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她用命换十年安然姜央沈蕴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0-18

注意到沈蕴怒火中烧的态度,乔诗雨眼底闪过得意。

沈家夫人的位置很快就是她的了!

姜央既然要玩失踪的把戏,那就最好把自己藏好,让谁都找不到她。不然她再出现的时候,自己会让她真的死去!

晚上。

乔诗雨没走。

客房里,她美美地泡了一个澡,喷了清香淡雅的香水,随后来到了沈蕴的卧房。

“蕴哥哥。”

她手里还端着两杯红酒。

红酒、美人,用意不要太明显。

沈蕴手指轻扣,他是个成年男子,自然有需求。

他觉得,他是喜欢乔诗雨的,而且她长得的确不错,同姜央那种带有异域风情的美截然不同,是恰如其分的小家碧玉的美。

突然,沈蕴意识到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想起了姜央那个女人,冷下了眸子。

“蕴哥哥,来,我们喝一杯。”

乔诗雨娇笑着把酒杯递到他的手边。

他稳了稳心神,浅笑着看向她,“诗雨,你很美。”

他本是想用这话来调节一下气氛,可说出口,心里却总觉得难受。

好在听得人一脸高兴,乔诗雨捂着嘴腼腆地笑起来,仿佛她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单纯小姑娘。

她把酒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极其自然地坐在沈蕴的腿上,小手不安分起来。

他闭上眼,想要玉成其事。

可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那夜,姜央那张意乱情迷的脸。

她不停喊着自己名字的样子。

她咬自己一口的样子。

他还想起,姜央第一天住进来时脸上灿烂的笑容,她成为沈家夫人之后第一次陪自己吃饭时小心又兴奋的模样,她看到乔诗雨后眼中难掩落寞的样子……还有她被自己关起来后消瘦的样子,她坐在血泊里无助的模样……

种种,仿佛过电影一般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不管他怎么拼命地想甩掉它们,都没有成功。

此时,他满身心的都被姜央那个女人占据着,再也容不下别人。

呼!

他难受地长出一口气,将乔诗雨无情地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陡然发生的变故让乔诗雨愣在原地,许久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沈蕴居然拒绝她了!

在这种时候,他竟然忍得住!

她愤恨地攥紧了拳,羞辱感正全方位地吞噬着她,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奇耻大辱,以及深深的失败感。

“诗雨,我……”沈蕴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蹙眉想跟她解释,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难道他要承认,他现在在想着别的女人?

还是一个让他厌恶到骨子里的女人?

不,他不想承认。

忽然,乔诗雨哭了,哭得那样凄婉伤心,“蕴哥哥,你是不是嫌弃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那样?”她扬起头,眼里都是难过的泪水,小翘鼻红通通的,轻轻咬了咬唇,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却又顾及着沈蕴的情绪,一直隐忍着自己,不肯发泄出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沈蕴突然有些烦躁。

诗雨是那样善良的一个女孩,他怎能辜负她呢。

他语气柔和下来,壹拾家独BY“你身体还没恢复好,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乔诗雨知道自己不能逼他逼得太紧,此刻的她还没有达到目的,她还要扮演那个温柔善良的妙人。

她乖巧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拉起他的手,温柔地握着,“蕴哥哥,你对我真好。”

沈蕴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

“咳咳。”

乔诗雨忽然咳嗽了两声。

“蕴哥哥,你派人送我回去吧,我好好休息休息。等我好了之后,我再来找你,免得给你添麻烦,你又要忙着找姜姐姐,又要担心我。”

听到她后两句话,沈蕴微微皱了皱眉。

找姜央,的确浪费了他太多心力。

那个女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

被沈蕴送走的乔诗雨一坐上车,脸色刷地拉了下来。

无尽的怒火充斥在她的胸腔里,燃的她妒火中烧。

姜央!姜央!都怪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若不是她,蕴哥哥早就是她的了,沈家夫人的位置也早就是她的了!她又何苦作出一场又一场的戏!

如今,蕴哥哥隐隐在乎起这个女人了,这是她绝不能容许的。

她快要等不了了,她一定要尽早取代姜央!

乔诗雨走后,沈蕴良久地望着窗外。

窗外万籁俱寂,静的让他觉得自己好孤单。

从前,这个家里有一个他厌恶的女人,他很少回来,可每次回来,他都能感受到自己是鲜活的。他会跟她斗,会故意看着她狼狈难堪,会毫不留情地诋毁侮辱她,然后看她倔强的眸子。

可现在,这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而那个人,有可能死了。

心忽然像被什么揪了一下。

他紧紧地捂住了,随后咒骂了一声。

他居然又想起那个女人了,该死!

大幅度地甩了下头,他径直走到床边,直接躺了上去。

睡觉,睡觉!

他以为睡着了就不会再想起她,可他错了。

他居然连梦里都是她。

他梦见姜央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粉嘟嘟的,像极了他。

小小的孩子依偎在她的怀里,她脸上散发的都是慈母般的光芒,在她手上捧着一本童话书,在用甜美童真的声音给孩子讲着白雪公主的故事。孩子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地问出一些童趣十足的问题。

姜央有时候都会被问住,他讽刺她,连个孩子都应付不了。

可她听不见自己说话。

她的眼里只有那个孩子,陪着她玩,陪着她吃,陪着她静静地坐着。

原来,她是真的很爱那个孩子。

梦醒来的时候,天还黑着。

沈蕴却再无心睡眠。

他的心情很是复杂。

她那样的人,在自己的梦里居然是被美化的,怎么可能!

可……他为什么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他呆呆地走到书房,拿起画笔想要画下梦里的一幕,却发现自己无从下笔。

他失望地坐在椅子上,就这样待了一整夜。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