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银瞳小领主全文小说余聆齐献免费阅读

作者:玉米粒浏览数:2020-11-23

“将军,你理智一点,我是个男的。”余聆咕咚咽了口口水。

小猫儿根本也指望不上,看见这情况,立刻拎着自己的小包裹离开了,生怕打扰了好事儿。

“是吗。”何御沉眼神幽深,落在了余聆的胸口上,他唇角笑容恶劣,手指在余聆的腰间轻点,“那,这裹胸是做什么的?”

他手指慢慢往下,轻轻一拉,余聆的腰带便散落开来,衣领立刻变得松松垮垮,露出里头白色的裹胸来。她反应慢了一步,裹胸已经被看得一清二楚,而何御沉的眼神中闪动过一丝挣扎,猩红减退,他好似头疼欲裂,余聆提着自己的衣领,趁着这个空档,从他大腿上跳下来

完了完了,这次怕是真的要被赶出去了。何御沉在不精分的时候,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要是知道她是个女人,一定会被扫地出门了!

何御沉的眼神逐渐变得沉凝稳重,他身体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看着余聆手忙脚乱地捡起腰带,明显是明白了什么。

他将那祸害人的小白瓷瓶随手放在一旁,踱步走上前,也不问余聆什么,只是动作轻柔地帮她整理衣襟,系好腰带。

余聆难得乖巧,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好久,何御沉才说:“明明只是个小丫头,怎的力气如此大?明日早起挑十桶水。”

他颇有些心慌意乱,说完之后,转身便走。

“这走向好像不太对?……”余聆兀自嘀咕了一声,哪有知道她是女儿身之后,反倒是让她去挑水的?

虽然要去挑水,但是余聆也摆脱了菊花残的危险。

但是何御沉好像不是普通的精神分裂,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打击太大,这天晚上,何御沉竟然夜不归宿,余聆自顾自的缩在床角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的床铺还是凉透的。

她挑完水,累得不行,正往回走的时候,便遇见了穆希。

穆希兴冲冲地对她招收,笑盈盈地喊道:“小余!”

余聆翻了个白眼,锤着自己因为挑水而有些酸痛的腰,走过去之后,没好气地说道:“老哥,你这不仗义啊!”

“哥哪不仗义了?那玩意儿可管用了,你看你,今天不是还生龙活虎的?!要说不仗义,还是你不仗义,将军一问,就把我给供出来了,我那些东西可都是多年私藏!”

这件事情穆希还没有来找余聆算账,他愤愤不平地说起来,余聆便沉默了。

总归是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了。“不过,你放心,将军还是心疼你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放下身段来找我要这东西呢!”穆希嘿嘿一笑,用肩膀碰了碰余聆,挤眉弄眼地问:“怎么样?将军有没有温柔一点?

他温柔才见了鬼了!

余聆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敢情何御沉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啊!再一次为她的菊花担忧。

“算了,一言难尽,我累死了。”余聆活动着自己的手指,无精打采地说。

穆希了然,拍了拍余聆的肩膀,说道:“我明白,明白,也不打扰你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完,穆希便开开心心地走了,根本不给余聆解释的机会。

——就算她解释了,穆希也是不会听的。

余聆内心郁闷,回去之后休息了一会儿,而这天,何御沉还没有回来了。

难不成真被她吓到了?余聆摸着自己的下巴,起床之后,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四肢,打开门,就和门口站着的人猝不及防的对个正着。

“收拾收拾,我带你出去。”

何御沉的语气出其的冰冷,吩咐了之后,便留给空间,让余聆去收拾自己。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余聆轻轻叹了口气,问小猫:“小猫儿,你觉得我这是被扫地出门了么?”

小猫无言的点了点头,现在看来,很有这个可能。

余聆默默收拾好了自己的小包裹,打着哈欠往外走,在何御沉挺拔的身影边停下脚步,说:“走吧。”

“怎么穿成这样?”何御沉回头,看见余聆的装束,眉头便轻轻皱了皱。

余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她的穿着很正常啊!不是和以前一样么?

“上马车。”

不等余聆问出声,何御沉便动作自然地拉住余聆的手,将她送上马车。

马车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马车里没人说话,余聆坐如针毡,掀开马车帘子往外看去,便看见了穆希家的龙门客栈。

她干咳一声,说:“谢谢将军这段时间的照顾,就在这儿把我放下来吧,不用送那么远……”

何御沉似笑非笑地看着余聆,“把你放下来做什么?”

“将军不是要赶我走?”

“只是去见个老朋友。”何御沉神情淡淡,经过两天的思考,他也想通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了你就要喜当爹了你知道么……

余聆把这句话憋在喉咙里,压住心里异样的情绪,扭头看着马车外,再一次打了个哈欠。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无精打采,一点力气都没有,成天都只想睡觉。

在余聆昏昏欲睡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她脑袋一点一点,何御沉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便收了回去。他幽幽叹了口气,柔声唤道:“起来了。”

余聆迷迷糊糊起来,恍若失了魂,被何御沉牵着下了马车,往里走。

何御沉去见朋友,主人家看出她实在是太困了,被安排着去睡了一觉。

再醒过来,余聆是被肚子饿醒的,她喝了口白开水,门口有丫鬟等候着,余聆问了何御沉在的地方之后,便直奔他而去。

这也不知道是谁的府上,布置得十分的雅致,园林假山,风景宜人,一看就知道和将军府都是大老粗不同。

等到了那丫鬟说的地方,余聆便听见了里面的谈话声,她脚步一顿,趴在门边。

雕花木门并不能隔音,但是里面的声音也只能隐隐约约传过来,隐约之间,余聆只能听见一道清朗的男声以及断断续续的词语。什么厉鬼,清除,身体……这都是什么意思?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