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慕少亿万萌妻全本小说慕少亿万萌妻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10-06

慕少亿万萌妻全本小说慕少亿万萌妻免费章节阅读

慕少野随手把镜子合上,啧了一声,“猫抓的。”

“三哥你什么时候养猫了?”

“东西呢?”慕少野直接忽视他的问题,冷着脸说道。

齐宴州想起正事,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说道:“这是龙城鹰组的所有人资料,这次三哥你上任,估计很多人心里都不服气,他们估计寻思着给你个下马威呢。”

慕少野翻开资料,一目十行,头也不抬地说:“是吗?”

慕少野全部看完,合上资料,“去会会他们。”

刚下车,慕少野又接到一个电话,他不耐烦地说:“有屁快放。”

那头传来两声猥琐的笑,“三哥,昨晚过得怎么样?还满意吗,现在你对自己的性取向没疑问了吧?”

慕少野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抓痕,低声道:“回去再跟你算账。”

电话的这一头,几个公子哥听见慕少野的话,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前几天慕少野从东岭调回龙城,几个发小就把他拉到会所里猛灌,叫了几个漂亮的小妞,结果这人硬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大家都怀疑他这些年太拼,身体出了问题,慕少野本人也有点怀疑。

于是几人商量着,给慕少野一个惊喜,就是昨晚的阮沐沐。

他们看到这漂亮的小姑娘在酒吧里乱转,几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找她搭话,意图和价码都很清楚。

但她一口咬定要五十万,换来的只有那些男人的轻蔑和辱骂。

不管什么人问,小丫头仍是坚持。

他们一眼就看出她没经验,所以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阮沐沐就这样被他们送到了慕少野的床上。

......

另一边,医院。

阮沐沐今天心里一天都提醒吊胆的。

她记得昨晚找她交易的那个人说过,要是没做成,会找她要回这五十万。

到了晚上,那个人果然来了。

男人坐在公园长椅上,阮沐沐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紧张的说:“你说过,做成了就不会要回去的。”

陆衍打量着她,笑眯眯地说:“放心,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我就是来确认一下,你真的和他上床了?”

在慕少野那里得不到答案,陆衍自然直接找到了阮沐沐这里来。

阮沐沐听他说的这么直白,不由地脸红了,但是想到那五十万,她重重的点头,甚至指了指脖子,给他看锁骨的痕迹,“你看,这些都是他弄的。”

她一直以为昨晚的男人就是这个人,没想到是另有其人。

不过那个人是谁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陆衍有些诧异,三哥这家伙也太粗鲁了,这是憋了多久,陆衍看着女孩身上的伤都心疼。

他又问:“那你真的是第一次?”

阮沐沐的脸已经红成了猴屁股,她低着头,轻轻地嗯了一声,又怕他不信,补充道:“你可以去问他。”

“哦,那没事了。”陆衍目光一转,又问:“你还想赚钱吗?”

阮沐沐忙不迭摇头,惊慌失措地说:“不,不了,不要了。”

陆衍笑着站起来,拍了拍西裤上的褶皱,“走了,小丫头,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下次?

阮沐沐心里咯噔一下,还有下次......

像他这样身份尊贵,有钱有势的人,身边的女人一定很多,为什么,还要花大价钱买她呢。

她努力回想昨晚那个人的长相,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布条摘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阮沐沐摇摇头,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

也许他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转头就把她给忘了也说不定呢。

阮沐沐回到病房里,阮爸爸已经醒了,她喜极而泣,扑在床上轻轻地喊:“爸爸。”

阮爸爸转头看了她一眼,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沐沐别哭,爸爸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一条腿都没了。

阮爸爸似乎意识到什么,他动了动腿,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颤颤巍巍地去摸自己的腿。

“爸爸......”

“沐沐,爸爸的腿呢?”阮爸爸呆滞地看着阮沐沐,绝望而又悲恸地声音,让阮沐沐眼泪夺眶而出。

“爸爸还得挣钱供你上完大学呢,明天还得去工地上班呢!”

“没事的爸爸,以后沐沐养你,沐沐可以赚钱的!”阮沐沐抓着爸爸的手,泣不成声,“沐沐一定让爸爸过上好日子的,腿没有了我们可以安假肢的!”

阮爸爸老泪纵横,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哭的像个孩子。

父女二人,在病房里抱头痛哭。

两人相依为命十九年,为了离女儿近一点,阮爸爸来到了这座大城市打工,没有文化的他,只能在工地上干苦力…

阮沐沐到现在都还记得,爸爸送她来龙城时,那骄傲的样子,他说:我女儿考上大学了,要陪女儿去大城市读书了。

这里的工资高,物价也高,阮爸爸舍不得租房,一直住在工地上,从来都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衣服。

为了不让自己女儿被同学看轻,听别人说大学生都用什么牌子的手机,什么牌子的电脑,阮爸爸跑遍整个电子市场给她买来,而他自己连一碗牛肉面都舍不得吃。

如今,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倒下了,阮爸爸心里,是何等的无奈与绝望。

“沐沐,手术费你从哪里来的?”阮爸爸忽然问道。

阮沐沐心里一沉,急忙说:“是工头给的,他说是给的赔偿金。”

其实昨晚阮沐沐找了工头,可爸爸没有和他签合同,他拒绝赔偿,还把阮沐沐赶了出去。

如若不然,她又何至于走投无路出卖自己的身体。

阮爸爸叹了口气,还不忘感激工头,“梁工头是个好人啊,医药费肯定不便宜吧?”

阮沐沐吸了吸鼻子,点头说:“是啊,不过爸爸别担心,工头说了,有需要就去找他,他会帮助我们的,钱的事也叫你不要担心,好好养身体。”

“那就好,那就好啊,等爸爸出院,我们一定要去亲自感谢梁工头。”

阮沐沐点点头,只能先安抚好爸爸,不能让他知道自己钱是怎么来的,更不能让他为了梁工头这种黑心商生气。

“沐沐,马上就要考试了,不要因为爸爸的事分心,你一定要好好考,将来出人头地,爸爸这辈子就值了。”

这个时候还在担心女儿的考试,阮沐沐鼻尖一酸,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答应你爸爸,沐沐一定会好好考的。”

她成绩一直很好,每个学期都会拿到助学奖金。

这一次如果挂科,肯定拿不到了,所以阮沐沐不能错过。

等阮爸爸睡了,阮沐沐才从病房出来。

她坐在外面,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治疗要钱,还有下个学期的学费,后续父女俩人的生活费,以及爸爸出院后的住宿费,全部都需要钱。

而她一个学生,去哪里找这么多钱?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