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最新小说嫡女归傅云傅越全文阅读

作者:牛浏览数:2020-11-21

今天的小说《嫡女归》,是闪闪惹人爱写,该书主角傅云傅越,精彩内容节选:“回来就好,日后我们定会好好补偿你的。”许氏擦擦眼泪,将手上的金镯子摘了下来,戴在傅云的手上,“舅母没什么可给你的,这东西你拿着。”

“顾伯!”到了将军府门口,傅越朝一位正在忙活的老者喊道。
傅云好奇的望过去,见那人与外祖父一般,头发半白,眼神却锐利的很,腿脚灵便,竟然不像半百之人。
顾田见是傅越,笑骂道:“你这小子,半天不见人影,去哪里鬼混了?”
傅越并不恼他,笑道:“我带着妹妹去见外祖父了!”
顾田这才看到站在傅越身后的少女,身材纤细,亭亭玉立,站在那里,就像是二十年前的顾氏一般。
他眼眶一红,差点落下泪来:“这便是表小姐吧?”
“正是,”傅越自豪的说道,“前几日刚刚接回来的,知道外祖父挂念,这才带着她去了前头迎着。可惜人太多,去晚了,只好在云鹤楼上远远的瞧了一眼,好在外祖父是看见了的。”
顾田点头,招呼他们快些进去:“如此便好,几位夫人还念叨呢,快些去前厅叫她们见见吧。”
傅越这才拉着傅云往前头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少女的笑声,银铃一般清脆,听着便知是个活泼的性子。
傅越撇撇嘴,对傅云说道:“这就是你念叨的顾轻歌,你看她这泼皮的性子,可千万莫要同她学坏了。”
“背后说人,当心烂嘴!”小姑娘耳朵好使,风风火火的跑出来,横眉冷对的看着傅越。
突然,她脸上的表情顿住,看着傅云。
傅越赶紧将傅云挡在身后,警告她:“云儿胆子小,身娇体弱,你不要欺负她。”
最新小说嫡女归傅云傅越全文阅读
顾轻歌脸红红的,一把将傅越拉开,站在傅云面前,看起来竟有些扭捏:“你就是云儿妹妹吗?你长得可真好看。”
傅云“噗嗤”一声笑出来,看着眼前一身劲装的少女,笑道:“我是傅云,问轻歌姐姐安。”
“轻歌也问云儿妹妹安。”顾轻歌盯着傅云的脸,嘴里胡乱说着,看起来并未回神。
傅越在一旁看得黑脸,一个女子看着自家妹妹都一副丢了魂的德行,若是男子岂不是更加魂不守舍?
他上前,拉住傅云的手,就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数落顾轻歌:“你快别在这儿丢人了,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你这么有礼过。”
顾轻歌偷眼看了傅云一眼,见她并不嫌弃自己,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踢了傅越一脚,威胁道:“你若再敢当着云儿妹妹的面下我的面子,我就打死你!”
傅越并不理她,带着傅云进门,给各位舅母见礼。
“快快起来,咱们将军府可没那么多礼数。”大舅母林氏说道,看到傅云,问道,“这就是云儿吧?真是和灵音年轻的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二舅母许氏也说道:“是啊,快来给舅母瞧瞧,是不是吃了许多苦?”
看着顾氏眼睛又红了,傅云心疼不已,赶紧说道:“没有什么苦不苦的,母亲和哥哥将云儿找了回来,日后只会越来越好。”
“乖孩子。”林氏眼睛红红的,为傅云的懂事心疼。
“回来就好,日后我们定会好好补偿你的。”许氏擦擦眼泪,将手上的金镯子摘了下来,戴在傅云的手上,“舅母没什么可给你的,这东西你拿着。”
“二嫂,万万不可!”顾氏赶紧拦着,“这是二哥赠予你的新婚之礼,怎可拿来给云儿。”
傅云也知这东西贵重,万万不敢收。
“舅母如此便是见外了,”傅云说道,“舅母的心意云儿知晓,听闻舅母针线极好,轻歌姐姐的衣裳都是您给做的,不知云儿可有此荣幸得一件?”
“你这孩子,那些衣裳有什么好的。”许氏红着眼睛,叹息道,“若是你真喜欢,舅母明日便给你做一套。”
傅云喜上眉梢,她道:“轻歌姐姐今日穿的这件就极好,云儿也想要个一样的,可以吗?”
说完,还看向顾轻歌,问她是否愿意。
顾轻歌自然是愿意的,她连连点头,让母亲答应下来。
她自小便跟着几个兄长长大,等到女性长辈觉得该好好教养她的时候,发现性子已经被养偏了,舞枪弄棒她比谁都兴奋,一提到读书写字就头疼。
虽然性子像个男子,却也想要个软乎乎的妹妹。当年顾氏被接回来,她还去南阳候府看过妹妹,可是那小姑娘嫌弃她跑的一身汗臭臭的,不愿意和她玩。再后来她便跟着母亲去了军营,一直没回来。
前一阵子,顾氏送了信去,她才知道当年那个小姑娘不是她的妹妹,如今妹妹找回来了。她还想着如何能让妹妹喜欢自己,忐忑的很,如今听到妹妹不嫌弃她的衣裳男子气,还觉得好看,自然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林氏性子直,见到傅云如此,笑道:“竟然还有女子不嫌弃轻歌的,看来咱们轻歌是个有福气的。”
傅越这才无奈道:“舅母有所不知,妹妹每日都央求越儿带她习武,越儿惆怅的很,就怕又养出个轻歌来,咱们家的姑娘可真是愁嫁了。”
“去去去,你就会埋汰我,”顾轻歌将他挤到一边,兴奋的问傅云,“不知妹妹喜欢什么武器,姐姐什么都有,你想要哪个就拿走。”
“我有一把小鞭子,是从大理寺卿家的萧公子那里赢来的,那个就很好。”傅云认真的说道,“现如今哥哥也只教了鞭子,别的云儿尚且不会。”
“从萧楚那小子那里赢来的?”林氏看向顾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傅越立刻兴致勃勃的将那日的事情讲了一遍,感慨道:“当日妹妹站在架子上发号施令之时,越儿便如同见到了外祖父一般,那样的威严越儿尚未在别人那里见过。”
“咱们将门之后,哪个差了?”林氏与有荣焉。
许氏也点头,但还是忧心忡忡的:“歌儿已经及笄了,按理说也该有人上门提亲了才对,可惜却一直无人问津。我这思来想去,只觉得是咱们歌儿平日里太大大咧咧了,一点女子的婉约也无。云儿可莫要同你姐姐一般,这亲事啊,真是愁煞人。”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