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沈闻温舒纭为你痴迷全文全章节温舒纭小说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1-20

十一个小时的航程在工作中很快就度过了。

沈闻从机场出来的那一刻,风溜过他修长的脖颈,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二月初的英.国还是一如既往的又湿又冷。

前来接机的负责人已经到了,简单对接下之后便带着沈闻去了易昶集团在英.国的分部。

今天的工作安排是到公司视察工作,顺便听一下各个老总们的工作汇报,等明天再正式去谈合作。

时差都没时间调整,沈闻下了飞机就去了公司。

英.国分部跟国内的易昶集团体系是一样的,视察起来也比较容易,没用多长时间,沈闻就走完了一圈。

当然,他只视察了中层以上的办公室。要是真把整个公司从基层到高层都带着身后这群人浩浩荡荡地走

一遍,估计得从天亮走到天黑。

等沈闻坐到会议室里,开始听高层们汇报工作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忘了给阿纭发消息。

说好的一落地就报平安,他却给忘了。

沈闻自己安慰自己,国内这时候正值深夜,阿纭应该正在睡呢。晚一点发消息,不打紧的。

可这种安慰却没有说服力,沈闻清楚,阿纭知道他的航班信息,如果等不到他的报平安信息,是一定不

会睡的。

手机放在曹焜那里,他不知道阿纭有没有给他发消息询问他是否平安到达公司,转过头去看曹焜,结果

曹焜却会错了意,比了个“stop”的手势掐断汇报得正欢的高层领导的话,而后看向沈闻,等待他的发言。

曹焜以为沈闻是要对这位高层汇报的工作做出什么质疑或评论呢。

会议室里十几双黑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眼睛一齐看向沈闻。

沈闻深吸了口气,心里窝出一股火。他到底养着这秘书作什么?给狗扔两块骨头它都能明白他的心思

吧?

“没事,继续说吧。”

这位高层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的汇报让沈董不满意,一时间心里没了底,原本滔滔不绝的嘴也变得

干涩了起来,他头顶直冒冷汗,诚惶诚恐地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稿子,纳闷这里也没出错啊。

自己这场工作汇报准备了好几天,数据也审核了好几次,不应该有问题啊。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呢,他不敢再耽误时间,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讲。

沈闻心气不顺,扯了扯袖口,视线划过窗外。

窗外是一片阴沉,云层厚得几乎要压下来。

他在心里默算了下国内的时间,已是凌晨三点多,阿纭要是还没睡的话……明早她还要上班……

沈闻晃神的功夫,那位高层已经三句并两句地把工作汇报完了。他可不敢再多讲了,多说多错,别一会

儿再被沈董骂了,丢了这张老脸。

曹焜按计划推动接下来的流程。

沈闻是被争吵声拽回神的。

两个高层领导为了争一个标的决策权吵起来了。

这两位领导一个是昭城人,一个是英.国人,语言不同的情况下也能吵起来。

两位领导都是精通中英文的,彼此听得懂对方的话。平日里大家都是公司里的高层,见了面都是斯斯文

文的一派和气,可真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时,这些所谓的“人上人”就都撕掉了那些虚伪的面具,将人性中贪

婪、自私、唯利是图的本质都暴露出来了。

这两位领导又拍桌子,又摔文件,如果不是彼此之间隔了张桌子,估计早就开始薅头发扯衣领了。

精英吵架,跟村口因为你家多占了我家一块地而吵起来的兰芳嫂和桂英婶没什么两样。

其他领导们大多是在看戏,不插手干预,顶多不咸不淡地安抚两句。董事长就在上面坐着呢,他们装什

么逼。

沈闻这面担心温舒纭呢,他们那头就在中英夹杂地吵个不停,沈闻心里烦躁到了极点,“砰”地一声,

手一甩,把面前的文件摔了出去。

随着他的动作,之前被他扯开的袖口扑闪地飞起又落下,文件夹顺着桌面划到长桌中间,颤颤巍巍地停

下。

所有人倒吸凉气,打量着沈闻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那两个高层这时候也成了孙子,面面相觑,半天连个屁也不敢放。

沈闻也没再多给他们一个眼神,连句“散会”都没说,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曹焜连忙把笔记本阖上,跟在沈闻身后走了出去。

出会议室之前,他还不忘冲这里资历最老的领导摆了下手,挤眉弄眼地示意他调节下气氛。

沈闻迈着大步朝电梯走去,曹焜腿短,跟不上他的速度,已经快要小跑起来了。

临近电梯前,沈闻骤然停下脚步。

他这一停,曹焜也急忙刹车。好不容易停下脚步,还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幸好自己没撞到沈董身上。

沈闻定定地看着曹焜,周身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声音阴沉:“你长这张嘴,是来做什么的?”

曹焜的心脏似乎停了一拍。

……

天色渐暗,乌云压顶,风一吹,零星雨点飘落。

下雨了。

英.国这个时节的雨水是最寒人的,顺着冷风刮到脸上,准让人打几个寒颤。

大太监曹焜赶在雨点掉落在尊贵的沈董身上之前时,撑开了伞,把他护送到车上。

被领导骂了一顿,他心情也很难过,坐在副驾驶上抱着笔记本委屈巴巴地憋着嘴不说话。

沈闻从他那得知,温舒纭早已经问过曹焜他们是否有安全抵达公司了,得到肯定回复后,她不想打扰沈

闻工作,就没给他打电话。

既然她已经知道他们到公司了,那沈闻就有些不确定她睡没睡了,怕打扰她,没敢给她打电话,试探性

地发了条微信,却没想到温舒纭居然秒回他了。

既然没睡,他就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在一秒内接通。

“怎么还没睡?”他问。

“睡不着。”她老实交代。枕边空空的第一晚,温舒纭属实有点不适应,再加上想等他的消息,就一直

也没睡。

“我刚刚看了天气,明早你那面会降温,出门记得多穿衣服。”

“嗯。”温舒纭躺在床上,脚丫从被子下探出来,懒洋洋地晃了晃。

曹焜偷偷摸摸地从后视镜里窥视沈闻,却被他冰凉的视线一秒捕捉到,吓得他又缩了回去。

沈闻不想在他和司机面前秀恩爱,简单跟温舒纭聊了几句就催她去睡觉了。

挂了电话,温舒纭却睡不着了,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大气,试图强迫自己睡觉,可困意却

走得干干净净。

一夜无眠。

早上六点零七分,温舒纭起床了。

没睡着,只是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躺着。

她洗了漱,躺到瑜伽垫上开始做起每日例常的瑜伽。

日子似乎又恢复到没与沈闻复合时的状态。

今天天气有些阴沉,温舒纭看了眼窗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到厨房里喝药。

喝药这回事大概是她平淡的生活中唯一一件新鲜事了。

她开始喝中药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需要坚持三个月。

温舒纭想要孩子了。

自从上次去徐老师家见到甜甜后,她的母性就开始浅浅淡淡地显露出来了,生育的意欲也随之增长。

她很想和阿闻共同孕育一个有着他们血缘的孩子。

虽然上次沈闻曾明确表态他不喜欢孩子,可温舒纭能从他看向甜甜的眼神中看出来,他说的是违心话。

她不知道杜潇潇曾跟沈闻说过什么,她只以为沈闻是不忍她遭受生产之痛才这么说的呢。

不管怎样,现在的温舒纭,是很想要一个孩子的,无论男孩女孩都好。

杜潇潇跟沈闻说过,温舒纭不能生育。这话是假的,但又有那么一点真。

温舒纭确实是纵膈子宫,也有多囊卵巢。但她不是没有生育的可能性,只是机率会比较低一点。

原本她没打算要孩子时,她根本没考虑过她的病情,可现在想抓紧要孩子了,她也知道着急了,托医院

里擅长妇科的中医号了脉、看了诊,抓了三个月的中药来调理身子,开始备孕。

说实话,温舒纭还是很有压力的。她怕自己的身体不好,怀不上孩子。

毕竟她是那么想给沈闻一个孩子。

***

英.国那面,沈闻只睡了三个小时,简单倒下时差就去工作了。接下来的工作很重要,如果这次合作能谈

成,对于公司利益将是一个质的飞跃。

沈闻这次亲自来英.国,也是抱着必须谈成合作的想法的。这次合作易昶集团已经准备了太多,坚决不能

失败。

沈闻那面是忙碌的,温舒纭这头也是忙到头大。

今天连午饭都没时间吃,从上班到下班,患者一直没断过,累的温舒纭几乎快要断气。

真是不能太过享受,温舒纭感慨道。自己之前请了那么多次假,歇了那么多天,给体力都休下降了,都

有点承受不住急诊室的工作量了。

下了班,温舒纭、肖小晴、董晓慧、小依四人聚了个餐。

肖小晴要结婚了,有些婚前焦虑,再加上因为结婚这事跟爸妈闹得不愉快,心里憋屈,就约这三人出来

陪她喝酒聊天。

温舒纭本来不想去的,她现在累的快要散架了,但一看肖小晴这可怜巴巴的模样,又不忍心,只好去陪

她了。

四人去了家粤菜馆,简单点了几道特色菜。

这四人里面,温舒纭和董晓慧向来就是饭量少的,吃不了几口就放筷子,肖小晴今天心里郁闷,也没胃

口,几乎没怎么吃。餐桌上就剩下小依一人,单单纯纯,胃口极好,菜几乎都是被她吃掉的。

头顶上罩着油纸的圆灯散发出暖黄的光亮,落在桌上,整个氛围都是温暖的。

董晓慧看着一直无精打采的肖小晴,劝她:“你现在就别想那么多了,就好好筹备婚礼,漂漂亮亮地出

嫁。”

小依嘴里含着菜心,含糊道:“对啊,你爸妈不是都同意你嫁给他了吗?”

肖小晴连假笑都笑不出来,苦涩道:“他们哪是同意我嫁了,那是被我逼的,才不得不妥协。”

肖小晴的男朋友,是个银行的职工,家在农村,家里还有个正上中学的弟弟,经济条件可以说是极差。

而肖小晴是第一医院的医生,爸妈都是中学教师,家境殷实,怎么看这门婚事也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她爸妈

坚决不同意她嫁,跟她闹了好久,最后是肖小晴以死相逼,她爸妈才不得不妥协。

温舒纭她们几个也一直都没弄明白肖小晴到底看上她男朋友什么了,为什么就这么爱他,心甘情愿地不

要一分钱彩礼,还倒搭一套房子和一辆车。

“我看我妈的头发都愁白了,我就觉得我是真不孝顺。”

温舒纭单手撑着半边脸,点了下头:“确实不孝顺,当初我们那么劝你,你也死活不听,怎么现在又后

悔了。”

“主要当时所有人都不支持我,我就觉得我和我男朋友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就脑子不清醒,想为了

爱情对抗全世界,现在想想,真是幼稚。我现在看着我男朋友,真没有刚开始恋爱时那么喜欢了,可能是喜

欢够了吧。”

小依:“那你就别结了啊。”

“怎么不结?请柬都发出去了,要是再悔婚,不得被人笑话死。”

董晓慧无奈地叹了口气:“都说父母不让嫁的人坚决不能嫁,你怎么就不听呢,你说你妈她能害你

吗?”

听到这话,温舒纭脊背僵了僵,像是有把箭戳到她身上,怎么感觉自己被内涵了呢……

肖小晴头疼得厉害,她摆摆手:“不讲这个了,喝酒吧!”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众人自然不会多说,端起酒杯一同干杯。

酒杯碰撞,叮当作响。

为调节气氛,董晓慧主动转移话题:“对了,你们记不记得上次咱们在我办公室聊过的打胎那回事。”

她看向温舒纭,帮她唤醒记忆:“你那次还跟我的实习生杠起来了来着。”

“哦……”温舒纭想起来了,就是那次在妇科区看到了罗茜和齐董,董姐还估计罗茜会选择打胎呢。

“你们都不知道,老狗血了。”人生阅历已很是丰富的董晓慧脸上还是露出惊讶之色,“那个女的今天

又来医院了,她老公陪着的。”

小依插嘴:“这有什么狗血的,上次不也是她老公陪着的吗?”

“才不是呢!”董晓慧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开口了,“狗血的是,这次陪她来的男人,跟上次不是一

个!”

温舒纭面上没有讶异之色,她知道,今天来的是罗茜的正牌老公,上次来的,只能算是她的……婚外男

友??……

两个年纪小的姑娘对这种事显然很是震惊,她们没想到这种只存在于狗血电视剧中的情节居然真的在她

们身边发生了,就连肖小晴也短暂地被董晓慧的独家爆料拽出了悲伤深渊,一双眼瞪圆,催着董晓慧继续讲

下去。

“她今天来做产检了,孩子很健康,一切指标都没问题,看的出来,她老公很重视这个孩子,一直在问

我该怎么安胎,对他老婆照顾的也是很贴心。”

温舒纭在心里默默赞同,徐诚确实很爱这个孩子。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不是他的种。

“我虽然知道她这孩子的血缘应该是有问题的,但我肯定不能多说,就按正常流程给他们看诊的。不过

那个女的倒是挺有意思,把她老公骗出去了,跟我单独谈,非要问我孩子的性别。”

“她不是才三个月多一点吗?”温舒纭没忍住,问了嘴。

“对啊,我现在根本就不能确定孩子的性别,她还以为是我故意瞒她,还拿红包让我开口。”

小依:“她怎么这么在乎孩子的性别啊。”

董晓慧很确信:“你们就看着吧,她这孩子啊,如果不是男孩,肯定会来给打了的。”

小依和肖小晴点头表示赞同。

温舒纭摇晃着酒杯,在心中暗忖。罗茜的孩子名义上可是他老公的,她能有什么理由去瞒过她老公,让

她把孩子打掉呢?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