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作者:何为所谓浏览数:2020-11-22

主人公叫陈黄皮叶红鱼的小说是《麻衣神婿》,是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黄皮哥,我妈保养的好,不掉头发,我好不容易找到两根。还有这衣服是她刚出门前换下的,还没来得及洗,给你。”叶红鱼将东西交给我,对我很信任。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也没和叶红鱼说自己多强,比沈初九还厉害。
 
我只是对她说:“红鱼啊,你先去准备我要的东西,回头我再给你解释。”
 
叶红鱼虽然不懂,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了。
 
等她去准备,我又悄悄查看起了监控。
 
我将视频继续回放,在昨天下午两点左右,我看到沈初九出现在了监控里。
 
叶家的监控很高档,可以收音,我也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许晴对沈初九很客气,他毕竟被誉为西江头号风水师,她停下手头的事,和沈初九交谈了起来。
 
简单寒暄后,沈初九问了许晴的生辰八字,说叶家招婿,大喜将至,要送个喜符。
 
许晴也没多想,直接就告诉了沈初九自己的生辰八字。
 
紧接着沈初九又说我命格不好,天生克妻,说要帮叶家化解,需要许晴的一点舌尖血。
 
许晴慌了神,自然应了下来,接过沈初九给的一根银针,刺破了舌尖,将舌尖血滴在了沈初九的一张符纸上。
 
拿上许晴的舌尖血,沈初九就离开了,许晴连声感谢,以为沈初九是在帮叶家逢凶化吉。
 
看完这一幕,我是气得直咬牙,好一个沈初九,败坏我名声不说,居然还要整幺蛾子。
 
我总算明白苏青荷是怎么那么容易就借尸造了一个许晴,想必沈初九就是她的帮凶。
 
苏青荷在西江人生地不熟,要想顺利害我,确实需要一个上得了台面的风水师相助,这样就简单多了。
 
看来我得重新审视这场祸端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棘手。八尸门传人联手风水大师,不出手则已,一出生势必就是一场浩劫,我得抓紧弄清楚他们的真正杀招到底是什么。
 
与此同时,我心底也是一暖。
 
从监控录像来看,至少岳母许晴人不错,她相信了沈初九说的我命格克妻,今天却依旧对我态度温和,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这时,叶红鱼从楼上下来了,手中拿着我想要的东西。
 
“黄皮哥,我妈保养的好,不掉头发,我好不容易找到两根。还有这衣服是她刚出门前换下的,还没来得及洗,给你。”叶红鱼将东西交给我,对我很信任。
 
一股淡淡的女人香,我忙将衣服收进袋子,对叶红鱼说:“谢了,那我先去处理事情了。红鱼,你这两天尽量少出门,等我俩成亲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她瞪着大眼睛,问道:“黄皮哥,你到底要干嘛去啊,不会是要捉鬼吧?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也很想见识见识呢,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了风水师,不得多了解了解嘛?”
 
“等我两结了婚再说吧,会有机会的。”我直接道。
 
说完,我心里还叹息了一下。
 
我天生命犯五弊三缺,而叶红鱼更是爷爷万里挑一选出来的,命格绝对不简单,我俩结合在一起,日后势必会引来各路魑魅魍魉的,到时候叶红鱼怕就不会这么好奇了。
 
“那好吧,等我俩成亲,你可得带我好好见识见识。”叶红鱼嘟着小嘴,有点委屈地说。
 
我笑着说好,然后就离开了叶家。
 
其实我心里是想带着她一起出来的,但毕竟我俩还没成亲,这事虽然主因在我,但或多或少和叶家有点牵连,如果我带着她,就有点违背爷爷定下的规矩了。
 
更重要的是,这次我的行动很危险,我是要寻尸问道。
 
回到店里,我将重要法器都准备齐全,装进布袋子背在身后,然后才出了门。
 
我来到昨天许晴所站的位置,用沉香粉洒了一个小圈。
 
然后将带着许晴味道的贴身衣服包裹着头发放进了这圈子里,用符纸点燃。
 
衣服烧尽,我取出罗盘,口中默念:“干元亨利贞,太极顺吾行。许晴生甲子,真魂魄疾走,问路指分明!”
 
这是奇针八法寻人之道,我烧了许晴的头发衣物,念了她的姓名、生辰八字,正常情况下罗盘就能指出她的方向。而昨天苏青荷在这里让许晴出现了,那虽为尸,但融了她的舌尖血和生辰八字,而且还没过去二十四小时,罗盘应该能感应到。
 
果然,当我念完咒语,罗盘的指针立刻就晃动了起来。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最后指出了两个方向。
 
其中很强烈的方向自然是许晴目前所在的地方,而另外一个气息很弱的方向,才是我要去的目的地。
 
我拿着罗盘,沿着沉针所指方向,一步步往前走。
 
正常来说,哪怕苏青荷是八尸门的传人,也不可能控制尸体行走很远的距离,所以我推测那个尸体许晴离我店铺不会太远。
 
果然,当我走了约莫十里路,目的地算是到了。虽说这距离已经很远了,但她毕竟是八尸门传人,也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
 
这里是西江的郊区了,和农村交接,交界处有一片树林,目的地就在树林后面。
 
可当我刚穿过树林,罗盘所指的方向突然就乱了,指针不停的抖动沉浮。
 
我暗道不好,看来自己来到了一个凶险之地,忙聚精会神地看着罗盘。
 
我看到兑针针头上突,说明此地有阴气介入,多为冤死或非正常死亡。
 
而投针的指针却半浮半沉,上浮下沉均不达底,这说明这里有墓葬。
 
不过这里的风水明显被人刻意改造过,让罗盘有点失灵,我估摸着是苏青荷不想让人找到那具尸体的真正位置。
 
看到这,我冷笑一声,我承认她实力极强,但论到寻龙点穴,我自认不弱于她。
 
就连爷爷在我十六岁时,都忍不住赞叹我,说风水堪舆这一块我就像是天生的大师,极熟悉风水的味道。
 
所谓风水,顾名思义藏风纳水。虽说后来风水圈子越来越大,多出了很多方面的大师,但风水堪舆绝对是最根本也最复杂的本领。
 
望风捉水、观气理地、栾山品土、定砂点穴,个中学问极其繁杂,而单说理论知识,我应该可以称得上是大师了。
 
我在树林深处停下,掏出香炉,焚香敬神,然后就四处打量起了周围环境,准备破了这里的迷局,找出藏尸之地。
 
可当我刚转悠了两圈,我猛地皱起了眉头,整个人也紧张了起来。
 
这里看似普通,竟然暗藏杀机。
 
这儿不是普通的藏尸地,竟然是一个养尸地,而且布了最凶险的阴阳门。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