问道。

小男孩闻言,小脸一皱,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不是小朋友哦,我已经六岁了,是大朋友了。”

薛蓝不禁失笑,“好,那大朋友,你看着我干什么呀。”

小男孩一听这称呼,顿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

薛蓝一愣,然后不禁有些懊恼,就离谱!

她现在一听到‘姐姐’这个词,满脑子都是那句“姐姐,接吻吗”!

薛蓝忍不住扶额叹了口气,哎,突然有点不能直视‘姐姐’这个词了怎么办?

小男孩看到薛蓝的样子,不解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小辉帮你打电话叫医生啊。”

薛蓝连忙甩掉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东西,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像个正常人。

薛蓝:“你叫小辉对吧,不用叫医生,姐姐没事,就是觉得小辉说的特别对。”

小辉有点懵圈,十分不解地问道:“小辉说什么特别对的话了吗?”

薛蓝笑着回道:“你刚刚不是夸姐姐好看嘛,这句话就特别对啊,姐姐也这么觉得呢。”

小辉一听这话也赞同地点点头,“嗯,小辉不说谎话的,姐姐是真的很漂亮。”

被小孩子这么真诚的夸赞,薛蓝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觉得和这个小家伙一块聊天简直不要舒爽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设备突然歪斜了,眼瞧着就直直地朝着小辉砸去,薛蓝见状连忙上前用手臂护住小辉。

那设备是铁制的尖锐状物品,瞧着可不轻,还好薛蓝护住小辉时稍稍偏移了位置,那东西并没有直接砸在薛蓝的胳膊。

但那物品尖锐的一端却在她胳膊上划伤了好长的一个大口子,伤口处鲜血直接涌了出来。

感觉到一阵刺痛后,薛蓝连忙转头看向伤口,第一个念头,完了,流着么多血,她不会待会因为贫血晕过去吧。

她那只没受伤的手下意识捂住了小辉的眼睛,孩子还小,突然看到这么多血,肯定会吓得不轻,搞不好晚上还得做噩梦呢。

旁边的人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这时之前跟在小辉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连忙上前,薛蓝把小辉交给那人后,这才有机会用手去压住伤口。

刚刚那设备就重重砸落在小辉身边,薛蓝虽护住了他,但他也受到不小惊吓,这会正哭的厉害。

“你快把小辉带到旁边好好哄哄,他吓到了。”薛蓝交代道。

那工作人员连忙应下,手忙脚乱地把小辉带到了一旁去哄。

这时,张佳在一旁都快急哭了,“蓝蓝,你别怕,我这就打120。”

旁边赶过来的工作人员,见状说道:“打120过来还要一段时间,剧组有车,我知道附近的医院在哪,我带你们直接过去吧。”

于是,薛蓝、张佳,还有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便急匆匆去了医院。

而留在剧组的其他人,看了看一旁还在抽泣的小辉,顿时反应了过来。

“你们负责看好小辉,我这就去把这事给王导他们说一声。”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