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陈洛初姜钰有一种貌合神离全文全章节陈洛初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1-10-12

陈洛初姜钰有一种貌合神离全文全章节陈洛初小说阅读

陈洛初本来是要拒绝的,可看见他一副有话要跟自己说的模样,只好点点头,跟着他沉默的往外走。

姜钰一直到大门口,才开口道:“温湉懂得不多,也蛮自卑,你多教教。”

陈洛初有些官方的说:“我以前也自卑,以后会好的。”

“嗯。”他没什么语气的问,“徐斯言的消息我倒是有。”

陈洛初说:“你有他微信么?”

这话也是句废话,兄弟之间哪有没有微信的。

姜钰笑了笑,意味不明道:“你没有啊?”

“没有。”

“他老同学里面大部分都有他微信,只要不是他特别讨厌的人,一般问他要,他都会给。”

陈洛初想想也没错,徐斯言或许就是挺讨厌自己的,将心比心,如果有一个她不喜欢的人还来纠缠她,她也不会对那个人有好感,联系方式也绝对不会留,谁知道会不会继续不肯放过自己呢?

“我先走了。”她看见苏志军在不远处跟她招手。

姜钰敷衍的“嗯”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陈洛初上了苏志军的车,却看见他还在往外看,她也好奇的跟着看出去,结果就看见温湉正站在一楼落地窗那,看着外面。

应该是监视刚刚她跟姜钰的举动的。

苏志军评价说:“这小姑娘占有欲挺强的。”

“找了个高富帅,谁的占有欲都会强的。”

只不过,要看姜钰愿不愿意被管着,愿意的话就会被这份占有欲吃得死死的,不愿意依旧在外头胡来。

“我们家那边也正好吃晚饭,你要不要过去坐坐?”苏志军嘲道,“主要我好不容易谈恋爱,我妈比较兴奋,总是念叨着见你。”

但是他们的恋情却是假的。

陈洛初有些愧疚的说:“抱歉。”

苏志军摆摆手道:“这跟你没多大关系,我主要帮的是姜钰跟他那小相好的忙。而且我肯定也不会是白白帮忙,姜钰那边总会送我些好处的,你不用担心。”

陈洛初第二天带着温湉去看富太太打牌时,苏母也是第一时间朝她招手,让她去她身边待着。

其实苏母是一手好牌,可最后就是输的离谱,吴太太本来就看不惯她,这就正好找到了机会奚落她,捂嘴笑着说:“这打牌啊,牌好没用,还是得有脑子。哟,今天是不是苏太太输的最多,我怎么瞧着你那些牌都算好的?”

这几乎是明说苏母蠢笨了。

一桌剩下两个,还有周围围观的,都变了脸。

苏母则是满脸通红,又羞又气,偏偏又没法说半个字,她确实输的最多,牌技也是从来没好过。而且她上学时脑子的确不是个好的,一直被骂傻,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就更加说不出辩解的话了。

陈洛初看苏母气得发抖,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笑道:“阿姨,您刚刚不是发我微信,说要上洗手间,让我过来帮你接把手么?”

苏母对上她的眼神,立刻就懂了,道:“可不是,你这来的慢。我都两局结束了,你替我打两局。”

她离开的动作急切,也没有人怀疑。

只有温湉知道,陈洛初在赶过来的路上,根本就没有碰过手机,所以苏母压根就没有给她发过短信。

陈洛初是个打牌高手,脑子聪明,逻辑清晰,算牌能力一绝。打了两局,她都是第一个出完的。

苏母回来以后,陈洛初知道她不会再接回去打了,还是装模做样问了一句:“阿姨你来吧。”

“我看你喜欢,就接着玩吧。”苏母配合道。

后面两局,苏母就站在吴太太身后,吴太太几局都输,苏母就在背后疑惑道:“我看你这牌是顶好的,怎么也跟我一样,输的这么惨?”

苏母这意思也直接:你说我蠢笨,你自己也不差。

毕竟是吴太太先开的口,这回只好把火气往肚子里咽。

苏母心里那个高兴啊,有个聪明的媳妇果然不一样。

陈洛初赢得多,几位太太脸色都不太好,钱事小,总输没乐趣,陈洛初便找了借口,说等会儿要给学生发通知,下了牌桌。

太太们都松了一口气。

而陈洛初也没有直接走人,而是去给太太们买了喝的。即便吴太太一开始是对她有些怨气的,这会儿也全部都消了,她看不惯苏母,没必要迁怒到一个帮忙接了几局牌的陈洛初身上。

温湉的眼神复杂极了,陈洛初真的是把自己的地位摆的很低,客气又谦卑,换做是她,不愿意这么做。

陈洛初看出来了她的心思,顿了一下,道:“每个人有每个人待人接物的方法,你也不用跟我这样,我这个人是有些讨好型人格的,习惯这样了。”

她对温湉也还算照顾,带着她去打招呼,又无意中“透露”温湉天天都在姜家吃的晚饭,太太们对温湉也就客气了不少。

温湉也稍微学着陈洛初,贴心的照顾他们。

陈洛初在给苏母拿糕点的时候,有人在她身边道:“你对她那么好干嘛?要不是她,姜家媳妇妥妥的就是你。”

她笑了笑,没吭声。

从这天以后,温湉学会了点怎么对人。

而陈洛初则是让苏母喜欢得不得了,姜母约着陈洛初出去吃饭逛街的次数就少了些。

周末的时候陈洛初跟姜母一起去吃了樱花国料理。

陈洛初说:“阿姨,今天我可能不能陪你逛很久。我已经打电话给温湉了,她应该很快就过来。”

姜母点点头,叹气:“我跟温湉一起总是没那个兴致。”

这下陈洛初没发表意见,毕竟姜母现在这么想,但等哪一天温湉嫁给了姜钰,生了孩子,就不一定还这么想了。

“洛初,苏家对你再好,我还是觉得愧疚,觉得对不住你。”

陈洛初猜到她想说哪件事,垂下眼皮:“我都差不多忘了。”

“可是我肯定能记一辈子,洛初,真忘得了吗,那可是丧子之痛啊。”姜母跟陈洛初面对面站着,也就没看见朝她走过来的温湉,自顾自继续说,“你跟阿钰那个孩子要是能平安,肯定不知道会有多漂亮。都四个月了.....”

说到最后,满是心酸。

陈洛初却是看见温湉了。

她看见面前的小姑娘,脸色刷白。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