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软件园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醉梦君生忆小说_醉梦君生忆墨宁轩阮卿竹在线阅读

作者:小编5浏览数:2018-08-20

醉梦君生忆小说_醉梦君生忆墨宁轩阮卿竹在线阅读

《醉梦君生忆》小说,男主女主墨宁轩阮卿竹。《醉梦君生忆》是作者汤火火所写。本文笔下生辉层次清晰,男一号魁梧轩昂,女一号皓齿明眸。精彩片段:公孙占的病虽然古怪,但是对于她来说,不算太过奇怪的症状,只不过这其中的缘由,便不是真如“怪病”那么简单,阮卿竹思考着这其间关系,一边跨着步子往前方而去,人群中似乎时有嘈杂声传出,风中传来一阵胭脂粉的香气。

醉梦君生忆 精彩章节

众人纷纷超后望去,却只看见桌上,躺着一张孤零零的纸,公孙虞衣走过去,拾起那信纸一瞧,微微张了张嘴。

“母亲。”她走过来,手中拿着那张纸,将那纸条递给公孙夫人。

只见上书几个笔锋浑厚之字:“好生将养,十日后老夫会来施第二次针。”

公孙夫人略显惶恐地抖了抖那纸,心中真道那是个来去无踪的神医,暗骂先前怠慢。

而另一边,出了尚书府的阮卿竹却是兜兜转转之间,又悄悄地变成了那日俊俏的公子模样。

转过拐角,阮卿竹就瞧见了街头的花楼,流芳阁。

此时正临近午时,这种花楼应当是刚开业的时间,阮卿竹眼尖,已瞧见不少紫色一般的姑娘们,穿着五彩鲜艳的衣裳在门口招客。

阮卿竹对青楼虽有些好奇,但也不会真以男装进去,她正要转身,绕另一条街回府时,余光却瞧见一抹极为熟悉的身影。

她当即顿下脚步,看着那人在两位姑娘的簇拥下进入流芳阁。

“阮卿礼?”阮卿竹顿时眉峰微挑,露出几分兴味。

阮卿礼竟然大正午地跑来逛青楼?

有趣。

清澈的双眸如平静的湖面,滴进了一滴水,本欲转过身的阮卿竹脚下又转了个角度,往流芳阁大门去了。

“哎呀,小爷真俊俏,进来坐坐么?”一个装扮得如彩色鸟禽的女子倾身迎了上来,大约是阮卿竹此时的小哥扮相还算有几分帅气,加上衣裳看来也不是什么穷人,便得了那热情之态。

阮卿竹转头吸了口气,被那扑面而来的脂粉气熏得不行,随手掏出一块碎银子扔了过去:“进去吧。”

“哎!”那姑娘喜滋滋地将银子收起,半搀扶半倚靠地软在阮卿竹身上,往流芳阁里走去。

“给爷找个僻静些的包厢。”阮卿竹特意压低了声音,目光却在一进楼的瞬间扫视四周,但是不见阮卿礼的身影。

说着这话,阮卿竹又掏出了一块银钿,眼神睥睨间,泄露出丝丝贵气,那花衣裳当即心中一震,更加喜滋滋地靠着人。

阮卿竹站定,一皱眉一抽手,便将胳膊从她怀里抽出,她也不恼,直接便前方带路,领着人穿过嘈杂的前院,到了花楼后的一栋小阁楼里。

“这儿啊,都是给尊贵的爷儿们休息用的,这位爷不知如何称呼?”

阮卿竹淡淡扫她一眼,随口想了个姓:“盛。”

“盛公子,请随奴家来。”

木楼梯上,踏步无声,倒是与一般的的阁楼不太相同,阮卿竹目光扫过那楼梯两旁的扶梯,不知是何种木造成,心中有些好奇。

待上了二楼,她更随着人往里走去,路过各个厢房,听不见几许声响,本以为是这房子与众不同,或许对声音的阻隔会小些,但往僻静处去时,偶路一房门,便听得其中传来一声销魂脆骨的柔吟声。

阮卿竹脚下一顿,身躯下意识僵了一分,但她反应极快,跟着花楼姑娘身后,一路不断往前走,又过一个拐角,那姑娘才推门而入。

“叫些漂亮的姑娘来。”阮卿竹坐下,定定看着那花娘,见她原本喜滋滋的脸色听了这话顿时一僵,也未有何反应。

“是。”最终,她只扭了扭身子,在阮卿竹清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退出门外。

阮卿竹坐了一会儿,才走出门外,看见一整条阆中都无人,便快步向前,朝着先前路过的房门而去。

她脚步极为轻快,不多时便到了那房门外,比起先前,屋内的声音更大了,阮卿竹停下脚步,四周扫了一眼,便侧耳听那房中动静。

那声音愈发加大,阮卿竹边听,脸色愈发地僵硬。

屋里的声音,属于两个男子,但是其中一个,有些像阮卿礼的声音。

阮卿竹此时说不清心中有多惊骇,只凭声音她不敢断定便是阮卿礼,犹豫一会儿,她伸手往那纸洞上戳了一个小窟窿,凝神朝里一看。

即便是阮卿竹此等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免不了被那屋里的景象给吓地一呆,屋中衣裳凌乱,各处铺洒,而阮卿竹只瞧一眼便转开了眼珠子,正好瞧见了那靠在窗边的二人,背对她的是一个背上有一条长疤痕的男子,而面对着房门的,正是阮卿礼!

阮卿竹吓得呼吸都停滞在鼻腔中。

阮卿礼,怎会和一个男子在此处……还做着那般的事?

半晌,阮卿竹敛神,直起身子往房中而去,谁知刚走两步,正好撞见隔壁房门打开。

两双眸子便相对上。

阮卿竹屏足在地,愣愣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一出,她当即暗道不好,果然,一旁那轻微的动静在一瞬间就停止。

“门外有人。”阮卿礼的声音听来令人羞耻地很,阮卿竹对着那双漆黑冷眸,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回答,耳根子处竟然漫上淡淡热气。

“有人便有人,这花楼里,谁不是来寻欢的。”另一道男声更加浑厚低沉,但也更加放浪不已。

阮卿竹听着那话,偏偏眼前的人是墨宁轩,更觉得一股热气“轰——”地一下冒上来。

“不!是熟人!”这低吼声一出,当即便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阮卿竹一惊,还未来得及抬步跑走,屋内的人已经一伸手,将她捞进了屋内。

房门无声一关,隔壁的房门正好打开。

“来人?!”顿了半会儿,阮卿竹听见了一声恼怒的叫喊。

她猜想大约是她戳的洞被发现了。

而下一秒,那回话的花娘之声却让阮卿竹很是回去。

想要开口,阮卿竹又怕被人发现,于是伸手在墨宁轩手掌上写字。

送我到拐角的屋子。

墨宁轩看了她一眼,不为所动,阮卿竹以为他没懂,便又写第二遍,却在写了一半时,他便猛地抽手而去,紧接着拎着人一个飞出窗外。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