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许橙林瀚韩辰(小狼狗的W物)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作者:何为所谓浏览数:2020-11-21

《小狼狗的W物》小说,讲述了《许橙林瀚韩辰》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讲述了:“想离婚?你做梦!”扔下这么一句,林瀚转身就离开了,匆忙慌乱的脚步,泄露他的情绪和隐藏至深的感情,可他,却还不自知。林瀚走后,许橙终于睁开了眼睛,医生过来查看了一下她的身体,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个男人,果真是你的丈夫?”“是!”许橙点头:“一场错爱,而已。”
 
精彩阅读:

许橙不记得林瀚到底要了自己多久,她后来,只记得他在不断地前进,前进,再前进,那么猛烈的动作,完全发泄的撞击,像是要深入到她灵魂的深处去!
她受不受,一次一次昏迷过去,他就将她的头压到水面以下,用冰冷的水让她清醒过来,他在她的耳边说:“许橙,睁开眼睛好好的看看清楚,我是怎么上你的!”
“你父亲刚刚死去,想必还没有走远,也得让他看到,他最疼爱的女儿,是怎么在我的身下,浪荡的喊叫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冷到了极致,痛到了极致,她的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她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身体酸疼的像是被大车碾过,没有一处不酸痛的厉害,尤其是下身的某处,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种火辣辣的疼!
耳边,是医生在说话:“下体严重撕裂,高烧三十九度,再晚点送过来,是有生命危险的,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做事怎么这么不知轻重?你是她丈夫吧?以后房事注意着点分寸!”
沉默了几秒钟后,林瀚的声音冰冷的响起:“我不是她的丈夫,她不过就是我花钱上的妓!”
花钱上的妓?哈哈哈
许橙在心底荒凉的笑了,十年痴恋换来这满身伤痛,林瀚,你的绝情,让我终于对你彻底死心!
“既然你只当我是个妓,那就离婚吧!”许橙没有睁开眼睛,只张开了嘴巴,用沙哑的不能更沙哑的声音,很平静的说:“林瀚,我当初跟你要五十万,是为了救我爸,现在我爸已经死了,五十万,我也不要了,这样,就算是净身出户了吧?如果还不够,我想死,你拦不住的”
林瀚回过头,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却不肯睁开眼睛的许橙,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他没想到许橙会这么快就醒了,会听到他和医生的对话。
尽管,他不觉得这些话说错了,可是看到她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再冷硬残忍的话,他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想离婚?你做梦!”扔下这么一句,林瀚转身就离开了,匆忙慌乱的脚步,泄露他的情绪和隐藏至深的感情,可他,却还不自知。
林瀚走后,许橙终于睁开了眼睛,医生过来查看了一下她的身体,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个男人,果真是你的丈夫?”
“是!”许橙点头:“一场错爱,而已。”
泪水已经流干,这场爱情,终究还是以恨收场。
许橙在医院住了三天,林瀚一直没有出现,医药费也没交,许橙只好委托一个护士,将她一直戴在手上的钻戒卖了,得来五万块钱,给自己继续治疗。
还没出院,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也是许橙最不想见到的人——黄诗蔓!
许橙林瀚韩辰(小狼狗的W物)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黄诗蔓穿着昂贵的时装,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戴着价值百万的珠宝首饰,拿着限量版的手包,光鲜亮丽的站在许橙的面前,眼神轻蔑的扫了一眼许橙,洋洋得意的说:“许橙,你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是鹤林亲自将我接回来的呢!”
“所以,黄小姐来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许橙看都没有多看黄诗蔓一眼,只平静的反问了这么一句。
她心如死灰,对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趣,还活着,不过是想等身体好起来后,去找林瀚要回父亲的骨灰,尽一尽最后的孝顺。
“我只是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有了鹤林的骨肉,”黄诗蔓将手放在自己的肚腹处,语气徒然变得阴冷:“许橙,你识相的,就早点和鹤林离婚,将沈家少夫人的位置还给我!否则”
“否则怎样?”许橙淡漠的说:“黄诗蔓,就算林瀚瞎了眼睛,真的会娶你,沈少夫人的位置,也是你以后才能得到的,在这之前,它从来就不是你的,你又凭什么要我还给你?”
“凭什么?”黄诗蔓笑了起来:“就凭鹤林爱我,就凭,我肚子里已经有了鹤林的骨肉!”
饶是许橙已经对林瀚死心了,可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心,还是无可避免的颤抖了几下,翻涌出酸痛滋味。
没错,黄诗蔓凭的不过就是林瀚爱她,而她许橙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也不过就是因为林瀚不爱她。
多么残忍,却多么现实的对比!
而且,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强压下心中的凄凉,许橙还是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黄诗蔓,她轻笑了一声,说:“你来的时候,一定没有和林瀚打招呼吧?所以,你不知道,我和林瀚的婚姻,不是我不肯离婚,是林瀚不肯!”
“鹤林不肯?”黄诗蔓有些不淡定了:“这怎么可能呢?鹤林他从未喜欢过你,当初和你结婚,不过是因为婚礼已经准备好了,不想让沈家的颜面扫地,他厌恶极了你,巴不得早点摆脱你,又怎么可能不肯和你离婚?许橙,你敢骗我?当我是傻子吗?”
“你不是傻子,我也没有骗你!”许橙的情绪平静的像是没有丝毫波澜的湖面,只是淡漠的陈述着事实:“用林瀚的原话来说,既然我喜欢这个位置,他就会让我一直待在这个位置上。”生不如死。
“黄诗蔓,说到这里,我倒是觉得你有些可怜,一门心思的算计着想要得到林瀚的钱,削尖了脑袋也想往沈家的门里钻,可只要我许橙一天在这个位置上,你就永远只是个没名没分的小三儿!林瀚不是爱你吗?爱到可以背弃全世界?他怎么偏偏就只让你做了见不得光的情妇呢?”
“谁是小三儿?谁是情妇?许橙,你再敢胡说八道,我撕烂了你这张嘴吧!”黄诗蔓气的上前,一把将许橙从床上拽了下来,抬起脚就想往许橙的身上踹。
可不知怎的,却又忽然停下了动作。
“许橙,不管是你不想和鹤林离婚,还是鹤林不肯和你离婚,今天过后,都离定了!我黄诗蔓既然回来了,就一定会当上沈家的少夫人的,一定!”
说完,她就在许橙疑惑的目光中,往后退了几步,诡异的一笑,然后,转过身,将自己的肚子对准了旁边的桌角,狠狠的撞了上去!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