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呆萌甜妻好孕到小说沈繁星盛司珩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1-02

沈繁星听声音就知道是盛司澄这个小学鸡,小学鸡只会肤浅看人表皮,然后攻击她长得不好看,事实上,沈繁星对外貌攻击真的感受不到丝毫的伤害,毕竟,她的美貌是她自己隐藏起来的。

她闻言,反倒笑了起来,仪态自然又优雅,不见丝毫的局促不安和尴尬,她轻声道:“那要不要赌一赌,你哥会不会被我攻略下?”如果盛司珩没有这样暗藏锋芒地盯着盛司澄,他肯定要很大声地笑出来,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沈繁星这种不自量力又自信过头的女人了,明明她刚来盛家的时候,还是很内敛的,现在怎么变得跟凤姐一样自信?是谁给她的勇气?难道是他大哥?盛司澄的眼神也有些不确定了,他微微皱起了眉头,难道大哥……素了几年后,开始喜欢辣眼睛的了。

大哥似乎的确对沈繁星不太一样。

盛司珩平静的心湖泛起了一丝波澜,又恢复了寂静,他也分不清他现在的情绪,但是他的确对沈繁星的关注越来越多,谁都喜欢美人,可是美人何其多,他这辈子见过的美人多得不能再多了,看多了,也不过是那样。

他唯一过不去的坎,是他的小月亮,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小月亮,他一直认为自己不可能再爱上另一个女人了。

因为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那样,他是个冷血无情的怪物。

*盛司澄是来通知他们吃晚饭的,他赶紧通知了事情,连滚带爬地下楼了。

沈繁星还是站在原地,她没有得到盛司珩的回应,又被他这样直直地低眸注视着,就觉得有些紧张,她强自镇定,轻声说:“我去喊初初吃饭了。”

盛司珩嗓音略显沙哑,轻轻地“嗯”了一声。

沈繁星逃一般地离开了,她进了隔壁的儿童房,轻轻地合上门,背靠着木质门板,呼出了一口气。

正在玩拼图的盛屹初抬起了眼眸,他眼里和他爸爸一样,常年没什么波澜,冷静得过于无情和冷血,但是她知道,他有一颗柔软的内心。

盛屹初抿了抿小嘴,看到沈繁星慌张的模样,皱了下眉头,问道:“沈阿姨,你怎么了?”沈繁星摇了摇头,慢慢地走过去,蹲在了他的面前,眼睛弯了弯,轻声开口:“初初,我能问你个问题么?”“可以。”

盛屹初的语调淡薄。

“你喜欢沈阿姨吗?”盛屹初表情还是淡淡的,思考了一下,眨了下眼睛:“不讨厌。”

沈繁星笑意更深,初初很别扭的,他的不讨厌就等同于喜欢,她又问:“沈阿姨很舍不得你,一辈子都不想离开你,你能不能让沈阿姨一直陪着你啊?”她表白的语气热情又真挚,盛屹初很少收到这样直白热烈的话,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抿了抿唇,掩饰住自己的不自在,很轻地“嗯”了声。

沈繁星很清楚盛屹初的保证其实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但她想要的也不过是个定心石罢了。

她捧住了他的小脸蛋,手感柔软,手指捏了捏他软乎乎的肉,然后,低下头,额头碰着他的额头,视线直直地对着他的瞳仁,亲昵地说:“初初,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盛屹初耳垂微红,他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别扭极了,然后憋了半天,吐出了傲娇的几个字,仿佛是帝王的批阅:“嗯,我知道了。”

沈繁星笑出了声。

她现在很清楚了,她不希望离开初初身边,所以,她不想要盛司珩和别人再婚或者和别人在一起,特别是温瑜。

她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只能她自己追到盛司珩,她对盛司珩……也是不讨厌的,准确说,或许已经有了不太一样的情感。

她会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的,喜欢可以,不要爱上。

盛屹初半天,又忽然道:“我会努力的。”

努力什么,沈繁星下意识地看了盛屹初一眼,然后反应了过来,她的初初是在承诺,他会为了让她留在他身边而付出努力的。

他小嘴微动,皱了下眉头,犹豫了会,才说:“爸爸不能娶你,但是我可以,等我长大就娶你。”

他的神情严肃,沈繁星笑意潋滟,她的初初就是这么可爱,看似乖巧成熟,却有着属于孩童天真无邪的一面,她要做的,就是陪着他长大,守护他的天真和无邪。

*老宅的餐厅。

长长的餐桌摆着精致的碗筷,香气四溢的餐食连颜色都是精心设计的,众人顶部精致的琉璃吊灯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穿着统一的佣人们站在了餐桌旁,等着为主人们布菜。

今日的老宅人不多,就盛老爷子、盛司珩、盛司澄、盛屹初和沈繁星,众人都安安静静地用着晚餐,除了沈繁星偶尔会关心一下初初的声音,没有别的噪音了。

盛司澄这人有个好的点,就是特别讲信用,他一直记得要当众道歉并且夸沈繁星美若天仙这事,他吃好了晚饭,淡定地把筷子放了下来,然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他环视了周围一圈,不得不庆幸今天老宅的人少,这样他丢人的场面就没什么人看到了。

他又清了下嗓子,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他说:“我有几句话要说。”

盛老爷子皱起眉头:“你又要做什么妖?”“那倒也没有。”

盛司澄说,但想了想,又补充道,“那倒也是。”

不作妖他怎么会夸沈繁星美若天仙?“说人话!”盛老爷子怒了。

盛司澄转向了沈繁星的方向,语速飞快地说道:“沈繁星,那个,我跟你道歉,我不该那么说你,还有,你真的长得好漂亮,太美了,仙女下凡!”餐厅里安静了好一会,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空气里流淌着的尴尬也缓缓地弥漫开来。

前面的道歉没什么,就是后面的夸奖,是不是有点违心了?连站立在旁边的佣人们也忍不住偷偷地看向了沈繁星,黑漆漆的皮肤,厚实的眼镜,还真的看不出来她哪里仙女了……盛司珩淡淡地抬起眼皮,神情依旧是淡漠冷峻的,深邃的眼底却闪过了一丝不易捕捉的笑意。

最终还是沈繁星打破了气氛的尴尬,但她一点都不尴尬,像是真的高贵又优雅的小仙女,弯唇一笑:“嗯,知道了。”

盛司澄觉得自己眼睛也有毒了,他竟然在村姑身上看到了优雅这个肯定和她绝缘的词。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