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小说明月多情应笑我赵长念叶将白目录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1-22

开玩笑,权倾朝野的辅国公,会没有办法带她去见个人?明显是敷衍她!

然而,长念也没法指着他鼻子说他撒谎,只能垂了脑袋小声道:“那……那便算了,我再想想法子。”

“年底事务极多,殿下与其在这些琐事上费神,不如想想如何在朝中站稳脚跟。”叶将白拂袖,侧过身去不再看她,“殿下总不能在这国公府躲一辈子。”

长念微愣,随即问:“有何事需要用我?”

“三皇子督管军饷,殿下大可去分一杯羹。”叶将白道,“太子和五皇子如今都无暇他顾,殿下若趁机揽权,便再不必被人拿捏。”

“揽权……”长念苦笑,“国公不是不知,我一不受父皇宠爱,二没有五哥那样的身家背景,拿什么揽?”

“殿下有我。”叶将白看向窗台上的碎雪,“有我在,别的您都不需要。”

长念沉默,眼里有犹豫。

她的女儿身实在太过危险,若听母妃之言,平顺地伏于泥尘之中,许是真能安稳一世。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不是每个人都能生在皇家的,既然在了,为什么不赌大些?

眼里犹豫散去,她咧嘴笑了,朝面前的叶将白深深鞠躬:“多谢国公。”

叶将白抿唇,终于回过身来,问她:“上药了?”

“嗯?”长念没反应过来。

叶将白阖眼,目光落在她膝盖上:“不是跟叶良切磋被摔疼了?这两日看殿下走路都不太利索,送去的药殿下没擦?”

“擦了。”长念扁嘴,“但淤青许久也没消,还是疼。”

叶将白微哂:“淤青都没消,殿下莫不是就将药敷上去而已?”

“啊。”长念点头,“不然还要如何?”

嘴角抽了抽,叶将白伸手扶额,觉得自己不仅养了个儿子,这儿子还有点蠢。

“过来。”

被他按在旁边的软榻上坐着,看他一副要给自己上药的架势,长念很想说不用了,但一坐下,她发现叶将白软榻上铺的毛皮十分柔软暖和。

“这是什么毛啊?”她新奇地摸了摸。

“雪貂,西域进贡的贡品,大周一共五张,三张都在这里了。”

真是奢侈啊!长念发现,辅国公真是一个半点不会亏欠自己的人,银子多,吃穿用度就极其精细华贵,不像别的大臣,有钱也装清贫。

叶将白在矮柜里拿了药,回到软榻上坐下,掀开她的衣袍下摆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将她的衬裤给挽了上去。

这一挽,就露出来一截雪白如玉的小腿。

叶将白动作一顿,眉头都皱了起来,心想这七皇子瘦得是不是太过分了?这小巧的脚踝,他一只手可以握住两个!轻轻一折怕是就要断了!

“殿下有空同叶良一起练练武吧。”他伸手捏住她的腿肚子,“这般身子骨,怕是盔甲都撑不起。”

天气冷,长念身上本来就凉,被他那粗粝温热的手掌一握,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国公。”她有点脸红,“我能自己来的。”

“殿下自己来的后果,就是这么多天了还是一片淤青。”叶将白看向她那青紫的膝盖,“上药是要把淤青揉散才行的。”

说着,手上抹了药,狠狠地揉上她的伤处。

“啊!”长念没忍住,惨叫出声。

叶将白横她一眼:“男儿家,哪能这般忍不得疼?”

你才是男儿家呢,你全家都是男儿家!长念泪眼朦胧,咬着唇求饶:“就让它青紫吧,总会自己好的!”

“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殿下应当明白。”

“啊!”

他下手一点也没省力,长念惨叫连连,挣扎不已。

叶将白皱眉抓着她的腿,但这人肌肤实在太滑,白腻腻的像他府里刚送来的羊脂玉,他抓不稳不说,抓着抓着,身子还莫名有点反应。

低咒一声,叶将白斥她:“别动!”

长念哀声道:“您放过我吧,我……我不要……”

“……”

这话越听越奇怪,叶将白想松手,可内心深处又有点贪恋这人的肌肤。

他是个嗜玉之人,收藏过许多美玉,但没一块比她更细腻温润,原是正经想上药的,但捏着捏着,他不想放手。

怎么会这样呢?叶将白想不明白,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喜欢男人,也知道不能跟七皇子有过多的牵扯,但他就是忍不住。

他是个自制力很好的人啊,多少美色自荐枕席也未曾让他乱过心神,怎么偏偏就在这儿……

是七殿下太喜欢他的缘故吧?叶将白想,她的喜爱太单纯直接,感染到他了,故而他也有些不正常。

等以后就好了,等以后她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就会好了。

而现在……他可以稍微放纵一下自己。

手握得更紧,叶将白扯着长念的腿,将想爬走的这个人拉回来半寸,然后翻身,压了上去。

长念瞪大眼,眼睁睁地看着面前这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带着上次在浴池里的迷茫神色,张口,含住她的唇瓣。

脑子里“轰”地一声就炸开了。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怎么又吻她啊!

不同于上次的单纯摩挲,叶将白这次带着明显的侵略性,撬开她的唇齿,狠狠地攻城略地。手松开她的腿,摸索着抓住她的手,扣紧,压在她脑袋两侧。

长念与人交往极少,更未曾与别的男人亲近至此,本还带着防备,但被叶将白身上强势至极的气势一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她心口有点酸,眼睛也有点酸,甚至开始妄想,也许她这一辈子,还有跟人相爱的可能?

会不会有一天,她能恢复女儿身,然后穿一身鲜红的嫁衣,嫁给一个深爱的人?这个人不管她是男是女,都会珍惜她、保护她、把她像宝贝一样藏在他的怀里。

身子发颤,长念伸手,轻轻地、就轻轻地抓了一下身上这人的衣襟。

叶将白一顿,突然猛地惊醒,撑着软榻坐了起来。

衣襟上的手没用力,轻易地就被甩下了。

长念睫毛颤了颤,看了看自己举在空中的右手,伸左手上去狠狠打了它一下,然后收了回来,自个儿起身,擦了擦唇。

叶将白气息不稳,也没看她,撑着软榻沉默了许久。

长念有点尴尬,抿唇小声道:“国公日理万机,实在操劳,许是太累了,方才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您放心好了。”

没发生过?叶将白扭过头来,眼里一片冰凉:“这种事,殿下也能当做没发生过?”

“又不是第一次了。”长念耸肩,“国公也不是有心的。”

叶将白皱眉想说什么,顿了顿,又咽了回去,兀自沉着脸生闷气。

长念完全不明白,她都不生气,这人到底有什么好生气的?她看了看自个儿的膝盖,放下裤腿,跳下了榻,咧嘴笑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朝他一拱手,蹦蹦跳跳地就离开了。

房门被打开,吹进来一阵雪风,冰凉刺骨。叶将白侧头看过去,门却已经合上了,连个影子都没剩。

跑得还真是快。

叶将白突然有点看不透,换做别人,不是应该趁机讹上他吗?这个人好像一点多余的想法也没有,吃了亏往肚子里咽了就走。

真是蠢。

对付聪明人,叶将白有的是阴谋诡计,但对付这种蠢货,他有点无措。

怎么办呢?

红提发现,国公府里给她家殿下的待遇是越来越好了,今儿送来两张雪貂让她铺在殿下的床上,明儿给小厨房加些珍贵食材,直吩咐要把殿下身子养好些。

红提不明白,她家殿下跟国公的交情已经深厚到这个地步了吗?这待遇,太子来了也不一定有啊。

心里疑惑难消,她便跑去府里的下人房附近打听,结果不用她刻意问,下人们都在碎嘴。

“听说前天七殿下在国公房里弄出挺大的动静,听得路过的人都脸红。哎呀你说这,好好的皇子,怎么就干出这等勾当了。”

“咱们国公不是不喜欢男人吗?”

“再不喜欢,也架不住有人往上送呀,国公又没个姬妾的,少不得有些需求。”

“这可真是……啧啧。”

红提听得脸都绿了,回去院子里,盯着长念看了半晌。

长念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殿下。”红提突然就哭了,“奴婢答应过娘娘要好生照顾您,咱们也不求大富大贵,日子平顺就好了,您委实没必要为了争口气委屈自己。”

长念:“……?”

“北堂将军已经回来了,您有什么困难,咱们找他帮帮忙,别再求外人了。”红提一边哭一边道,“北堂将军是最疼您的,从小到大都疼,他要是知道您跟国公……非要气死不可。”

长念眨眼,再眨眼,脸色有点发白:“你怎么知道我和国公……”

“府里都传遍了。”红提咬牙,“您是不知道那些个下人说得有多难听,您好歹是皇子,哪能受这样的委屈!”

说罢,更觉生气,干脆去翻找信物:“奴婢这就出府去找北堂将军!”

(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