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火热新书吾乃半神凌越夜辰章节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09-16

阳武大陆最北端,冰火谷。

在阳武大陆,冰火谷只是一个边陲小城,由于这里是通往北域蛮荒的唯一塞口,所以尽管城池不大,但这里的商贸还算繁华。时间已至傍晚,落日西垂,可城门口依旧行人如织,车水马龙,足可见这里的繁华程度。

哟,凌少爷,你今儿个回来的可够晚的。一个守城的将士正在盘检准备入城的商队,见一少年径直进城,也不拦着,竟还热络的打起招呼。

李二哥,可有些日子不见了,都挺好的?

那少年一身靛蓝色粗布,已经洗的发白,袖口处还磨出了毛边儿,脸上洋溢的笑容却万分绚烂。

嗯, 都好。李二忙笑着回答。

那行,没啥事儿你先忙着,代我问你媳妇儿好哈。

要是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李二非得上去撕了他,可这话是凌越说得,李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加真诚,凑上前略显恭顺说道:好嘞,那凌少爷您慢走。

见凌越已经走远,李二还不忘冲着背影补上一句:那什么,凌少爷,改天来家里玩儿哈。

凌越没回头,摆了摆手,算是答了话,这才消失在人群中。

这人谁啊,这么牛,盘检都不用,就这么直接进去了?

瞧他那身衣服,也不像是个有钱的主,怎么这么吊?守城的都对他这么客气?

要不我们也去刷个脸,兴许就直接进去了。

几句打趣的话,瞬间将死沉的气氛调动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议论起来。

此时城外等待进城的队伍已经排的老远,都急着赶在城门落钥之前进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人头攒动,几句玩笑话还真有人当了真,眼珠子一转,仿佛发现了契机,忙不迭的跑去门口套关系

那李二哥一个身着灰色布褂子的精瘦男子越过队伍直接走了过去,冲着李二挤出一个谄媚的笑。

喊谁李二呢,李二也是你叫的,走走走,排队去。李二有些不耐烦,把人往后撵了撵。

那什么,问你媳妇儿好呗见李二也不按套路来,那精瘦男子有些急了,忙补上一句。

这句话彻底燃了

二哥,二哥,这当着差呢,这么多人看着呢,别打了,别打啊

李头儿,李头儿,轻点儿,这人瞧着不经打啊

老大,您慢点儿,别闪到腰

头儿,头儿,您消消气儿,我们把他拖到最后排队去

几个守城的士兵忙把趴在地上哼唧的精瘦男子拽了出去。

这么一闹,刚才还井然有序的城门口顿时有些杂乱起来。

二者相较,凌越的确显得更为特别。

哎,刚才那凌少爷什么来头,哪个大户家的少爷吧。

我看不像,你没瞧见那身破衣服,跟路边的乞子差不多,哪有这样的少爷。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八卦乃人之常情,旁边瞧热闹的人也随即议论起来。

像这种能不受盘检便可随意出入的人也不在少数,可那些人大都是高头大马仆役成群,有头有面的人物,就这么一个衣衫破旧、身上还挂着半只烤山鸡的少年就大摇大摆的越过他们径直进城,少不了也有人酸上几句。

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就是云家的一个表少爷,听说每天还要自己去外面找吃食,活的简直连个乞丐都不如。一个本地的圆脸胖子似乎知道内情,忙凑了过去搭上话。

云家大小算个本地的大户,还有这样的事儿?这种八卦爆点瞬间撩拨不少听客的心,三五成群的围了过来。

见此情景,圆脸胖子说的更加起劲儿了:要说这冰火谷云家,前几年还真是风头正盛,一对嫡子嫡女天资聪颖,相继进入阳武大陆五大派之一的寒玄宗修炼,可没曾想,后来不知为何,嫡子失踪,嫡女身死,只留下这么一个父不详的私生子。

那云家小姐是怎么死的?一中年女子听得那个入迷,叹了一声,追问道。

这我哪知道,也就是听说,十二年前忽然死在了自家门口。圆脸胖子故作神秘撇了撇嘴说道。

那云家也算是个大户人家,怎么能让好好一个表少爷穿成这样就出门?还真是丢人。

周围的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说了起来。

那圆脸胖子见围的人越来越多,还时不时的有人搭腔,这种被众人围绕的虚荣心瞬间燃到了至高点,说的更加起劲儿,撸起袖子继续说道:你们可不知道啊,那云家小姐想当年可是名列阳武十大美人之一,我还有幸见过两面。

长什么样,长什么样啊

长得那叫啧啧一个绝色。说到这里,那圆脸胖子不禁迷起眼睛,似在陶醉当初见到云小姐时的情景。

快说啊围着的人等不及,连忙催促道。

那云小姐长得可是香娇玉嫩、清雅绝俗,并且天资极高,被寒玄宗纳为弟子,可没曾想,竟有一日忽然倒在自家门口,话都没说上两句就香消玉殒了,怀里就揣着这么一个孩子,别的什么都没留下。

那云家就没再追查?

查?怎么查?除了一身伤,就只有这么个孩子,一点线索都没有,你说怎么查。不过好像寒玄宗追查了几年,但听说也是没什么线索,便不了了之了。

旁边一个大婶儿有些不忍,长吁一声说道:哎,天妒红颜,那也不至于对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这样吧。

哎,谁说不是

人群散了,可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云家为何这般对待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那个圆脸儿胖子不知道,就连当事人,云家那个表少爷凌越自己都不清楚。

城门前的这场闹剧凌越没有看见,此时她正自顾自的往那个破旧的小院儿走去,半只烤好的野山鸡随着走路的幅度正来回摆动,这可是她二人的晚饭加明天早饭。

思绪再次回到从前,曾几何时,她凌越还是那个神采飞扬的军中骄子,军旅世家,二十三岁军医大毕业,入伍七年,三十岁便晋升为某军少校,号称某军最强外科军医,多次荣利战功嘉奖

没曾想,短短三十年的人生居然会因一场车祸终结。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突如其来的碰撞直接将她撞飞出去,然后直接砸到了这个叫冰火谷的地方。

再次醒来,她已经不是那个军医凌越,而是云家表少爷凌越。

一个生活在异界的废柴。

人生如此神奇,这种灵魂穿越的狗血事情竟然被她撞上了。

回想起来,还真是不易,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具体身体也不过是个刚满九岁的孩子,一个九岁的孩子饿的跟小鸡子似的躺在破旧的塌上,每日只能望向窗外巴掌大点儿的天。脑中的记忆更是少的可怜。

这是一个完全不在她认知范畴的世界,灵气弥漫,宗门林立,强者为尊。可她这幅身子偏生没有一点灵力波动,不是废灵根,而是压根儿就没有灵根。

时光荏苒,来这儿已经三年了。渐渐的凌越已经开始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从不是个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之人,不就是没有灵根吗,可她会用刀啊,还是手术刀;不就是没有饭么,天天吃野味也挺香的;不就是要女扮男装么额不过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凌越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外祖母为啥非要说她是男孩儿,就算是家里有王位继承也轮不到她啊,不过话说回来了,男女不都一样么,她砸到小凌越身上的时候,已经女扮男装九年了,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多大大点事儿,她枪林弹雨,水沟泥潭都滚过,还能为这点儿破事儿给憋死?

既来之,则安之。

凌越,性别女,年十二,天生废材,没灵根,随姥姥姓,母死父不详

这人设简直苦逼到令人发指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